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地雪】(一四五)

    这三支镖成一条横线从面前扫过去,除一支飞空外,有两支打中了她前面的两个人,听见这两个人都“啊”地叫唤一声,“扑通”、“扑通”倒了下去。秋儿在飞镖的同时,一个箭步窜过去,趁对手倒下的机会,“嗖”地捞起一把刀来,照左边围着冬梅的一个人砍过去。因为在夜间,看东西很费事,所以,双方在打斗中注意力都很集中。秋儿攻她左边这人的目的是为了解救冬梅。她知道冬梅武艺比她差,遇上这样险恶的场面难免心怯,何况她手中还没有武器呢。其实秋儿低估了冬梅。这姑娘虽然过去一直有父母管着,在父母面前比较听话,但她毕竟是山里姑娘,从小在山林中长大,农家孩子么,大人平时活路忙,根本顾不了她,在许多情况下都是靠她自己照顾自己的。从十三四岁起,冬梅就经常一个人下河担水,进林子里背柴。有几次,都碰上过野猪和狼,她虽然很害怕,但基本还能保持镇静,最后总是千方百计躲了过去。最危险的是秋儿到她家来的那一年前半年,一天下午爹把牛拉到沟掌里一块草好的地方用长绳拴着。到天快黑的时候,爹正往地里担粪,顾不上拉牛,就喊冬梅快到沟掌里把牛拉回来。冬梅提了个棍子提心吊胆地来到沟掌,只见这牛不吃草,却把头扬得高高地瞅着黑森森的沟里头,嘴里老是“哞哞”地不停吼叫。冬梅以为牛病了,亲昵地跑到牛跟前用手拍着牛脖子。不想牛不但不理她,还用牴角把她朝草丛外面牴,一边牴,一边用更高的声音吼叫着。冬梅感到奇怪,她几把解开绳子,想赶快把牛拉回去寻爹给牛看病。

就在她刚解开绳子,准备回头吆牛时,从草丛里“呼”的一下伸起一个蛇头来。这蛇头离草丛有一尺多高,光从脖子上看,就有碗口粗细。冬梅长在山里,从小就见过蛇,但从来没见过这么粗的蛇,她现在才知道牛为什么眼睛瞪着远处不吃草。
蛇头伸起来的地方离冬梅不到五尺远,蛇眼瞪得明溜溜地瞅着她,嘴张着,舌头伸出来足有一尺长,一舔一舔的。看见这么恶心怕人的家伙,冬梅腿软了,头晕了,几乎支持不住了。她想丢下牛转过身跑,又想起大人说过,遇上蛇千万不要跑,蛇是有名的“草上飞”,在草上比人跑得快,它如果从背后撵上来,咬你什么地方一口你根本不知道。
冬梅慢慢地向后倒退着,在这样险恶的情况下,她还没有忘记牛。她一手握着棍子,一手拉着牛缰绳,一步一步向小路边上退去,牛也和她一样眼睛盯着蛇,慢慢向后退着。
冬梅刚退了二三步,这蛇“呼”的一下往前一窜,蛇头又离她不到五尺远了。冬梅只见前面离蛇头几丈远的地方,一尺多高的冰草“刺啦刺啦”往两边倒着,她想这肯定是蛇身在移动。
冬梅解绳子时,她和牛相距约有一丈远的距离,现在蛇往她跟前一窜,就把牛撂在它的后边。就在蛇继续向冬梅移动时,它身后的牛一声长吼,一下子向前跳了一步,用前蹄猛地踩住蛇身,不顾一切地用头去牴蛇头。
蛇虽然被牛踩住身子,但它的前半截还很长。疼急了的蛇翻回头来,身子冒起老高,猛地向牛背上咬去。冬梅心疼牛被蛇咬,不知从哪里来了一股子劲,也不知道害怕恶心了,竟抡圆手里的棍子,狠狠地向蛇身上敲去,她在极度紧张中这一棍用的劲很大。一棍下去,就把这个碗口粗的蛇打软了,头随着棍头在空中划了个弧形跌在草丛中,蛇身只蠕动了几下就不动了。
冬梅一棍下去后,也不管蛇是死是活,死命地拽着牛缰绳往回跑,一边跑一边声嘶力竭地大声喊叫:“爹……妈……爹……”等回到自家门前的坡口上时一下子瘫倒在地昏迷不醒了。
冬梅一连睡了好几天,醒来后脸黄了一个多月才变过颜色来。爹第二天约了几个人到沟掌里去看,一看着实吓了一大跳。原来那条蛇当时就被冬梅一棍子打死了。爹说,他活了半辈子也没见过那么大一条蛇。
冬梅姑娘的勇敢,今晚正好碰上了用场。三年前的那个夜晚,她无端被人捆绑后塞到口袋里几乎憋死,被瞎眼老太救下后她很长时间心里都不是滋味,想起来既有些后怕,又有点不甘心,所以她在跟着老太太学武时也十分精心。只是她一则从小没有吃过姐姐那么多苦;二则天资赶不上姐姐聪明,所以学到头武艺始终比不上姐姐,但比秋儿差不等于她武艺就不高。今晚在初次遇见这些坏人时,她像从前一样本能地准备朝姐跟前跑,转而一想不对,现在的自己可不是从前那个没有经过世事的小姑娘了,她学了这几年武艺呀,为啥还要跑?她这样一想,立刻站稳脚跟,按照老太太讲的要领,握紧双拳,等候姐姐下令。
双方打开后,她始终同姐姐面向不同的方向,以防稍有疏漏而受到攻击。打了一阵后,冬梅胆大了,手脚也灵活了,只是苦于手中没家伙,只能靠一边躲避一边用手脚抵挡,有几次非常危险,不是躲得快,差点被人砍中。
从对打中冬梅看出,对面这些人的本事比她们差远了,看样子是没有经过武艺训练的,对付这样的坏人,她更不害怕了。冬梅现在很后悔自己今天没带袖镖,她知道姐姐带着,着急姐为啥还不发镖。
秋儿发镖时冬梅已经感觉出来了。她听见姐姐对面有两个人呻吟着中镖倒下。但当时她自己面前的两个家伙死死缠住她,使她无法去抢一件武器过来。就在秋儿一刀砍倒她左边这个人时,冬梅看真切了,猛地往起一蹦,对面缠着她的两个人以为她要向他们扑来,都分别拿刀往自己前面一举封住门户,趁这空子,冬梅却原地蹲下,顺手拣起被姐片倒的那个人扔下的家伙来。她感觉出这是一把宝剑,只是在匆忙中抓到了剑刃上,觉得手好像被剑割破了。这时候她什么也顾不上了,赶紧掉过剑把,抡起宝剑向自己面前的那两个人扑过去。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

简 介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会员注册 | 网站纠错

白银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白银日报社承担本网站所有经营业务、内容更新和技术维护

本网举报电话:0943-8305617 举报邮箱:gansudaily@163.com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808257)|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甘新办6201009)| 备案序号:陇ICP备08100227号-1

甘公网安备 62040202000172号

Copyright © 2006-2019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白银日报·新闻中心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