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地雪】(一四六)

    其实今天晚上赶到庙里袭击秋儿她们的,远不止已经出现的这五六个人。还有三十多个人藏在庙院墙根底下,眼睛死死盯着瞎老太太住的厢房门。

他们都是些什么人呢?
事情还得从三年前那次袭击说起。
三年前那个晚上,瞎眼老太婆救人时曾有意放跑了一个人。老太婆虽然看见了树影子动弹,知道有人跑了,但她当时一则忙于救人,再则老人毕竟年龄大了,早已没了年轻时的那股戾气,她只想救人,不想多杀人。谁知道老人当时的这点恻隐之心,最终带来了祸患。
那个跑了的土匪名叫伍三娃,就是勾引盐警和土匪绑架秋儿和冬梅的那个人。这人尻子上中了老太婆一镖后,虽然不在致命处,但他听见旁边的另一个同伙一声惨叫,当即倒地毙命,顿时吓瘫了,一动不动地躺着装死。过了一会儿,听着老太婆忙着解袋子救人,怕老太婆再来寻他,就偷偷地拔掉镖爬起来跑了。
他在黑林子里提心吊胆地走了一个晚上,天明后又累又饿,实在走不动了,就坐在一条河边休息。过了一会儿,从对面沟里出来一个担柴的。伍三娃拽着这个人叫爹叫大地求告,让这个人救救他。这人问他咋弄成了这样子,他编谎说是出外揽活时在山里迷了路,碰上狼被挖了一爪子,这人听了很同情他,就把他带到自己家里。
这家人姓李,弟兄两个光棍和一个老妈在一起过。伍三娃在这家住了二十多天,天天由好心的老妈熬药水给他洗伤口。二十多天后他的伤好了,连个谢字也没说转身就走了。他一个人在树林里又摸索着走了三天,才出了密林,来到泓水县城外边。伍三娃本想立即进城到盐警队报告情况,转眼一想不对。这次袭击秋儿就是他挑唆出来的,但自己和盐警队并没有关系。原来他想,这么多人逮两个弱女子是手到擒来的事,谁想一出牛就把铧打了。路上遇上了高人,现在人都死光了,自己再到盐警队报讯,不是等着招祸吗?他这样一想,不但不敢报警了,甚至后悔自己冒冒失失地跑到县城来,万一让盐警队和姚玉山的人发现了,那就更说不清了。
伍三娃这样一想,又不敢在县城跟前转了,就又偷偷溜回他的老家南燕儿掌,继续在庄里过着游手好闲、偷鸡摸狗的生活。
伍三娃在家里混了两年多,南燕儿掌毕竟太偏僻了,他蹲得实在没有意思,就时不时想起泓水县城的繁华和热闹,有一天又偷偷摸进了城。他身上既无一分钱盘缠,又不想找人家打短工出苦力,就整天熊到几个饭馆门前,看有谁吃剩了的残汤剩饭,抢过来就吃,吃完了到天黑时,随便找个塌窑柴草房里蜷曲着过夜。
一天,他看见一帮子有钱人进了泓水城最有名的馆子“闻香居”,他想他们肯定能剩下好饭,就跟尻子撵进去等在门边。这些人吃完后,果然剩了许多好吃的。他们刚一走,伍三娃就一个箭步冲到饭桌跟前,伸手抓过碟子里剩下的半拉糊辣肘子张口就咬。他正吃得美气,不防背后有人拍了一巴掌,他以为是饭馆跑堂的要撵他走,连头都没抬身子斜了一下继续撕咬着。这个人一看伍三娃光顾吃不理他,来气了,又重重地拍了他一巴掌,骂道:“碎狗日下的,看把你屄嘴喂的,走,跟我走!”伍三娃一抬头,看见这人穿了一身黑制服,他一下吓忙了,嘴里噙着的半拉肘子都顾不上咽,含混不清地说:“爷,咋啦,叫我跟你走阿达去哩?”
那个人没好气地骂道:“叫你走你就走嘛,黏啥哩?”
伍三娃再不敢问了,乖乖地跟在他尻子后头走着。
这人一直把伍三娃带到县警察局。到了门口,他回头瞪了他一眼说:“老实在这儿蹲着,胡跑乱看小心挖了你的眼窝!”骂完自己先进去了。
不一会儿,从房里出来两个警察,二话不说就把伍三娃绑了起来。伍三娃吓糊涂了,嘴里连喊:“大爷,怪不溜溜地绑我咋哩吗?”
一个警察照脸一巴掌,骂道:“碎土匪日下的,绑你就是有事哩么,没事谁绑你做啥哩?再瓜喊叫,剥了你碎狗日下的皮。进去了再说。”骂完把他拉进去了。
一到屋子,只听对面一个威严的声音喝道:“把这个碎贼种子给我吊起来!”
那两个警察立刻一人一边把伍三娃架到墙跟前,把一条长绳拴在伍三娃脊背后头绑胳膊的绳头上,将长绳另一头甩到空中的房梁上,待绳头落下来后他们抓住绳头“刺喇”往上一拽,伍三娃立刻双脚离地悬到了半空中。伍三娃的两条胳膊钻心般的疼,疼得他瓜喊瓜哭,呼爹唤娘,这些人倒像没事一样坐在一边抽烟喝茶谝闲传去了。
谝了一阵子,见伍三娃的叫声渐渐弱了,不一会儿眼睛一翻晕过去了,其中一个人提起放在墙边的半桶凉水,照着伍三娃兜头浇过去,昏晕了的伍三娃被凉水一浇,打了一个冷战又醒过来了。
见他醒来了,那个坐在桌子上的人才问他:“碎贼种子,我有话问你,你是说实话哩还是胡屄乱膛哩,你说!”
伍三娃喘了半天气才哭着说:“爷,大,你是我的亲爹亲爷亲大大,先把我放下来,你问一句我说一句,有一句话不实,你把我吊死都成哩,我实在招不住了!”
那人朝旁边努了努嘴,一个警察过来解开了伍三娃身上的绳头,绳子一松,伍三娃“嗵”的一下摔到地上,这一下又摔得他几乎昏过去。
只听上边那个人问他:“说,你们那一年去了好几个人逮人,都跑到阿达去了,为啥不回来交差?”
伍三娃吓糊涂了,翻了半天白眼就是想不起来他问的啥事,他怕人家等急了,又发火把他吊起来,就哭凄凄地说:“爷,你大概把人认错了,我不知道你说的是啥事。”
这人一看伍三娃确实是个精贼,心里一气,又猛地拍了一下桌子喝令旁边的人:“把这个贼再吊起来,事到如今了,这瞎还装糊涂哩!”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

简 介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会员注册 | 网站纠错

白银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白银日报社承担本网站所有经营业务、内容更新和技术维护

本网举报电话:0943-8305617 举报邮箱:gansudaily@163.com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808257)|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甘新办6201009)| 备案序号:陇ICP备08100227号-1

甘公网安备 62040202000172号

Copyright © 2006-2019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白银日报·新闻中心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