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地雪】(一五四)

    秋儿直到把两把盒子枪的子弹打完,仔细一看,对面沟边上早已空无一人了。那些女人们还在蒙着头射击,她喝令她们停止,紧急集合起队伍,留了一个班的人在大门上严密守护,带领其他人回到大院里。她让她们打开库门,抬出二十多箱子弹,捆扎在马身上。然后命令士兵们迅速到各院里查看,凡是有值钱能用的,都寻出来人背马驮上。她自己引着冬梅和几个妇女回到姚玉山和自己的卧室,搜拣出十多箱银圆和各种细软,让人抬出去全部用马驮上。
一切准备停当,才下令从后院调出那些男兵,向他们讲明了这里发生的一切。士兵们一听姚玉山死了,连长也不在了,都没了主意,表示坚决服从秋儿的指挥,她要他们干什么就干什么,秋儿这才放了心。她让大家到伙房里饱餐一顿,天黑后,放下吊桥,带着这五十多名女兵、五十名男兵及姚玉山留守在营里的二十几个马夫、库兵和伙头军等,趁着夜幕悄悄出了堡子,沿八里铺大路进了山。
在经过吊桥边上时,她们看见姚玉山像头死猪一样躺在冰冷的土地上!秋儿上前照着他的大肚子狠狠地踏了两脚,骂道:“你这个坏种,作恶半辈子,也会有今天!”
孙伯玉身上背着绑绳,在两个法警的押解下冒着纷纷扬扬的大雪往西塬走去。
一路上,他不想说话,只想哭,只想唱戏。他从小就爱看戏,也听会了不少戏文。此时他想得最多的戏是《逃国》和《夜上梁山》。他觉得在现实生活中他还不如《逃国》中的伍员和《夜上梁山》的林冲。
就这样一路想着、唱着,于当晚点灯时赶到了西塬镇,被关在东沟看守所。第二天早晨就被押到了法庭上。那些审问他的法官们胡乱问了几句,根本不听辩解,就判了他个“刁顽不化、滋乱地方”的罪名,判处“监禁三年”的徒刑,服刑地点是庆州城。
孙伯玉对判他什么罪名无所谓,他知道“欲加之罪,何患无辞”的道理,但对于把他押到庆州城去服刑却大声进行了抗辩。他的理由是,他是西塬人,西塬也有监狱,为啥要到庆州去服刑?其实内心他是忌惮那儿有唐世麟。他顾忌到庆州万一有一天撞上唐世麟的人,再给他个“数科并罚”,那就真的没有活路了。但是,他的抗议除了招来一群法官法警们讥讽的笑声外没有任何结果,这一则因为把他送到庆州是有人事前活动好了的;再则,他们还从来没遇见过犯人对判什么罪不抗议,而要求去或不去什么地方服刑。
第二天,他被解往庆州城。
这天一出西塬北门,雪后初晴,白茫茫的原野上一片清亮,孙伯玉的心情也随着这景色的变化逐渐开朗起来。他觉得反正刑已判了,再想也无济于事,不如走到哪里算哪里。再说,也还算不幸之中的大幸,这些坏怂们只判了他三年,如果在这三年里没什么特殊变化,活着回来的希望还有。这样一想,他倒觉得无所谓了。
由于雪消路滑,当天晚上,他们只走到驿门关。
驿门关,是西安、西塬北通宁夏,从北路到达定边、榆林、延安的重要门户。由于它处在董志塬通向北部的要道上,所以历来为兵家必争之地。早在北魏时期,为了交通和戍边的需要,就在这里设有驿站。后来北魏分裂为东西魏,董志塬属西魏于文泰管辖。于文泰为了防止东魏和其他势力从北面进攻长安,就曾在这里筑有坚固的堡寨。唐玄宗天宝十四年,安禄山叛乱,十一月底,叛军趁冰冻渡过黄河,潼关不守。玄宗被迫带着太子和大批宫眷连夜西逃。到了凤翔后,走在队尾的太子李亨率领一部分卫队脱离玄宗而去。他连夜北上,来到董志塬的彭阳驻扎。为了防备叛军从北边偷袭彭阳,李亨曾派有重兵在驿门关驻守。从此,驿门关就在中国历史上大大地出了名。
到了本世纪三十年代,驿门关虽然经常断不了有部队驻扎,但城池却已破败不堪,只是一座横挡在两扇大沟中间的土堡而已。
孙伯玉跟着两个法警来到城里,找到北关一个小骡马店住下。刚吃过晚饭准备躺下,忽然南门一带枪炮声大作,落在城墙上的炮弹爆炸后震得窗纸“哗啦哗啦”响。孙伯玉倒是无所谓,反正他是活着和死了差不多的犯人嘛。押他的两个法警却吓忙了,赶紧拉着他起来准备朝出跑。这时候,听见街上传来一阵杂乱的脚步声,声音由南而来,越过孙伯玉他们住的店门一直朝北去了。当时驿门关人口不多,仅凭声音判断,大概是驻在这里的庆州民团和保安队开北门跑了。
民团走后不久,就有人来敲门。店家颤颤索索地出去开了门,听见来人问了店家几句话后进院里挨房间查看。
他们来到孙伯玉住的屋子,借着昏暗的油灯,孙伯玉看清进来的人是个大个子,约摸二十出头,穿着一身破烂的灰军服,头上戴着一顶尖出来几个角的军帽,军帽上缀着一颗用布做的五角星。
这人说话时面带笑容,样子很和气。他说他们是“冯军”,从南方来的,到北方打日本,来驿门关纯粹是路过,并不想占这儿的地方。
孙伯玉多年前在陕西逃荒时知道有个冯玉祥,但不知道现在的冯玉祥是在着还是被灭了。可是从这个队伍的穿着及说话的口气、态度看,又不像是冯玉祥的队伍,他们是啥人呢?
来人说的话虽然难懂,但大致意思人们还是听明白了。从他的话里,人们得知他到店里来,主要是查看一下是不是隐藏有当地民团或保安队。对其他老百姓和住店的人随便问了问后,让他们该睡还睡,不要惊慌,不要乱跑。
唯独对孙伯玉和这两个法警,他却要带走他们。孙伯玉说走就走,跳下地寻鞋穿。他现在是个朝不保夕的犯人,觉得跟谁走都一样,大不了一去就被他们毙了,左右还不是个死?可两个法警却害怕极了,他们抖抖索索地拿出绳子准备给孙伯玉上绑,被来人摆手制止了。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

简 介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会员注册 | 网站纠错

白银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白银日报社承担本网站所有经营业务、内容更新和技术维护

本网举报电话:0943-8305617 举报邮箱:gansudaily@163.com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808257)|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甘新办6201009)| 备案序号:陇ICP备08100227号-1

甘公网安备 62040202000172号

Copyright © 2006-2019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白银日报·新闻中心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