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君何事泪纵横

    “我是人间惆怅客,知君何事泪纵横。断肠声里忆平生。”纳兰性德的词,缱绻地铺在案前。在这样安静的夜里,茗香四溢,我走进《饮水词》,走近你,纳兰性德。

  出身名门望族,作为当朝宰相明珠的长子,作为康熙朝一品侍卫,作为当时就已经著名的词家,作为一个拥有琴瑟相和妻子的你,荣华富贵你占了,才情容貌你占了,爱情事业你占了;22岁的你,已是进士出身。身为一等侍卫,你随意进出皇宫,随康熙游历,与康熙唱和,锦绣前程,荣华富贵集于一身。可是,纳兰性德,光华的锦衣下,为何你的愁容不展?倜傥的外表下,为什么你的心,总是盛满泪水?为什么,你竟在而立之年怅然离世?短暂一生,浮华烟云,可你的惆怅情怀辗转三百年,依然在《饮水词》里缠绵回荡,引多少人为你扼腕叹息,为你洒尽泪水。
  “一生一代一双人,争教两处销魂?相思相望不相亲,天为谁春?”是为那位清婉可人的表妹吗?可惜,表妹进宫嫁作他人妻。宫苑深深深几许,红颜锁深宫。你的惆怅凝成了那个春天的绝望。
  还好,还有卢氏女子轻盈地陪在你的身边,你寂寞的情怀得到慰藉,爱情的芬芳随之开遍天涯。你的爱情诗词泉涌而出。“十八年来坠世间,吹花嚼蕊弄冰弦。”红袖添香,琴瑟合奏,竟也这般美妙。花前月下,亭台楼阁,但愿倩影双双赛彩蝶;良辰美景,朝夕四时,唯祝此景夕夕入画卷。
  可惜,三年韶华如一梦,梦醒之后泪断肠。“谁念西风独自凉?萧萧黄叶闭疏窗。沉思往事立斜阳。”纳兰性德啊,你已伤彻心怀。还有谁会在寒夜红袖添香?还有谁,会在案前为你置一杯香茗?独对兰笺,一片伤心画不成。西风凝噎,伤情难奏,横笛封尘。丧妻之痛,使得朝堂之上,一切荣华富贵皆烟云。驾驭风云又如何?享尽富贵又如何?纵使游遍天下,倩影何在?唯有遥望天际月:“辛苦最怜天上月,一夕如环,夕夕都成玦,若是月轮终皎洁,不辞冰雪为卿热……”泣尽风檐夜雨铃,依然难觅芳踪。续娶的官氏,偏娶的颜氏,怎抵知己芳魂香一缕?你依然做着天涯惆怅客,梦寐前情,清泪纵横。瘦尽灯花又几宵?满纸清词几人懂?唉,赌书乐,泼茶趣,当时只道是寻常……
  有心走天涯,无意觅芳草。命运将江南才女沈宛推至眼前。几多清丽,几多温婉,爱妻卢氏似乎复活。你们执手相看,两情相悦,倚纸挥毫,琴瑟再奏,留下几多欢愉。落寞情怀,几乎涤尽。然而,沈宛一汉家女子,怎可嫁进相府?为朝廷、为家、为沈宛,你终于身心俱疲。无奈的你,终于看着心爱的女子在重重阻碍下,无缘进入学士府而重新走入尘世。纳兰性德,我听见你的心,玻璃般砰然而碎。心字成灰,相思成空,人间最后一爱,随风而逝:“昏鸦尽,小立恨因谁?飞雪乍翻香阁絮,轻风吹到胆瓶梅,心字已已成灰。”……
  纳兰性德啊,情深不寿,你不知道吗?为情,你厌倦富贵;为情,你厌倦荣华。哀莫大于心死啊,“天上人间惧惆怅,经声佛火两凄迷。”你终于一病不起。
  清冷的天际,爱妻在吗?该是你离去的时候了。庭前花谢,天上云歇,31岁的你,驾鹤归去。大清一代才子,为爱,泣尽前生。
  纳兰性德,天若有情天亦老,你是人间惆怅客,知君何事泪纵横……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

简 介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会员注册 | 网站纠错

白银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白银日报社承担本网站所有经营业务、内容更新和技术维护

本网举报电话:0943-8305617 举报邮箱:gansudaily@163.com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808257)|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甘新办6201009)| 备案序号:陇ICP备08100227号-1

甘公网安备 62040202000172号

Copyright © 2006-2019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白银日报·新闻中心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