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架上的风景

    自打退休以后,自己就成了时间的主宰。如何打发退休后富裕的时间,让赋闲的日子过得丰富充实,这的确是我临退时考虑过的问题。我缺少继续为社会发挥余热的技能,也不具备天南海北旅游的条件,又不想在麻将桌上消磨时日,小小的书架便成了我经常徜徉的一方天地。

我存书不多,但我非常珍爱它们。虽居斗室,还是千方百计挤出一面墙专门为它们做了一排书架。每当看着这一本本新旧有别、高低不一、厚薄不等的书籍,我就如同看见了一个个亲密无间的朋友,又好像是在观赏一排排整齐列队的士兵。即使我不翻阅它们,胸中都会充盈一种娓娓的欢悦。信手打开一本书,那淡淡的纸香和一串串熟悉的文字总会让我回忆起折叠在岁月皱褶里的那一个个难以忘却的小故事。这些书籍都是在不同的历史时期和我不期而遇的。有的是在幼年过年时积攒起长辈们给的压岁钱买的;有的是在未成年时在县城挖埋自来水管道沟时挣的几个小钱买的;有的是当工人后从牙缝里克扣出的伙食费购的;还有一套上下册很旧的政治书籍,是在少年时从无奈的父亲打算烧毁的书捆里偷的。书虽不多但类别不少,除了我大半生钟爱的文学书籍,还有政治、历史、地理、人物传记等等。这些书籍,有的装帧精美、一张张青春靓丽的面孔;有的已经封面卷角、纸页泛黄,一副副饱经沧桑的模样。它们不但是我无声的朋友,更是我的良师。每一本书到手,我都是如饥似渴地反复阅读。我在农村山窑里的煤油灯下读过它们;在工厂锅炉房的操作室里读过它们;在城市里荒草萋萋的沙枣林里读过它们。渐渐地,阅读不但成为我的爱好,更成为一种习惯。是阅读给了我知识,也给了我力量,给了我做人的智慧和勇气。正是有了这些书籍的陪伴,我在人生道路上的任何艰难曲折面前腰不弯,头不低,咬紧牙关往过扛,终究还是扛了过来;正是有了这些书籍的陪伴,我的知识“先天性营养不良”的缺憾得以弥补,开始对文学产生浓厚的兴趣,并且还“盲人摸象”般搞起了文学创作。
十年前,由于一位文友的推荐,我参与了两部白银市有史以来最厚重的文史大书《古今白银》《世纪丰碑》的编辑工作。通过这两部大书的编辑,我对自己生活的这座城市有了进一步的认识和了解,同时也更加深深地热爱这块生我养我的土地。后来,又陆续为本市部分文友们出书义务担任编辑、校对。倾注着自己辛勤汗水的一本本文友们的书籍也逐渐摆上了我的书架,成为书架上一道极富有亲和力的风景,看见它们,就如同看见了我的这些志同道合、倾心文学的文友,阅读他们的书,就如同和他们在一起谈天说地,其乐融融。
前几年,我把自己零零碎碎写的一些东西归纳整理,也硬着头皮出了两本书,这两本书也堂而皇之地摆上了我的书架。在林林总总的书籍中,它们显得是那样的渺小,那样的不起眼,可是,那毕竟是自己一个字、一个标点符号写出来的,是自己辛勤劳动的成果,它们饱含着我对人生的理解和感悟,寄托着我曾经的梦想和希望,抒发着我的文学情结和故土情怀。把自己写的书摆上自己的书架,也是我此生感到很值得欣慰的一件事。
过去多少年,由于一直为生计而匆匆忙忙地奔波,静下心来认认真真读书的时间为数不多。除了早期的部分旧书曾经读过几遍外,后来逐渐买来的书大都是囫囵吞枣般地翻阅,很少有精读细读的,因此,它们绝大多数都还崭新如初。我正好可以利用这充裕的退休时光,重新阅读它们,了却我的心愿同时也了却它们的心愿。
小小书架,是我眼前洞开的一方天地。我足不出户就能够领略精彩纷呈的外面世界;我不进任何殿堂就能够聆听诸多大师们的讲座教诲;我可以和众多认识的和陌生的文朋诗友们对话,笑谈世事,畅谈人生……在这里,我的灵魂不会感到寂寞,而且会不断地得到充实,得到启迪,得到升华。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

简 介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会员注册 | 网站纠错

白银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白银日报社承担本网站所有经营业务、内容更新和技术维护

本网举报电话:0943-8305617 举报邮箱:gansudaily@163.com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808257)|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甘新办6201009)| 备案序号:陇ICP备08100227号-1

甘公网安备 62040202000172号

Copyright © 2006-2019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白银日报·新闻中心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