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地雪】(一五五)

    出了大门后孙伯玉才知道,他们来的远不止这一个人,从大门外面一直到街上,还走着站着许多人。孙伯玉心想,他们大概怕骚扰了老百姓,其他人都没跟进院里来,看来这个队伍还不错。

在南门内原是民团库房的一间房子里,孙伯玉被带到了几个军人面前。听见引他的那个人大声向一位中等个子的青年人报告道:“报告军长,我们在北门搜查时发现了两个西塬的警察押着个老百姓,就把他们带来了,你看怎么办?”
那个接受报告的军官走过来看了看孙伯玉,问他:“你犯的什么罪?”
孙伯玉一听这人是军长,吃了一惊。他活了这么大,虽然没有和队伍上直接打过交道,但军长的官有多大,大概还是知道的。怎么这人竟然是军长,他穿的衣服和大家一样烂啊!
听见军长直接问他话,孙伯玉跨前一步就要跪下,军长忙双手搀住他说:“不要这样,不要这样,我们红军不兴这些,你不要怕,慢慢说。”
于是孙伯玉就把兴奎如何杀人,他如何到保安队争取救兴奎,直至兴奎如何被害,他如何被保安队怀疑逮捕以及有人怎样在幕后活动判他的刑等,详细说给了这位军长。他说他怀疑出头害他的人跑不了孙家塬上的四爷,说不定幕后还有更大的人物,但他没有证据。
他还没有说完,那个军长已怒不可遏了。他气呼呼地回头对跟前的几个人说:“看看,看看,这就是目前咱们的农村,这就是我们连最起码生存权利都没有保障的农民弟兄,在这一点上,南方和北方有啥两样?”
军长说完这些话后,再没问伯玉什么,就把那两个法警叫过来。他对他两个的态度就和对孙伯玉大不一样了。他训斥两个法警道:“你们也是为虎作伥的家伙,不过念起你们受人差遣,今天就不追究了。你们回去对西塬的长官和法院的人说,这人我们放了,叫他们今后不要帮着富汉欺压穷人了,再胡作非为的话遇上本军将不客气!”法警毕恭毕敬地站着,嘴里连连答应“是是是”,点头如捣蒜。军长回头让手下的人给法警写了条子,打发他们走。
法警出去后,军长顺手拉过一条凳子来让伯玉坐下,开始向他介绍这支军队的情况。
原来,这就是后来人们非常熟悉的、在陇东曾闹翻了天并把红旗插遍全中国的中国共产党的队伍。
提起红军,董志塬人并不陌生。早在四五年前,人们就私下传说,紧邻的陕北出了个年轻人叫刘志丹,他家里很富,在陕北占了几条川。刘志丹到南方的什么地方上了几年军官学校,回来后政府给官不做,专门组织了共产党,领导了一股子军队叫红军,穿的红衣服,戴的红帽子,和国民党政府作对,声言要为穷人打天下。
不过,这时候的红军由于力量太小,又分散,军事上还没有多大的影响力。他们的活动范围只局限于陕西的北部和陇东东部山区,有时候偶然打开一两个集镇,占领几个乡公所,在人们心目中造成的影响还不大。开始塬上传得很凶,后来有些从东面回来的人说真的见到了红军,但不像传说的那么厉害。红军其实根本不像军队,和咱们百姓差不了多少,人也很少,也没有啥枪,多数人还掂的矛子、背的大刀。人们听了后有点失望,都说这种作派还能成了气候?后来传闻渐渐淡了,再后来竟然很少有人提红军的事了。
突然有一天,满塬上刮起一阵风,传说从南方什么地方来了一大股子红军,他们人多枪多,队伍一走扯了几里长。这杆子人马和原先当地的红军啥都不一样。凡见过的人都说,这些南方“操子”说的话“一满听不哈”(听不懂)。他们人都很年轻,看上去全是些娃娃,而且瘦得很,像不吃饭一样。但他们打仗狰得很,个个都会骑马,马背上架着机关枪,即使有的不骑马,也会飞檐走壁。他们精瘦,身轻如燕,遇上一般的坡、坎轻轻一跳就过去了。要打哪一座城池,只要领头的长官手一指,对方守城的枪就哑了,一杆也打不响了,而他们自己的枪却照样能打响。只要枪一响,这些娃娃立刻手一按往上一跳,就越过城墙站在街道上了。
后来,这些谣传越传越凶,越传越邪乎,以至吓得一些财东、地方官和民团保安队一日数惊。有些人甚至起出埋藏在地下的金银宝贝,准备迁到西塬和庆州城里,财势大的还打算远走西安。
孙伯玉今天见到的,就是后来在塬上传开的南方红军。其实,他们是红二十五军徐海东的部队,和孙伯玉说话的就是徐海东本人。事过多少年后,当徐海东成了中国乃至全世界赫赫有名的一员大将时,远在董志塬上一个小县城工作的孙伯玉曾不无自豪地对人说:“我年轻时就见过他,一个很普通的人嘛!”
这时候,这支队伍刚从鄂豫陕苏区突围上来,经过将近一年的迂回转战和长途跋涉,于民国二十四年来到陇东。上董志塬前,他们在泾河岸边和国民党宁夏马鸿魁的队伍打了一仗,战士们流着眼泪埋葬了他们敬爱的政治委员吴焕先,于九月上旬上了董志塬。
在董志塬上,红军所向无敌,一路打过西塬、驿门关。在驿门关稍事休整后经北马店、栈桥,于九月十五日到达陕北根据地,在永坪镇与刘志丹领导的红二十六军、二十七军汇合,不久改编为红十五军团。
在这支红军过后不久,从南方又上来大批红军,从此,地瘠民穷的陕北乃至紧靠它的陇东地区成了全国瞩目的革命中心,从这里燃烧起来的革命火焰,将照亮全中国。
徐海东当时和孙伯玉谈了很多话。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

简 介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会员注册 | 网站纠错

白银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白银日报社承担本网站所有经营业务、内容更新和技术维护

本网举报电话:0943-8305617 举报邮箱:gansudaily@163.com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808257)|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甘新办6201009)| 备案序号:陇ICP备08100227号-1

甘公网安备 62040202000172号

Copyright © 2006-2019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白银日报·新闻中心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