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地雪】(一四八)

    姚玉山这时候已自称旅长,名义上接受了陇东专员公署及民团司令唐世麟的招安,实际上仍是土匪。这个王子良本来就是他的羽翼,现在当了县警察局长,又对他许以重利,让他出兵抓一个什么刁人,对于在这一带称王称霸、从来没有遇到过敌手的姚玉山来说,这还不是手到擒来的事。他当即答应出兵协助王子良,并派了他的一个副旅长直接带兵,去燕儿峰拿人。

二百多人跟着伍三娃来到燕儿峰下。这位副旅长把队伍分成三拨,一拨堵在北燕儿峰上山的路口上,一拨守住南燕儿峰上山的路口,两股人马在燕儿峰河谷怪石那儿分手,沿主峰下的两条山路分别赶到南北燕儿掌,把住路口,以防那个“会飞檐走壁”的妖人下山逃跑。还有一拨人从南坡上山,直接攻打山上大庙。在山下路口守的全是那个副旅长带来的土匪,上庙的四十多人都是王子良的警察,这是这个副旅长的巧意安排,无非是打庙危险,在山下守候安全,有了好处大家分的土匪式子罢了。
攻打大庙的警察由一个警备队长带着。这个警备队长是个老行伍,他把人马带到半坡上后,宣布了一条纪律,严禁说话,各人整理好武器弹药,然后匍匐前进,一直爬到庙院豁口跟前,再分两边沿墙根伏下。
在匍匐上山前,警备队长命令伍三娃和另外一名警察从北坡下山,等在秋儿家门口。要求他们深伏草丛,看见秋儿出来后要离老远跟着,绝对不许闹出任何响声,直到他自己认为该下手时发暗号再下手。
围攻秋儿、冬梅的共是六个人,来时一律带着马刀和宝剑。警备队长根据伍三娃提供的情况,估计秋儿和冬梅只是两个不谙世事的女娃娃,有这六个人就足够了。他把剩下的大部分人马都布置在庙周围,端着长枪、机关枪,主要是对付那个藏在庙里的高人。对抓秋儿的这六个人,他却要求他们绝对不许用枪,要把人囫囫囵囵地抓住。抓人的时机要掌握在秋儿和冬梅进入大庙豁口后动手,他觉得动手早了会逼得两个女娃娃跳沟窜崖逃跑,达不到囫囵活捉的目的,晚了她们一旦进入庙内和那位藏在庙里的高人会合,也会带来很大的麻烦。
按理说,这个队长的分析和安排都是正确的。可是,事情的发展却大大出乎他的意料。
首先说秋儿的义母张老太太。老人这两天偶感风寒,身体有点不适。她怕秋儿她们知道了着急,就瞒着没对她俩说。昨天下午,老人独自下山采了点药,晚上在两个女儿上山前熬着喝了,蒙着头睡了一晚上,秋儿她们练武她也没有出去。
一宿睡过,今早起来,觉得稍好一点了,就是感觉周身困乏无力。这两年,她有两个义女陪伴,情绪一直很好。白天,女儿下山帮家里干活,她高兴了也跟着下山走走,一方面,陪陪两个女儿,同时也会会南北燕儿掌的人。今天,女儿们走了后,她懒得起床,就又和衣躺下了,一直睡到下午,竟渐渐地心神不宁起来。开始,她以为这是自己病了的缘故,就挣扎着起来烧了点糊糊汤喝了。随着天越来越晚,心中烦躁不安的情绪越来越严重,她猛然意识到不对,觉得今天可能要发生什么事。
这是什么原因呢?大概因为老人一生坎坷,久经磨难,时间长了,在她的身上已经产生了一种奇异功能,凡有大事降临,特别是刀光剑影的事,就会有一种预感。上次秋儿遭难,她就是凭着这种预感分析出来的,今天,这种预感又出现了。现在的老人已大异于从前。以前她独身一人,早把生死置之度外,即使有大祸临身,她照常又吃又睡,像没事一样。现在有两个如花似玉的女儿在跟前,她时时刻刻都为她们担心,今天的这种预感,又使她坐卧不宁。
太阳落山前,老人着急得站在塬边上朝山下望了好几遍,进来后睡不住,又不停地在院子里转来转去。她本想立即下山通知秋儿和冬梅,转眼一想又不去了,她不能凭着这种毫无根据的感觉吓了她们。
天黑前,老人进屋准备了一下夜行衣装,把所有袖镖都拿出来藏在身上,并把两支驳壳枪也找出来带上,以防万一。
天黑定后还不见秋儿她们上来,老人决定下山去迎她们。今天出门,她再不用装那个蹒跚瞎老太婆了,走起路来轻功运动,脚下呼呼生风。她虽然只有一只眼睛,但在黑暗中却目光如炬,真可谓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二里山路,不一会儿就到了。在河边草丛里,她听到也看到了远处疾步行走的队伍。她不知道秋儿她们这时候是否还在家里,自己这一身打扮又不敢进王家寻人,即使进去,万一错过,两个孩子岂不危险了?无奈,老人避开上山的小路,健步如飞地又返回到庙里,刚到大院前,就听见了南山坡上人马上山的呼哧声。
秋儿两个来到大院外边时,老人早已知道了,但此时墙底下已伏上了人,老人不敢大声喊叫,把手一按就轻轻地上了房,黑暗中看着秋儿和那五六个人打斗,据她的观察,虽然她俩手里都没有武器,但凭这六个人的武功还一时拿不下她们,老人就静伏在房脊上没有动。
秋儿出镖伤人后,那两个家伙在倒地前发出了“啊”的一声叫,伏在暗处的警备队长一看,目标已经暴露,知道再暗藏已经无用,随即发出了暗号,立刻有十多人大喊着向屋里扑去,剩下的人依然用枪瞄着院子里的各个房门,只等屋里那个人冲出来后开枪射击。
据警备队长原来的估计,擒获秋儿、冬梅两个很容易,一旦拿获后一部分人冲到屋里擒拿那个高人,如拿获不顺利,让这人冲出院子或上了房,则伏在院子里的人用步、机枪一齐开火,估计把他打不死也差不多了。对这个人,他只要死不要活的。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

简 介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会员注册 | 网站纠错

白银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白银日报社承担本网站所有经营业务、内容更新和技术维护

本网举报电话:0943-8305617 举报邮箱:gansudaily@163.com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808257)|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甘新办6201009)| 备案序号:陇ICP备08100227号-1

甘公网安备 62040202000172号

Copyright © 2006-2019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白银日报·新闻中心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