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地雪】(一五六)

    可是,出乎徐海东意料的是,孙伯玉并不想跟他走。这件事也是孙伯玉以后终生引为遗憾的一件事,但在当时,一则他对红军的认识水平还没有达到足以义无反顾地跟上他们走的程度,同时,他一直担心着自己走后全家人的命运。他不想丢下母亲自己出去“躲清闲”,觉得作为长子,在父亲去世后他要帮着母亲把全家度活下去,直到几个兄弟都能独立生活。

徐海东很理解孙伯玉目前的想法,问他今后怎么办,孙伯玉苦笑了一下说,只能走到哪里算哪里吧,两人握手言别。
出了红军营地,孙伯玉想绕过西塬重回老家,将要动身的时候又犹豫了,他觉得这时候回去对自己很不利。
据他的观察,红军在董志塬上驻扎不了多久,他的案子刚刚判完,又是在半路上被红军放了的人,这一回去那些收拾他的人更抓住了把柄,这不是自投罗网吗?这样一想,他又放弃了回家的打算,决定离开董志塬这是非之地,干脆走远点,到陕西一带躲上几年。弄得再不好也能把自己混住,几年后还可以回来照顾老妈;弄好了,说不定还能多挣上些钱,那将来就更好过了。这样一想,他就避开西塬,直接出驿门关北门,沿佛寺坪,经宋家前庄下了晁家川,顺黑河直奔陕西而去。
这一去又是整整三年。
十月头上他来到陕西淳化。淳化在孙伯玉的记忆中并不陌生,因为这是他的两位先祖老贡生躲兵乱曾经落过脚的地方。
在淳化,他先给一家姓赵的财东家墁窑,后来在一个土地庙里认识了一位病困潦倒的老木匠,由老木匠口授和指导,孙伯玉动手做,替人家修地轱辘车子。在淳化混了一年多,他又来到陕西省城西安。
孙伯玉之所以来西安,是为了送他的木匠师傅回归原籍。他的师傅是西安长安县人。长安靠近城区,人多地少,在家里无法度活,只得靠自己的木工手艺出外给人揽工挣钱糊口,不想因为年纪大了,走到淳化一带后病倒在土地庙里。正在老人贫病交加、奄奄一息的时候,遇上了孙伯玉。孙伯玉头脑聪明,学东西很快,在老木匠的指点下,很快就学会了修车技术,两人合作挣来的钱,不光养住了自己吃喝,还给老人治好了病。老木匠病好后,一心想趁着身体好回到老家去,他还竭力动员伯玉跟他一起走。
在老木匠家里住了一段时间后,孙伯玉放心不下家里,一心想回去看看。他出外将近两年了,家里是个啥情况不得而知,心中十分着急。尽管老木匠一家人苦苦挽留,孙伯玉却坚持要走,这一家人没办法,只得送他走。
民国二十五年十月二十三,孙伯玉离开长安进了西安城,这是他生平第一次进入大都市。西府的繁华热闹,车辆、人流之拥挤,都是他的家乡小镇西塬和什驿无法比拟的。到了西安后,他急于找活挣钱糊口和筹措回家的路费。西安是大城市,不需要墁窑和木工手艺,伯玉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找到一家裱糊店,声称自己会裱糊手艺。店老板答应要他,但人家提出要试一试他的手艺。这可把孙伯玉难住了,因为他从来就没有接触过裱糊这一行啊!
正巧在他们说话时,人找老板有事,老板让他下午再来。得着这个空子,孙伯玉一出大门就放开脚步跑到西大街另一家装裱店。他问店家他们的工人在什么地方干活,说他有一批活急需找人干,但事先得检查一下他们的手艺。店老板一听非常高兴,亲自雇了一辆人力车把孙伯玉拉到伙计们干活的地方。
这是紧靠莲湖的一个大户人家,干活现场上有四五个工人正在糊顶棚。孙伯玉在老板的陪同下看得很仔细,他从如何打浆子、绑棚架到铺纸、裁纸直至扫平、绷展等全部程序看下来,一连观察了两遍后心里已有了七里八分。老板用狐疑的眼光看着他问:“你的活在哪里,有多少?”伯玉答道:“不远,就在钟楼跟前。”
老板又问:“钟楼跟前谁家?”
伯玉答道:“张家。”
老板不好意思再问了。
与老板说定了做活的时间、价钱后,伯玉说他要回去请示掌柜的,然后再来接人。
从做活地点出来伯玉谢绝了裱糊店老板用车送他回去的好意,拐了一个弯,径直来到他要找的裱糊店门前,门还没有开,他就坐等。
一会儿,店老板来了。他见小伙子来得这样早,是个守信用的人,很满意,当即要下了孙伯玉。
在这家裱糊店干了五天,掌柜的对他的手艺、表现还算满意。伯玉正准备尽力学好装裱手艺,多挣一点钱回家的时候,一个重大事件打乱了他的计划。
这就是震惊中外的西安事变。时间是1936年12月12日,史称“双十二”事变。
这一晚,伯玉跟着几个伙计正在赶夜工,半夜时分一阵阵马蹄、脚步声从门前不断传来。和他一起做活的一个小伙子拍着孙伯玉的肩膀说:“伙计,我看今晚咋有些不对劲?”
伯玉笑了笑反问他:“咋不对劲?”
小伙子说:“是不对劲,半夜里么,街道上跑的人咋这么多?”
伯玉说:“兵荒马乱年月么,军队调动是常事,我们那儿也经常过队伍。”
这个小伙子仍坚持说:“不,伙计,过队伍和过队伍不一样,我咋听今儿黑了这队伍走得这样急,人咋这么多,连号子都不喊。如果出了一般乱子,军队肯定打枪里么,今黑了连枪也不打。不打枪,光闷着头跑,就是出了大乱子,说不定叫谁又把城围了。”
西安在民国初年曾发生过“镇嵩军”刘镇华围城的事,老百姓对围城特别敏感。几个做活的人一听说城又围了,都惊慌失措起来,也无心做活了。
从后半夜一直坐到天明。天明后推开店门一看,真不得了了,满街上都站着队伍,三步一岗,五步一哨,严禁行人通行。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

简 介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会员注册 | 网站纠错

白银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白银日报社承担本网站所有经营业务、内容更新和技术维护

本网举报电话:0943-8305617 举报邮箱:gansudaily@163.com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808257)|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甘新办6201009)| 备案序号:陇ICP备08100227号-1

甘公网安备 62040202000172号

Copyright © 2006-2019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白银日报·新闻中心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