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百座土堡(下)

 

  土堡血淋淋的故事太过于沉重了,太过于悲惨了,这里就不再多写了。我们还是换一口气,从中寻找一些比较安宁和谐的场面。那时候,会宁境内没有世外桃花源可供乡民避乱世,一些有远见的大户人家在刀光剑影中偷得片刻清静,扫去土堡内外的红尘血土,支起简易的桌凳,延师办学,课子教孙,继绝学、续文脉,去愚昧、强心智。这个时候,有些土堡里就会传来稚嫩天真的读书声,这是多么难得的一缕和平之音啊!他们在恶风暴雨中劝人向善,在圣贤典籍中汲取智慧,无意中用教与学的实际行动诠释了一个道理:读书是慰藉孤苦心灵最好的妙方,文化是治愈灵魂创伤最有效的良药。一时间土堡中翰墨飘香,寒舍中诗书暖人,人间有了温馨的烟火气息,人们有了战胜苦难的坚毅力量,世界因此而又充满了令人留恋的生机,亮起了一盏盏引人向往希望的灯火。

  大沟镇新坪村新张社那时有位老先生叫张嗣功,是清朝的一名岁贡生,就在自己的土堡旁边的一眼窑洞里开设私塾,亲自主讲经史子集,招收门徒,教授子弟。方圆百里的会宁、静宁、隆德、海原四县的学子先后有近百人曾在其门下受业。师徒们白天在窑洞里孜孜钻研,晚上都住在堡子里。老先生由于品行纯洁,德行高尚,深得乡民的尊崇和学子们的爱戴,他教授的门徒中有苏氏两兄弟耀泉和源泉先后科举得进士。后来他的学生为他撰文书丹,勒石题铭,立了一块德教碑,意欲把恩师的功德昭示天地世人,永世教化人心。

  我多次参观过张嗣功的学窑,也进入过他曾居住的堡子。他家的堡子修建在一个所谓金线吊葫芦的地方,堡子三面临崖,堡门朝北。这一座土堡和其他土堡并无二致,可听人说,这座土堡虽然紧傍一条东西走向的大道,土匪来往出入时也会一览无余,但从没有被土匪攻破,也就免去了血腥的杀戮,至今还有人在里面居住。有人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书香浸润过的土堡就是和别的不一样,这也许就是文化的力量,才使这座土堡在乱世中保住了一豆安宁文明的灯火。

  会宁遗存的八百多座土堡,如同张嗣功家这样的不知还有多少散布其中,我不得而知,但有一座却格外引人注目,那就是老君坡镇的苏家堡,也就是张嗣功两位进士学生的家。苏家堡在现在的谢埂村苏家堡社的一个山湾里,靠南是一道环形的山梁,朝北山沟里有清泉一年四季涌流,一直通向震湖,可谓是一方水曲山环的风水宝地。此堡修建于清代嘉庆五六年,已有二百二十年的历史了,堡墙至今保存完整。堡子主东方,开南门,高七米多,堡墙三米多厚,周长一百三十多米。这也是一座黄土夯筑成的土堡,看其形制,与其他的堡子似乎没有什么差别,为什么却能走出两位清代进士、两位民国县长,而且至今人才辈出、文脉绵绵不绝?这是人们经常追问也是值得思考的一个大问题。

  我们经常说要透过现象看本质,一些深刻的道理往往就在浅显的地方。苏家先祖自迁居这里,除了勤善稼穑、和善友邻而外,最大一个举措就是族人中有人亲自开馆授业,亲自教授子侄,启蒙幼童,为后代打下了良好的文化基础。苏家堡办过私塾的地方现在只存留一个土堆,形似一个小山头,朴素得一点不起眼,但苏家人至今把那个遗迹叫作学坊墩,可见文化的基因在苏门一代一代人的思想深处扎下了根,在苏氏一辈一辈人的血脉中鲜活地跳动。他们不光自己办学教子,还把学生送到张嗣功学窑求学,送到兰州五泉书院读书,送到京华殿堂考取功名,在渐行渐远的求学征途中,走出了一个个文化人的背影。“双凤齐鸣”“一门两进士”“陇右三苏”,这些令人仰慕的美誉,绝不是浪得虚名,而是实实在在的成功和荣耀。

