【北地雪】(一四一)

    马碎娃是个老实疙瘩,本来四爷交代他看树这话是不能对别人讲的,尤其不能讲给事主孙伯玉。可马碎娃一则人老实,心里不拐弯弯;再则他有点怕伯玉,遇上伯玉生气,他一怕一急,就把四爷私下交代他的话顺口说出来了。


  碎娃知道自己一句话走了嘴,让伯玉抓住了把柄,他一个当长工的凄惶人,又是外庄人,见人低三分,心想为主家的事划不着惹孙家人。他这样一想,就闷着头蹲到地头上不吭声了,一直看着伯玉把树挖倒。

  四爷从十天前的一个晚上叫人偷偷把树栽上后,一直准备着和伯玉闹事。刚才长工马碎娃捎回来话说叔玉来挖树了,他二话没说,掂了一把镢头就走。路上他想,叔玉是个碎娃娃,好吓唬,来了先用几句话吓走看伯玉咋说。如果叔玉不听吓,就顺手给他两镢把,先把这个碎的打倒了看他孙伯玉还出不出来。他这样谋算着来到地头上一看,挖树的不是叔玉而是伯玉。他来劲了,离老远就一边跑一边大骂道:“我把老德功日下的这个杂种子,你欺侮张,欺侮王,今儿个欺侮到我头上来了,回去叫你妈尿上一泡尿照一照,看我是你碎狗日的欺侮下的?”

  伯玉本来心里就有气,见四爷一边跑一边出言不逊地恶骂着,他“呼”的一下从地上站起来,捞过放在地上的铁锨站着等他。

  四爷跑到跟前一见伯玉这个样子,原地站住了。站住后指着孙伯玉继续不干不净地乱骂。

  伯玉的火再也憋不住了。他指着四爷的鼻子破口大骂道:“欺侮到你头上?你的头和旁人的不一样,是你大给你做下的驴头?比旁人的硬?既然是驴头,吃人饭,做驴事,还怕别人和你闹。我问你,你个老坏怂,为啥把树栽到我的地里?”

  四爷道:“你的地?你人老八辈子穷得精毬打得炕响哩,还有地?看天看云头,看地看犁沟,碎狗日下的,你睁开眼窝看看,你的地在阿达哩?犁沟在阿达哩?”

  伯玉“呸”的一声狠狠朝地下吐了一口唾沫骂道:“地犁沟算他大个毬,犁沟是死的人是活的,还不是人叫它到阿达,它就到阿达!”

  四爷知道若论斗嘴,他不是孙伯玉的对手,再这样争下去,争到明天也争不出个结果。他不争了,直接一步奔过地里,抡圆镢把照孙伯玉的腰上砸来。伯玉跟前有铁锨,本想捞起铁锨给他几下子,但到底人穷气短,他怕一失手,砸伤了他哪里,光药费他都掏不起。伯玉这样一想,没敢拿铁锨,而是扑上去一把抓住了四爷手里的镢把。就这样,两人你争我抢,你撕我打,在刚翻的软地里纠缠成一团。

  四爷和伯玉对打的时候,长工马碎娃很为难,他不帮四爷吧,哪有主人挨打长工站着不上的?帮吧,两个人打一个人在乡间是极不道德的,不管输赢,舆论上首先放不过你。别看马碎娃老实,他心里并不糊涂,平时窝窝囊囊的样子,那或多或少是生活逼的,活到给人拉长工这一步,再精灵的人也得装老实。

  马碎娃故意装着帮主儿家,提了把镢头嘴里又喝又喊地朝前扑砍,但老是围着两人绕圈子,就是不朝跟前去。

  伯玉和四爷撕扯起来的时候,叔玉本来也想上前帮哥打,但一则他也怕乡间的舆论,哥毕竟年轻嘛,哪有两个年轻人打一个老年人的?再则,他怕他一上长工马碎娃就不敢不上,到那时胜负就说不定了。由于这两个原因,叔玉也没有插手。他不像马碎娃当长工的人,不敢上还得表现,他是既不插手也不喝喊,只是握了个铁锨在一旁冷冷地看着,就像一个与己无关的局外人。

  四爷和伯玉厮扯了一阵儿,两人都没劲了。伯玉年轻,但身子刚刚吃过亏,还没有彻底复原,人很虚弱。四爷年轻时练过武闯荡过江湖,可如今毕竟老了,虎老不如狗嘛。

  到底还是伯玉年轻的原因,在两人都纠缠得没劲的情况下,他的耐力比四爷稍好一些,渐渐地,伯玉占了上风。他一个猛扑,一下把四爷压到身下。四爷挣扎了几下,没有挣起来,长出一口气躺下不动了。

  长工马碎娃一看四爷被压住,以为这下不得了了,伯玉肯定要一顿拳头把四爷擂个半死。他着急了,抡起镢把真的要下手帮忙了。

  叔玉在一旁看得真真切切。他一个箭步奔到马碎娃跟前,把手里的铁锨朝马碎娃跟前一戳,大喊一声:“马碎娃!”马碎娃一惊,手里的镢把僵住没敢砸下来。

  叔玉骂道:“马碎娃,你狗日下的当长工当出精了,主儿家和人打捶你不拉架解劝,还敢帮狗吃食?今儿你敢动弹一下我叫你狗日下的活着走不出孙家塬!”

  伯玉弟兄人都很利气,别看这小小的宝娃孙叔玉,就这几句话,说得有理有据,有解劝也有威胁,一下子把马碎娃吓住了,定定地站在那儿不咋呼也不敢动弹了。

  伯玉压住四爷后,抡起了拳头。他本想一顿老拳把这个老坏怂打得睡在那儿,但拳头提起来后想了想又放下了。他长叹一声从四爷身上跳下来,指着四爷说:“老四,你起来吧,我不打你,但我不怕你!你满董志塬打听去,我孙伯玉怕过谁来?什驿章贯川平白无故把我打了几夜,我没胡说一句,人么,活就活了一口气。今儿我给你说清白,咱们两个的事,只有天知道,你给我记仇没有道理。秋儿杀人我不知道,这一家子只是在逃荒的路上和我们遇到一搭里,我看娘儿几个走投无路了才引来的。人家来咱庄里没吃过谁的喝过谁的,没为过谁也没害过谁。你年轻时也闯荡过江湖,受人白眼的滋味我想你比我清楚,凭啥要逼得人家走投无路?至于她杀了你们娃,我不在,我在的话也会劝她不要这样做,但究竟为啥杀人,这里边渠渠道道你比我清楚,我不说了!”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

简 介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会员注册 | 网站纠错

白银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白银日报社承担本网站所有经营业务、内容更新和技术维护

本网举报电话:0943-8305617 举报邮箱:gansudaily@163.com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808257)|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甘新办6201009)| 备案序号:陇ICP备08100227号-1

甘公网安备 62040202000172号

Copyright © 2006-2019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白银日报·新闻中心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