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花慢

  街头巷尾,杨花慢,悠然,曼妙,仿若妙龄女子,一顾三盼。

  一顾三盼的杨花女子,拖着洁白的裙纱,尤其是在乡下。

  周作人说,杨花起时,飘飘渺渺,迷人的眼,钻人的衣领,很是烦。而我久居乡间,却对这妙曼之物内心里充满了欢喜,若新开的明前新茶,给人惊喜。

  杨花散,晨间始,观杨花,亦是晨间最佳。

  夏日的鸟声来得早,从木格窗棂的缝隙间挤进来,人揉揉睡眼,便翻身起床。人和鸟声,是村庄的灵魂。循着鸟声出得门来,是夹道的杨树,醒过来的晨光散散漫漫地落在杨树繁密的枝叶间,金水一般,一阵一阵的风,翻过墙院,顺着村巷奔走着,杨树叶飒飒翻动着身体,金光散乱,若亿万支箭镞,穿梭着。

  这时候,就有杨花随风散开。风托着杨花,杨花乘着风,在空中弥散开来,像宋词,若唐诗,弥散在风中,轻轻柔柔,一团团。人行走在杨花中,杨花就会跟随你的脚步,在脚踝处结成更大的“雪团”,裤管上,衣衫间,便附着了一团团绒绒的白絮。在乡下,立于门前的妇人总会伸手去拿这白絮球,谁知刚伸手触碰到,白絮便雪一样团紧了,妇人嘿然一笑,这笑声,藏了爱怜,亦藏了不舍。

  杨花散的时候,整个场院里,门厅的拐角处,屋檐下,到处结着白色的絮球。春日里养育的鸡雏这时候已然长大,阳光醒来,它们亦跟着醒来,似乎整个夜晚对于它们来说,是那样漫长,它们从后院的鸡舍里鱼贯而出,转过墙角的时候,就有三两只总是斜斜地扑倒在地,檐下的絮球齐齐整整地挨挤着,这时候却被它们扑倒在身下,滚圆的絮球粘在鸡雏的翅羽上,而鸡雏们却早已急急地穿过庭院,去往了门前的草地上。

  孩子们喜欢杨花,总是三五成群顺着窄巷的路沿捡拾絮球,他们奔走着,喧嚷着,将一枚枚絮球轻轻地捡起来,或是累积在塑料袋中,或是干脆卷起衣角揽入怀中,等积累多了,也跑累了的时候,他们就围坐在小巷的枯树上,将絮球揉成更大的絮球,相互比较着。有的甚至拿了毛线,将团起的絮球用毛线缠起来,做成弹性球,在场院的空阔处当球玩。很多时候,整个下午的时光他们就只做这一件事,及至摸黑母亲长长的一声唤归,他们才会依依不舍地从场院中走出来,顺着各自的道回家去。

  杨花散,杨花慢,杨花不只是开在村头巷尾,也会开在文字中。

  在后来的时光中,闲来翻书,杨花开在小林一茶的俳句中,杨花开在晚明的小品文中,杨花亦开在唐诗宋词中,它们就像一粒粒雪白的文字,结成诗句,结成情结,结成一些挥之不去的念想,结成故乡情。

  此刻,又是杨花漫天的季节,我临窗而坐,杨花就从窗口的缝隙间挤进来,落在案桌上,落在纸页间,顽皮,任性,就像跟在身后的故乡,拉扯不得,急走不得,如影随形,在梦中,亦在纸笔间。

  杨花,扬一季夏日的芳华。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

简 介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会员注册 | 网站纠错

白银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白银日报社承担本网站所有经营业务、内容更新和技术维护

本网举报电话:0943-8305617 举报邮箱:gansudaily@163.com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808257)|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甘新办6201009)| 备案序号:陇ICP备08100227号-1

甘公网安备 62040202000172号

Copyright © 2006-2019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白银日报·新闻中心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