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地雪】(一四七)

    一看两个警察过来又要架他,伍三娃一下子抱住其中一个的大腿哭叫道:“爷,你再不要吊我了,你让我慢慢想一想,到底是阿一年的阿一件事,让我再想想。”

那个人一拍桌子骂道:“你再不要想了,我给你说。就是前年你们和伍殿发进山去逮一个什么女子,一出去几年,人没有逮回来,连逮的人也一个都不见了。说,到底是咋回事?”
伍三娃这才想起是关于抓秋儿的事,于是,他就凄凄惶惶地把那一年进山的过程详细讲了一遍。他刚讲完,那个坐在上面的人又发火了。他猛地从桌子后边站起来对两个警察喝道:“去,把这个贼拉过去吊得高高的,再不要放下来。这狗日下的都成了这个样子还满口谎话,谁信哩!”
伍三娃一听又要吊他,他知道这一次如果让他再吊上去就只死不活了。就不等两个警察走到跟前,“呼”的一下从地上跳起来扑到桌子跟前,双手搂住那个人以头撞腿嚎叫道:“爷,我说的都是实话。爷,我没有一句敢哄你老人家,不信,你带上人跟我查走,如果查出来有一句话不合适,你吊死我吧!”
这人笑了。他头低下去指着抱住自己腿的伍三娃说:“我料你碎狗日的也不敢全编瞎话。不过,我咋没听说过,咱们这一带还有手段这么高的人,他藏到燕儿峰做啥哩?”
伍三娃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说:“爷,有这么个人真真确确,不是亲眼看见我不敢给爷说。不过,他是不是在燕儿峰住着,是不是燕儿峰的人不敢肯定。”
这个人说:“你起来,我不吊你了,起来坐下咱们慢慢说。”
伍三娃在地上磕了三个响头才爬起来,擦尽了眼泪,把他当时见到的详细情况向这个人讲学了一遍。
坐在桌子上审问伍三娃的这个人名叫王子良,是泓水县警察局的局长。
三年前,他还在盐警队当队长。一天晚上,他手下的一个盐警悄悄向他报告说,离县城东南二百里路的燕儿峰下有个山外来的女子,长得特别出众,估计是个逃荒要饭的,问队长有没有兴趣。王子良问他消息是从阿达来的?那人告诉他是听三班副伍殿发说的。并说伍殿发正和一个山里娃在一起商量着去抢人,还想叫他去,答应回来给他十个白圆呢!
这个王子良是本地人,兵痞出身,平时吃、喝、嫖、赌样样都能。他一旦见了有点姿色的女人,就像狼见了羊羔子,狗见了骨头一样盯住不放了。王子良在这方面的名气越来越大,以至被人们划到当时泓水县的“三硬”里头。何为“三硬”?就是姚玉山的枪、马莲河的水、王子良的毬。
王子良一听有这么好的事,当即喊来伍殿发,迫使他说出了事情真相,二人当夜就商量了一个周密的计划,伍殿发喜滋滋地带人走了。
谁想,伍殿发“壮士一去不复返”,三年来音讯皆无。王子良本想得到一个朝思暮想的好女子,结果,女人不但没有得到,还赔了两名士兵和一支好枪、一匹好马。
伍殿发刚走那阵,王子良还不死心,盼望伍殿发在某一天能够带着人和枪马回来。后来越等越没有指望了,他又为丢失士兵和枪马发愁。最后在万不得已的情况下,只得以“本队偶遇土匪袭击,经激战,斩杀土匪若干名,本队亦损失士兵两名,战马一匹”向上报告,好在当时的庆州专员公署和陇东保安司令部都知道泓水紧靠山林,常有土匪出没,故对他的事未加追究,分别批了个“严加提防”了事。只有那支二十响驳壳枪是他自己佩带的,无法推卸,就没敢上报,最后偷偷派人去西安用二百大洋从军队里买了一支顶了账。
事过几年,王子良已经升任县警察局长,但这件事他一直记在脑子里,百思不得其解。不知道伍殿发究竟碰上了什么事,弄得一个人都没回来。今天晌午,他约了几个人到“闻香居”去吃饭,一进门,就见门旁站了一个人很面熟,他一时想不起在哪里见过。吃饭时他一直注意这个人,吃着吃着,忽然想起来,这不是那年跟上伍殿发出去的那个碎娃娃吗?记得临走的前一天晚上,伍殿发还带这个人到他房间里来过一回,说就是这个娃报的讯,他还问过他消息确实不确实的话。怎么他活着?那就可以从他身上问出伍殿发一伙人的情况。于是,王局长当即吊审了伍三娃。
听了伍三娃介绍的情况,王子良随即派遣伍三娃到南北两个燕儿掌再去侦察,要他尽快把情况搞清楚回来向他报告。
一个月后,伍三娃向王子良报告,在南燕儿掌,他发现了那匹马,在一户人家喂着,并说这个贼女子还在,而且每天晚上都要去山顶上的庙里。他说他没敢跟到庙上去,怕万一碰上那年那个歪人,再把自己杀了,以后连个给大人报信的都没了。
王子良听了伍三娃的报告特别高兴,当场奖励了伍三娃两句,并吸收他进县警察局当了警察。他断定那个人就藏在山顶上的古庙里,要伍三娃引路奔向燕儿峰,包围那座破庙,活捉这个女子和那个妖人。
按照王子良的部署,为了遮人耳目,这次袭击燕儿峰的兵力有二百多人。还是以姚玉山的土匪为主,他的县警察局也出动了四十人。为此,他亲自拜见了姚玉山,说在县城南二百多里外有座燕儿峰,地势非常险要,这里藏着一个妖人和许多贼众,为祸地方,如不趁其羽翼未丰及早殄灭,将来坐大,恐与陕北之红匪勾结,不仅对地方不利,也与旅长你大大的不利。说得姚玉山不能不信,他又当场给姚玉山许了二千白圆、五十担盐、五十石粮食,姚玉山才答应出兵。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

简 介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会员注册 | 网站纠错

白银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白银日报社承担本网站所有经营业务、内容更新和技术维护

本网举报电话:0943-8305617 举报邮箱:gansudaily@163.com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808257)|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甘新办6201009)| 备案序号:陇ICP备08100227号-1

甘公网安备 62040202000172号

Copyright © 2006-2019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白银日报·新闻中心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