  这里还不得不讲一个流芳百世的故事:那就是同治二年十月,土匪来袭,乡民六百多人躲进了苏家堡,而土匪把堡子团团围住长达四个月,这期间苏家人倾其所有积谷、宰杀了一百多羊只,供给乡民吃喝。堡内的柴火烧尽了,就拆下房屋的椽檩,劈为柴薪煮粥烧饭。苏家人毫无吝啬之色,更无疲倦之容,与乡民同甘苦,共患难,凝聚众人的力量,以顽强的意志守堡护民。待土匪退去时,六百余人皆无恙,而苏家却家资耗尽,只余一座空堡而其他一切荡然无存,很长一段时间,全家老少只能采树叶挖菜根为食,和乡民一起艰难度乱世。

  当然苏家堡还有一个也算美丽的神话传说,据传在土匪围困的时候,有一天忽然在堡墙上出现了一个红衣女子,神态庄严,步履轻盈,在堡墙上走来走去,人们皆呼神仙显灵。土匪看见苏家堡子有神仙护佑,心里也就怯了几分,气势上也就矮了几截,轻易不敢造次了,不久便撤退了。这样的故事,我听过的很多,说明当时国家正处在多事之秋,政府自顾不暇,人们在无助的时候,只能把一线希望寄托在神仙身上;也还说明了那时土匪作恶太多了,到了人神共愤的地步。

  像苏氏这样以耕读传家、忠孝节悌、睦邻友众的门庭,不出才俊才怪哩。他们累世行善积德,急济穷困,不枉法,不欺世,天不佑之神必佑,神不佑之人自佑,所以才未沉没于乱世,而且自身的光芒穿透了茫茫黑暗,终于赢得春风徐来、华英满枝。

  会宁的八百座土堡,现在大多荒废了,一个重要的原因是有的土堡所处的地理位置造成了许多不便利,人们便自觉弃而不用,任凭荒草侵占,萋萋满园;另一个重要原因是大多堡子被土匪屠戮过,人们不敢用而弃之闲置,如同凶宅,鼠兔出没。现在只有少数土堡里还有人家居住,依然有浓郁旺盛的人气,虽然这其中的有些堡子也被鲜血浸染过,但有人就是不信邪、不胆怯,照常居住,显得一身正气、百邪不侵。也有一些土堡里建起了庙宇,雕梁画栋,晨钟暮鼓,成了民间宗教活动的圣地。还有一大部分土堡虽然高墙仍在挺立,但内外被夷为平地,春耕秋耘,点瓜种豆,一茬又一茬的庄稼替人们生长出源源不断的生机和希望,仿佛预示着这八百多座土堡,总归有一天会全部倒塌,又会慢慢变成肥沃的黄土地。

  我今天还能在这里数说这古老的土堡,说明我的先祖是苟全性命于乱世的幸存者。回顾历史,往事并不如烟,过去的岁月仍历历在目,仿佛伸手可触摸。相较我们的先辈,我们是何其幸甚至哉,由此怎能不明白一个深刻而又浅显的道理:我们今天的安宁都是先辈用生命和鲜血换来的,我们理应更加珍惜和平的阳光,决不能让历史重演,幸福的生活谁都不能任意践踏。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

简 介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会员注册 | 网站纠错

白银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白银日报社承担本网站所有经营业务、内容更新和技术维护

本网举报电话:0943-8305617 举报邮箱:gansudaily@163.com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808257)|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甘新办6201009)| 备案序号:陇ICP备08100227号-1

甘公网安备 62040202000172号

Copyright © 2006-2019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白银日报·新闻中心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