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市农民“数学家”陆春挑战中国剩余定理缺陷

     他虽然是一位普通农民,却对数学如痴如醉;他将数论看成自己的孩子,并甘于清贫,一边务农一边刻苦演算,终于总结出了令他欣喜若狂的公式;他声称自己破解了世界数学难题,弥补了中国剩余定理的不足;他就是我市靖远县三滩乡的农民“数学家”陆春。

  9月28日下午,记者在靖远县三滩乡朝阳村的农家小院见到了陆春。外表朴实略带腼腆,笑起来满脸憨厚,是陆春给记者的第一印象。年近四十的陆春说起他和数学的结缘,可爱得就像是一个小孩子,有着无穷无尽和最美好快乐的回忆。
 
    意外辍学搁浅求学梦
  陆春告诉记者,他的父辈都是三滩乡朝阳村当地的农民,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当什么数学家,但他对数学的痴迷却是一生都难以割舍。
  时光回溯到高中最美的年华,陆春年轻而富有活力,思维敏捷求学上进,可是辍学的噩梦却在他不知不觉中悄悄靠近。母亲过早的病逝,让陆春无奈地离开了学校,陆春求学的梦想,因为家庭的贫困被残酷地打破了。“当年的辍学,对我打击还是很大,求学梦的破碎,改变了我人生的命运。尽管我学习优秀,但在窘迫的家庭经济条件下,青春时期的所有人生梦想都苍白了。因为那个年代,辍学就意味着这一生要彻底告别出人头地的机会,做一辈子的农民。”
  作为家中长子,陆春责无旁贷地挑起了养家糊口的重担。然而即使在田间劳作之余,陆春对数学的痴爱一刻也没有中断。“当时,就在演算数学,对勾股数、孙子算经就特别喜爱。‘今有物不知其数,三三数之剩二,五五数之剩三,七七数之剩二,问物几何?’对于这样的数学题,我兴趣特别浓厚,就想着怎么样又好又快、又精又准地解出来。”
矢志不渝追寻数学梦
  在为生计奔走的年月,陆春不辞辛劳,却始终不放弃自己追寻数学的梦想。
  操持家务,陆春是一把好手,工地打工,陆春更不是孬汉,然而一有闲暇,陆春总是忘不了演算手中的数学题。“有时候晚上半夜起来,挑着灯,我就在演算;有时候上厕所,我手里就拿着草稿纸演算公式;有时候在工地上休息那会我就在地上演算;有时也会跟家里人或身边的工友,分享我的公式,分享一下我的数学乐趣。尽管懂的人不多,但我还是觉得自己爱数学,并且爱得很快乐。妻子有时候也会说,你算的数学顶不上吃顶不上喝,算那个干啥?但是,我觉得我是真心爱数学,我一定要破解数学难题。”
  因为对数学的痴迷达到了废寝忘食的程度,2013年陆春在工地干活时因为心中不忘演算方程式,不慎失足,胯骨骨折养伤达一年半之久。面对突如其来的受伤,一般人或许会抱怨懊恼,但陆春却觉得他安心演算的好机会到来了。“有些人会觉得,骨折了很疼痛。但是,我在家养病期间,有数学题可以演算,我觉得是一种享受。”
  为了证明陆春是否有数学天赋,记者对他进行了突击考试。令记者意外的是,随意两个数字的相乘,陆春都有他独特的公式演算,并且计算结果又准又快。另外,记者在考试中发现陆春还有一个特长,就是计算万年历。只要随意说出一个年份,陆春在笔下稍一计算,就能准确报出农历纪年。
  陆春说,他的辛苦不足为外人所道,时下他已经研究出了所有整数的勾股数规律,他期望能有一个跟他志同道合的人一起来谈论数学成果、分享数学的快乐。
乐在其中无悔人生梦
  在跟记者聊天中,陆春幸福地表示,有数学陪伴的日子是快乐的,而且数学带给他的快乐远远大于物质上的富足,他感觉自己有一个充满着奥妙和智慧的数学王国。
  谈及数学的故事,陆春更是津津有味。“韩信将兵,多多益善的典故大家都听过,但很少有人知道韩信还是一位杰出的数学家。韩信带1500名士兵打仗,战死四五百人。韩信为了避免泄露军机让敌人知道实力,让士兵报数,先是1、2、3报数,接下来1、2、3、4、5报数,最后1、2、3、4、5、6、7报数。然后,韩信记下三次报数最后的尾数,就能算出士兵的总人数。”陆春给记者讲的就是中国剩余定理,也就是初等数论中的解同余式。
  然而,陆春却发现中国剩余定理还有不足和缺陷。“这些同余问题虽然有特殊的解法,但必须是两两互质,并且沒有一套统一固定的总公式。要是两两不互质怎么办?是否有、无公解,怎么来判别?如果有公解,是否仍然有固定总公式。”
  面对中国剩余定理的局限性,陆春冥思苦想,三十年如一日,终于研究出了固定的公式并找到了弥补不足的答案。“针对剩余定理,可以列出同余方程组。所谓两两互质,就是方程式中未知数最前面的系数,如果每两个系数没有公约数,它们就两两互质。如果前面每两个系数有公约数,则它们两两不互质。而中国剩余定理主要针对两两互质,其余的却没有定理可循。就此,我研究出的公式不仅可以破解所有的同余方程组,同时还能判断方程组有无公解。”
  凭着对数学锲而不舍的痴迷和一路向前的攻坚克难,陆春的同余方程组总公式成功诞生了。就像陆春所说的,中国剩余定理不能解决的问题,在他的公式面前都迎刃而解了。对于陆春来说,他没有文凭,一天除了务农和出去打工外,还能争取时间研究数学,这是最可贵的!可以说,在数学领域中有所收获是他最大的快乐。“我自豪,我快乐!这项研究打破了世界数学同余问题的欠缺,弥补了我国比西方早1000年的中国剩余定理的繁琐和不足,让世界为之仰望!”
■记者手记:
  陆春虽是一个普通的农民,但他用他的执著和坚毅守望着他为之心动并痴迷的数学研究,他的数学天赋足以让他受得起“农民数学骄子”的称号。如今,陆春的研究成果正在申报个人专利并走进高校教授的课堂。记者衷心祝愿这位农民“数学家”能在科学的领域中越走越远!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

简 介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会员注册 | 网站纠错

白银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白银日报社承担本网站所有经营业务、内容更新和技术维护

本网举报电话:0943-8305617 举报邮箱:gansudaily@163.com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808257)|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甘新办6201009)| 备案序号:陇ICP备08100227号-1

甘公网安备 62040202000172号

Copyright © 2006-2019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白银日报·新闻中心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