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孤山小憩

    早就想攀上白银市区西边那高高的上孤山,在那里看看市区的景象。二月末的一个礼拜天,一大早我向着愿望出发。

上孤山无名,屹立在市区的西面,以前光秃秃的,前几年人工栽上了树,绿色很淡,盖不住裸露的岩石,山上无景。外地任何一个山包都会把它比得灰头土脸的。但如果你想了解你生活的城市,想看到它现在的景象,想看看它的变迁,那你就值得爬上去一看了。
上孤山的主体是由陡峭的火山岩构成的,上山没有路,只能手把着岩石,脚踩着能下脚的岩石,探索着慢慢往上爬。虽然难爬,年近六旬的我还是奋力攀登。
喘着口口粗气,冒着一身热汗,终于登到了顶峰。在顶峰上高高的铁三脚架下,不知是哪一位知心人在那里放了一块平平的长条石,好像是专门为我准备的。我毫不犹豫地坐在上面,立时就觉得比咱家宽敞的大沙发还要亲切。
一阵清凉的山风拂面吹来,唤醒了我要看景的大脑,吹走了浑身的燥热,顿时感到心旷神怡,放眼浏览市区的心劲油然而生。
今天的天气很好。抬眼向东望去,市区的一切尽收眼底,近处的厂房格调独特,就像一个个长方形的积木,不同颜色的装饰引人注目,它在把城市往美里装修;一排排整齐排列的居民楼房,规模恢宏地展现着城市的美。再向远处看,早晨的晨雾依稀可见,把低处的楼群笼罩在薄雾里,朦朦胧胧。处处矗立的高层楼房,有点直冲云霄的感觉,简直就是一幅薄雾烘托下的城市美景画。
“呜……呜……”
北边狄家台火车站传来了机车鸣笛声,牵引了我的视线。从车站开出的一列货运火车,从市区的北边划过,那整齐的运煤车皮,多么像中学生在纸上用圆规划出的弧线。它径直向东,向那薄雾笼罩烟囱林立的城东驰去,那里是白银公司的生产区。那划着弧线的火车奔去的方向,把我的思绪牵进了历史的记忆中。
在许多老年人的记忆里,当年的白银简直令人难以想象,一片荒滩,风沙肆虐。但一大批来自祖国四面八方的热血青年,响应祖国的召唤,毅然来到这片荒滩上,寻找祖国最需要的各种有色金属矿产,建设冶金基地。但这些开拓者,住的是干打垒和帐篷。白天有时狂风刮起的沙子打在脸上隐隐作痛,夜晚风沙会带起无尽的尘土频频光顾你的寒舍,就像无形的情人,夜夜亲昵你粉嫩的脸庞,想耗磨掉你的青春。怎耗磨得了,这是一群有志愿有抱负的新中国新一代青年。
一天的辛勤劳作,愉悦的心情,已将满腔涌动的滚滚热血挥发向身体的四周,让你的皮肤加速新陈代谢,尘土的骚扰岂奈我何,洗涤以后愈发青春亮丽。
他们的饮水茶缸里,饭盒里,尘土这鬼东西稍不留意就会混进去,人们哪顾得了这些,端起来荡一荡就开怀畅饮。热汗淋漓之后即使有尘土的水饮起来也胜似甘泉。如果没有这点胸怀和气魄,他们就无法生存了。就这样,“艰苦奋斗”这四个字牢牢地印刻在白银人的骨髓里,白银的开发建设史,就是艰苦奋斗史。
白银的开拓者以艰苦奋斗精神,在上世纪五十年代创造了盛产铜的工业新城,在祖国的矿产资源分布图上留下了铜都的符号。
在白银这座新城里,每走过一步都留下很多动人心魄的历史记忆。
三十多年前,我从师范学校毕业,也来到这座城市当了一名教书匠。正值改革开放之初,学校大多数老师都是才毕业的年轻人,有生机有活力。
第一个年头的新春佳节还没有过完,正月十六就要开学了。我们这些来自农村的老师提前一天到校。傍晚正赶上十五的焰火,我们爬到宿舍后高高的山包上看焰火。
当时烟花很便宜,城里的年轻人很时兴放烟花。市区楼房很少,就八号楼一带楼群相对集中,那里的烟花最引人注目。鞭炮只能喳喳响,而夜晚的烟花却光彩夺目美不胜收。十二点之前的一个多小时里,各个楼群都映照在烟花的海洋里,令人目不暇接。这些开拓者的后代们,他们分享着父辈们创造的幸福。
一阵凉风徐徐吹来,打乱了我的思绪,三十多年弹指一挥间。如今的八号楼,早已无影无踪,代替它的是一幢幢、一片片楼群,留下的只是以往深情的畅想。过去的很多荒山荒坡,在城市的增容中,变成了一块块生产区和住宅区。靠近它们的是绵延不断的大环境绿化带,它似乎要把市区紧紧地抱住不可。夏天的时候,它的绿色一下子渲染了城市,好不壮哉。笔直宽阔的马路把城市画成了一个个“井”字,把现代城市的特色彰显出来。马路上匆忙穿梭的车辆,它们在用心交织着这座城市的和谐和生机。
再向南面眺望,出现在眼帘的是一片宽阔的人造平原,三条笔直的柏油马路通向天际,把这块平原分成了四块。每条马路边上零星布置着新建的厂房和仓储房舍,这是白银区挖山造城的杰作,称作银西工业园,据说它的面积相当于市区这么大。
两年前我和同事以《当代愚公挖山不止》报道了他们的伟大创造,看到了他们挖山造地的壮观场面。只见十几台挖掘机,几十辆装载三四十吨的大卡车在忙碌着。挖掘机紧贴山前,就像张开了钢口铁牙一般,一口一口地吞食着一个个馒头山。
神话中愚公移山“寒暑易节,始一返焉”的艰辛在这里一点也看不到,这哪里是愚公移山,简直是愚公派神仙来背山,只用七八年时间就背来了一个与白银市区面积并驾齐驱的新市区。这沧海变桑田的壮举印证了伟人毛泽东“天翻地覆慨而慷”的伟大预言。
上孤山兀自独立,山岩陡峭不宜攀爬,游人留下的遗迹很少,就显得有点孤。但它紧紧依偎着白银市区不离不弃,就自有它灵动的一面。南京人有紫金山,有玄武湖,山湖相映,有了“钟山风雨”的神秘和“虎踞龙盘”的雄伟。上孤山虽然有点孤,但你在那里看白银市区就能看得透透彻彻。山脚下不远处的银凤湖,格外引人注目,是白银人人工造湖的杰作。一汪清澈的湖水多像一面镜子。夏天,湖的四面绿树环抱草坪如毯,依依垂柳引人心动。这山,这湖也有山湖相映的景致。
上孤山是高高矗立山峰如剑的岩石山。它孤立西边,在市区街道上你如果以它为背景,拍摄楼房街道等物,自然是一幅很好的风景画。
上孤山今天有我的陪伴它不孤单。山脊很窄,往前后山头去观赏需要小心谨慎。我扶着突起的岩石向前行走,脚下总有点翼翼生风的恐高感,但在迫切的观景欲望下,我把几个山头走了个通透,还有点依依不舍。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

简 介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会员注册 | 网站纠错

白银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白银日报社承担本网站所有经营业务、内容更新和技术维护

本网举报电话:0943-8305617 举报邮箱:gansudaily@163.com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808257)|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甘新办6201009)| 备案序号:陇ICP备08100227号-1

甘公网安备 62040202000172号

Copyright © 2006-2019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白银日报·新闻中心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