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地雪】(一四九)

    可是,事与愿违,擒拿秋儿、冬梅一开始就不顺利。想不到这两个女子竟然有武功,而且功夫还不低,尽管她们手里还没有武器,这六个警察却在她们身上丝毫占不了上风。

    冲进厢房里拿人的十多个人也扑了空,原来房子里并没有人。这些警察出来后,警备队长命令他们全部投入围攻秋儿和冬梅,把剩下的人集中起来满院子搜寻那个上次救下秋儿和冬梅的人。
秋儿和冬梅一个持刀、一个持剑,正酣战间,一见围攻她们的人数陡然增多,心里也紧张了。秋儿大喊一声:“冬梅,朝房里冲,救妈!”冬梅一听,迅速向姐姐靠拢,两人一左一右杀开一条血路,向厢房冲去。
快到房门上时,那个警备队长怕她们一旦进屋后不好擒捉,情急之下,也不管什么禁令不禁令了,提起手枪来,“嗒嗒”两枪,照着她两人的腿打过去,秋儿和冬梅都应声跌倒了。警备队长在开枪的同时,向院内大喊一声:“其他人不准开枪!”那些士兵们正要扣动扳机时,又都停住不敢动了。
一见秋儿和冬梅中枪倒地,伏在房脊上的老太婆“啊”的一声长啸,向上一下蹦起一丈多高,双腿燕子剪水般交叉着,在空中划了一个漂亮的弧形,轻轻向地下飞来。在她飞向空中的同时,两只手分别撒出了五只飞镖,只见院子里的警察接连“扑通扑通”倒下一大片。落地的时候,两支短枪已经出手,人刚一站定,立即左右开弓向两边射击,随着枪声,那些吓愣了的警察又纷纷倒地。
那个行伍出身的警备队长一下子吓忙了。他闯荡了这么多年,还从没见过武艺这么高强的人,这人只一个小小的动作就已经撂倒了他十几个警察,一旦让他站稳脚跟,自己带来的这些人还能经得住他一打?
吓慌了的警备队长不顾一切地下令:“开火,开火,所有枪支一齐开火!”霎时,警察们手里的步、轻机枪都向着老太太一齐射击。可怜这武林中一代豪杰,走南闯北几十年的老英雄,最后在这深山孤庙里,在一群恶狗警察们的枪口下霎时殒命。就在老人中弹倒地的同时,秋儿和冬梅齐声哭叫着:“妈呀——”向老人身边扑去。可是,她们还没跑两步,就被扑上来的一群警察按住捆了起来。
那个警备队长见抓住了秋儿和冬梅,知道此行的目的已经达到,就不想在这个烂庙里多停留。他迅速集合起剩下的警察,把两个女子捆好装在口袋里,命人抬着下山。刚出庙院,只见山下南北二村火光冲天,狼奔豕突,他不知道出了什么事,赶紧带着人向姚玉山那个副旅长所在的北燕儿掌这一路上下来。
原来,山下的火光就是这个土匪旅长造的孽。
这人一听见山上枪响,知道双方已经打起来,对于警察的死活他是不管的,他要的是财物,要的是女人。于是他下令,命堵截南北两山的土匪迅速冲进两个村庄,凡是年轻女人和财物,不管是猪牛鸡羊还是粮食、被褥,一律要抢到手,见男人和娃娃一律杀死,一个不留。
土匪们等的就是这样的命令。一见旅长发话,人人奋勇,个个争先,一窝蜂地冲进南北燕儿掌,霎时两个燕儿掌遭到了空前的洗劫。
秋儿和冬梅的爹妈和哥嫂在这场血腥屠杀中全部毙命,可怜他们的两个女儿还不知道。
等到警备队长押着秋儿、冬梅下山时,土匪们杀人越货已基本结束,只见那些肩扛手提的匪徒一个个喜笑颜开地从庄里走出来。
杀人杀红了眼的土匪旅长一见警备队长,斜着驴毬眼问:“逮住啦?”
警备队长说:“两个女娃逮住啦。他妈个屄,闹了半天上一次杀人的是个瞎老婆子。”
旅长问:“人哪?”
警备队长回答:“叫我一顿乱枪打死啦!”
土匪旅长一听老太婆被打死,出了一口长气,走过去照着装秋儿和冬梅的口袋踢了一脚。
土匪旅长问:“这两个活着?”
警备队长点了点头。
他一听说人活着,回头对身后的土匪下令:“去,过去几个人,给老子抬到马身上!”
警备队长不知他要干什么,急了,问道:“王旅长,你这是做啥哩,我几十个弟兄还抬不动两个口袋?”
那个土匪旅长对警备队长说:“不劳驾弟兄们了。我来时旅长有交代,这两个女子旅长要了。至于辛苦了警察弟兄和老哥你嘛,旅长定当酬劳。就这样了!”说完一招手,过来几个土匪抬起两个装人的口袋架到早已准备好的两匹马上。他又一招手,立刻有个土匪牵过他的马来,这个土匪旅长得意地笑了笑,翻身上了马。
警备队长回头看了看身后二十几个灰头土脸的警察,低着头跟着走了。
三天后,这批人马回到了泓水县城。警备队长一到县里,立刻亲自去向王子良把抢人的过程作了详细汇报。王子良一听姚玉山抢走了那两个女子,自己又死伤了十几个人,气得直发抖,但一想到姚玉山的势力,就又不敢发作了,只得强挨肚子疼,对警备队长安慰了几句,还拨了一点钱,让他去安排救治受伤和抚恤死去的警察。对这次外出作战情况,他依旧按照剿匪行动向上打报告,结果不但没有受到上级追查,反而得了个通令嘉奖。他把奖励的二千钢洋全部用来吃喝嫖赌,又着实快活了一阵子。
再说秋儿和冬梅被押到姚玉山的堡子上,由于一路流血和颠簸,到了堡子后两人都处于极度昏迷状态。她们被直接送到了姚玉山住的后院。姚玉山进来亲自扳住脸看了看,点了点头说:“人还对着哩!”然后下令随队医生赶快给两个女子看病。医生们到来后给她们诊了脉,姚玉山着急地在一旁问:“咋样,能治好不?”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

简 介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会员注册 | 网站纠错

白银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白银日报社承担本网站所有经营业务、内容更新和技术维护

本网举报电话:0943-8305617 举报邮箱:gansudaily@163.com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808257)|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甘新办6201009)| 备案序号:陇ICP备08100227号-1

甘公网安备 62040202000172号

Copyright © 2006-2019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白银日报·新闻中心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