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地雪】(一四四)

老婆婆自从收了秋儿做义女后,拿她当亲女儿一样看待,恨不得在一夜之间把自己的全身本事都传给她。她两个一个勤教,一个苦练,加上秋儿天资聪明,悟性很高,人又年轻,所以在不到两年的时间里,她的武功就已经很出色了。到第三年上,老太婆让她主要练习袖镖和骑马。她告诉秋儿,镖没有啥窍门,主要是个勤瞄苦练。但是,镖在战场的用处可就大了。一是它体积小,便于隐蔽携带;二是它可以远发制人,特别当敌人一次来很多人时,未曾到你跟前,你就先用袖镖伤他几个,避免自己几面受敌。正因为镖有这些特点,所以对练镖的要求就是一要出手快,趁敌未备之际,镖已经握到手中,随时可以指东打西,游刃有余;二要打得准。因为在战场上,特别是短武器近距离交战中,敌我双方的动作都特别快,所以不出手便罢,一出手就要一下子置敌于毙命,至少要将其伤残,使他失去战斗能力。如果你好不容易争取到一次发镖的机会,但出去后却没有打准,或是打中了却未达到既定地方,没有置敌于伤残,那么你就危险了,敌人就会趁机攻击你,至少是不会再给你第二次发镖机会的。
从秋儿目前的能力看,瞬间出镖、击中对方等都能做到,但就是打得不太准。她在树上练习,老太婆给她画了个圆圈,秋儿虽然多数能击到树干上,但就是击不到老太婆画定的圈圈内。
连续练了许多日子,效果不大,秋儿急了,晚上练完后总是唉声叹气,老太婆劝她不要急。她说:“为这我练了半辈子才打到今天的水平,你才几天?”又经过快半年多的苦练,秋儿打击的准确性才渐渐高起来。
练习了一阵子飞镖后,老太婆又给她加码,让她练习骑马打枪。她说,骑马是每个练武的人都必须熟练掌握的基本功。没有马,战场上你就缺乏长途游击的能力,有时被袭击的敌人想要逃跑时,你的两条腿怎么跑过人家四条腿?即使来的敌手也是两条腿,最多你们只能跑个平手,一点占不到便宜。
至于为什么练枪,老太太说:“现在打仗和过去不同了,那时主要靠手中的剑、戟、刀、矛等,远了就靠袖镖打。现在你面对的敌人手里都拿着枪,敌人变了,我们的方式也要变,否则,只靠刀矛剑戟这些老武器,遇上拿枪的敌人你只有吃亏。”
好在枪马都是现成的。马是那一年老太婆夜救秋儿、冬梅时夺获的。当时,老太婆为了图个安稳,本来想把这两匹马放归,后来她多了个心眼,心想今后说不定用得着,就把两匹马寄放在南燕儿峰下一户离村庄较远的人家喂养。这里山高林密,住户分散,牧草也特别丰富,寄养两匹马本不存在任何问题。但养了几天后老太婆又考虑,两匹马同时养下占这家人力太多,怕人家嫌累,思考再三后选了其中一匹好的白马留了下来,趁夜间天黑无人时把那匹红马拉在路上放跑了。那匹白马一直被养到现在。枪还是那年夺下土匪和盐警队的,就是秋儿在翻寻衣服时发现的那支。另外还有几支老太太藏在地窖里了。现在需要它们,她又把它翻出来,夜间和秋儿、冬梅几个擦拭了好几遍,教导她们练习起来。
这老太太为什么在秋儿身上下这么大的工夫呢?原来她从那年救下秋儿后,发现这女子长得很漂亮,且眉宇间散发着英气。后来她听了秋儿哭诉了自己的身世后,断定这女子决不会在这深山里藏卧很久,不论从她的经历和她现在所处的环境,不久她就会面临许多艰苦的磨练,很可能在刀光剑影中度过较长时间。再说,老太太的出身也不平凡,因为在一场战争中失去了一双儿女,她胸中长期以来压抑着一种巨大的痛苦和郁闷。可惜自己老了,要宣泄这种郁闷,只有借助他人,秋儿就是她选中的对象。她要让自己即将熄灭的豪气和壮志在秋儿身上得以延伸,让自己胸中的不平通过秋儿再次得以发泄和抚慰。
不觉三年下来,秋儿练就了一身超凡的本领,无论远杀还是近斗,步下马上,枪击剑穿都精奇无比。现在,她还是和三年前一样,表面上一身村姑打扮,不显山不露水,其实内里,早成了一名能征惯战、冲敌撩阵的女中豪杰。她像一只翱翔在长空云层中的苍鹰,翅膀已经练硬,一旦风云变幻,就将冲向惊涛骇浪之中。
暴风雨终于来临了。
这天晚上,秋儿像往常一样,在家里帮母亲王氏干完活,提上水罐子,招呼上冬梅要上山跟义母张老太学武。两人来到河边上,很快灌满了水,提上轻快地朝山顶庙院里走去。刚走进烂院的豁口,突然从院墙旁边暗处一下跳出五六个黑影来。走在前面的冬梅惊叫一声,转身要跑,忽然一想不对,就原地站住不动了。其实这些人刚一起来,秋儿就看见了,她知道像上次一样又遇上了偷袭者,但现在的秋儿,已不同于三年前那个只会大喊大叫的乡村姑娘了。秋儿看见冬梅手里还提着罐子,声音轻轻地在她背后说:“冬梅,把罐子撇了,盯住左边。”冬梅一下子被提醒,撂了手里的水罐,双拳握紧,紧盯她们的左首。
这些人几步奔到她们跟前后,亮出了手中的家伙,站成一个半圆圈,一步步向两个姑娘逼来。
秋儿和冬梅背靠背站着,等他们逐渐走得近了,发一声喊,同时从两边各飞起一脚,一下子踢倒了各自面前的一个人。从这些人毫无思想准备的情况看,他们还不知道秋儿她们在练武。他们一看秋儿、冬梅出手不凡,知道再不敢马虎,立即改变队形,两人盯一个,开始冲杀打斗起来。
秋儿这天同往常一样出门时只带着水罐,手里什么长武器都没带,只是根据老婆婆的要求,袖镖倒是随时带在身边。秋儿一见来的这些家伙手中全拿着刀剑,有一个还握着一把三节棍。她觉得老是这样赤手空拳和他们打不行,必须想办法夺件武器过来。好在这些人距离他们很近,她瞅准一个机会,在用脚踢的同时,趁机抽出袖镖来,发一声喊,同时飞出了三支镖。     (144)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

简 介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会员注册 | 网站纠错

白银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白银日报社承担本网站所有经营业务、内容更新和技术维护

本网举报电话:0943-8305617 举报邮箱:gansudaily@163.com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808257)|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甘新办6201009)| 备案序号:陇ICP备08100227号-1

甘公网安备 62040202000172号

Copyright © 2006-2019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白银日报·新闻中心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