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地雪】(一五三)

两匹马来到寨墙边上,秋儿认出骑马的人是跟着姚玉山出去的警卫营士兵,她赶紧命人放吊桥。两人驰过吊桥后秋儿已迎到大门口。来人向她报告:姚玉山带领全部人马刚过泓水县城就遇上了红军,当时红军正追击从古岘退下来的第二团,等姚玉山来接应时古岘的兵已经损失殆尽。就这样,姚玉山和红军在泓水城外激战起来。一开始,姚玉山还当是打刘志丹的红军那样,想一个猛冲把红军打退,不想这些红军同陕北刘志丹的红军完全不一样,他们好像久经战阵。等姚玉山带人冲上去后,红军的机枪步枪一齐开火,加上迫击炮的猛烈射击,只一个回合,姚的队伍就损失过半,姚玉山这才知道这些红军的厉害。他赶紧下令让部队往回撤。可是来不及了,红军的冲锋号响了。冲锋号一吹,埋伏在阵地上的红军突然如洪水般席卷上来,霎时,从前、左、右三面推进,最后把姚玉山的队伍完全包围起来。据这两人说,这些红军和过去的红军根本不一样,他们都是南方人,喊话一句都听不懂,但打起仗来像老虎一样,根本不怕死。他们人都不大,大部分是些十六七、二十多岁的娃娃,但是家伙很硬,在咱们这里少见的盒子枪他们有的是,有的还一个人背了两三样武器。
秋儿着急地问:“旅长咋样,他这时候在阿达?”
来人答道:“旅长让我告诉你,让咱们的人一个都不要动,要紧守寨门,防止红军来攻山寨。旅长说,只要把堡子守牢,天黑前他想方子突出来,他回来后再说下一步的事。”
秋儿点了点头,命这两人赶快回去报告旅长,就说堡子好着哩,让他一定想方子突出来。
来人走后,秋儿马上命令守寨的连长集合队伍,出堡子去接旅长。连长满腹狐疑地看着秋儿说:“就这点人了,我走了谁帮你守堡子?”
秋儿说:“你可以留下一半人,其他还有她们哩。”她一指这群妇女。然后命令那个连长,“赶快去,别啰嗦。”连长只得带着五十名士兵匆匆忙忙地走了。
这群男兵一走,秋儿立刻叫过冬梅,咬住耳朵给她说了几句话,只见冬梅欣喜地点了点头,回头把手一招,喊了声“一班跟我来”,带上一班的十多个妇女跑步下楼去了。
原来,秋儿命令冬梅带人去把为部队准备的蒸馍全部包起来,把所有马匹都集中起来备好,拉到城楼下边来,她今晚上要对姚玉山下手了。
这一切处理好后,秋儿把连长留下的五十名男兵全布置到寨墙上,将妇女们集中起来,对她们进行了简单的战斗动员。她告诉这些女人们,今晚就是解决姚玉山的最后时刻,能不能报了仇逃出去,就看我们自己如何动作了。直到此时,这些女人们才恍然大悟。原来,秋儿服从姚玉山,完全是一种韬晦之计,她同她们一样,对姚玉山这伙匪徒有着血海般的深仇大恨。
人常说,一个女人发起狠来往往要超过十个男人。当这些女人知道事情是怎么回事后,她们表现出来的不是惊慌,不是害怕,而是惊喜,是欢欣若狂。她们一个个摩拳擦掌,仿佛姚玉山就在眼前,就在她们的枪口下。
天将黄昏的时候,从泓水城外传来一片枪声,秋儿估计姚玉山开始突围了。她把女人们全带到堡子墙上,换下那些男兵来,让他们一律到后院集中待命。她让她们全神贯注地守住垛口,到时候听她的号令,让放枪就抓紧一切时间朝人堆里放枪,管他打上打不上。
枪声响过不久,只见南面塬畔上腾起一阵尘土,秋儿估计姚玉山回来了,心情不由一阵紧张。
来者果然是姚玉山。半天不见,姚玉山好像变了一个人,只见他衣服敞开,帽子不知道丢到哪里去了,无遮无挡的秃脑袋在昏黄的天光下显得格外明亮。
姚玉山走时带了近千人,这时满打满算不足二百人了,而且士兵们一个个帽子歪斜,衣服散乱,从外表上看,几乎有一半人都受了伤。
姚玉山的人来到壕边上,不见吊桥放下来,急了,隔沟对敌楼上大喊:“快放吊桥,放吊桥,旅长回来了!”
喊了半天,城上不见动静,姚玉山奇怪,直接来到壕边上对着上面大叫道:“秋儿,快放桥,我回来了!”
秋儿这才答话道:“噢,是旅长,我还以为是红军来了,不敢开门。旅长,你等着,我让她们摇辘辘。”
外边的人听见秋儿答了话,都放了心。他们打了半天仗,又渴又饿,加上害怕红军追来,心里都很着急,现在见堡子安然无恙,就放心了,大家争先恐后地朝土壕边上挤,一时人马很集中。
秋儿瞅准这个机会,悄悄地对瞪大眼睛的妇女们下令:“一人盯住一个,开火!”说完她的手猛地往下一挥。
随着令下,霎时间枪声大作。由于双方距离很近,加上对面的人根本没有提防,所以随着第一排枪响,就见对面的人像墙一样齐茬茬倒下一大片。
秋儿在下令的同时,“呼”的一下从垛口上站起来,紧盯着姚玉山的两眼像在喷火,双手两把盒子枪同时甩开,眼见着姚玉山胸脯子上中了数弹后倒下。秋儿还不放心,看准姚玉山倒下的地方,两手一上一下交替着不停地开枪猛打,直到把两把盒子枪里的四十发子弹打光才停住。
女人们放出第一发子弹后,胆子大了,赶紧搂枪栓上第二颗子弹。她们都打得很认真,遵照秋儿的话,不管打上打不上,只想把子弹放出去。
其实第一次射击,对面就有二三十人中弹了,沟对面姚玉山的兵在突如其来地打击下一下子都吓蒙了,特别是站在前面的一些人亲眼看到旅长身中数弹后倒下,更是惊慌得不得了。他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想逃命要紧,随即发出一声喊,有马的上马,没马的步行,像一阵旋风一样顺着东边沟畔溃退下去。
       (153)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

简 介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会员注册 | 网站纠错

白银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白银日报社承担本网站所有经营业务、内容更新和技术维护

本网举报电话:0943-8305617 举报邮箱:gansudaily@163.com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808257)|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甘新办6201009)| 备案序号:陇ICP备08100227号-1

甘公网安备 62040202000172号

Copyright © 2006-2019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白银日报·新闻中心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