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堡门迎红军

 “掌柜的——快——快,我——看见有一队——背着枪的人朝——朝这边走来了——快关堡门吧!”在山上放羊的长工黑娃疯了一般跑来上气不接下气地对苏老爷说。

  苏老爷倒是沉得住气,他问黑娃说:“看清楚了?”

  黑娃缓一口气说:“掌柜的,我吓得腿都抖得啪嗒嗒的,差点儿就跑不回来了!”

  “快去敲锣,让堡子外面住的各家各户都躲到堡子里来!”

  “是,掌柜!”

  随着一阵“咣咣”的锣声,堡外住户凡在家的人都煞白着脸惊慌失措地跑进堡子里躲队伍了。他们大多是老人、妇女和儿童。

  苏老爷让管家把他们各自安顿好后,就命人关上了堡门。怕被撞开,又在门扇下面堵上了两根沉重的石条。

  一有紧急情况,乡亲们躲进堡子已不是第一次了。那年,一股土匪把乡亲们围在堡子里面,足足有两个月。纵然土匪千方百计,就是攻不进堡子里。最后,没有柴禾烧饭了,苏老爷就让黑娃他们拆掉一间房子,扒下木椽劈柴做饭。窖里的水不多了,弹药也不多了。就在苏老爷心急如焚时,土匪们却自乱阵脚了,有的说在朦胧的月光下,看到堡墙上有红衣人骑着红马走,有的说看到一个白衣女人在空中飞,有的说看到一只红狐狸拖着长长的尾巴扫堡墙。传来传去,土匪们六神无主,怕是凶兆,无心逗留,就仓皇地撤走了。

  其实,这还真不是幻影。原来,在土匪围堡子时,有一个皮影戏班子正在里面演皮影戏,来不及跑,就被围在里面,几十天时间,他们又急又怕,心都差点儿跳到腔子外了。不消说,这些红衣人马、白衣女人、红狐狸,都是由他们“做的法”。黑娃很羡慕这些“把戏”,几番讨教,皮影戏班子就是没有给他透露半分。苏老爷分外感激,送他们出堡子时,还特意多给了一些银元。

  乡亲们至今还记得,第二次进堡子躲,是来了几个“马家队伍”的人,他们穿着长筒皮靴子,留着八字小胡子,脸上凶神恶煞似的,手中的马刀闪着瘆人的寒光。他们骑的高头大马油光滑亮的,据说还舔了人血,一闻见生人气息就眼里泛起杀气。好在那次他们的大部队紧急集合,没待多长时间就飞马而去了。

  不知这次还能不能躲过去呢?大家脸上都充满了紧张的神情。有个婴儿哭了,年轻的母亲顾不了人多,赶忙解开大襟衣服敞胸给他喂奶,像是生怕孩子的哭声会招来队伍一样。其他人的情绪都受到了感染,个个担惊受怕、长吁短叹。

  约莫“歇干粮”的时候,堡墙上有人惊呼一声:“来了,来了!”

  苏老爷拾级而上,来到堡墙上看时,果然有一队人马向堡门这边走过来了。这是一群衣衫褴褛的人,衣服上沾着尘土,还有汗渍,有的甚至有暗暗的血印,几乎看不清楚原来是什么颜色了。他们大多穿着一双破烂的草鞋,有的还直接把一小块牛皮折起来用绳子绑在脚上。个个面黄肌瘦的,带着些许长途跋涉的疲惫神色,可都显示着刚毅之气,走起路来步子坚定有力。他们戴的是灰色八角帽,帽子上缀着红布做的五星。

  苏老爷自言自语道:“还都是些娃娃呢!”

  他心里忐忑不安:打,还是不打呢?打吧,看来这些人并没有什么恶意;不打吧,万一他们围攻堡子,里面还躲着成百号人,这可是人命关天的大事呀!

  就在苏老爷犹豫不决时,堡墙外的人喊话了:“老乡,我们是红军,是专为穷人打天下的部队。为了打日本、救民族,我们要奔赴抗日前线去。今天路过这里,希望征集一些粮食和布匹,请乡亲们放心,红军讲的是公买公卖,一定如数照价付钱。”

  听了红军的喊话,苏老爷虽然半信半疑,但他着实松了一口气。他以前也碰到过好几支队伍,不是“青天白日”,就是“占山为王”的或是骑高头大马穿长筒皮靴子的,可那都是些蛮不讲理的“兵匪”,看见什么就抢什么。如果对他们稍微说半个“不”字,轻则挨几枪托,重则被捅一刺刀。乡亲们对他们既恨得咬牙切齿,又畏惧如豺狼蛇蝎。而眼前这支队伍显然和以前的任何一支队伍都不一样。

  苏老爷的心里陡增几分敬重之情,他对堡墙下的红军说:“红军老总,难得你们一片仁义之心,实在令在下敬佩。果如你们所言,我们理当倾囊相助,如有不周之处,还望各位老总海涵!”

  一位年长一些的红军拱拱手说:“老乡,我们红军是说话算话的,这一点,我们会以我们所有的行动来证明的,请大家一定放心!”

  “这……”苏老爷言犹未终,但当他看到红军真诚善良的期待眼神时,却脱口而出:“开——堡——门!”

  “呼啦”一下,黑娃他们几个拥到堡门跟前。不料,在挪动石条时,黑娃一不小心,左脚被砸伤了,殷红的鲜血渗出了沾满黄泥巴的黑布鞋。黑娃疼得直吸冷气,他坐在地上痛苦地呻吟着,额头上滚下了豆大的汗珠。

  堡门打开了,大队的红军人马却没有走进堡子来,他们在巷道、墙角、大树下和临街的屋檐下就地休息,只有不多的几个红军进到堡子里面来了。一个小红军一眼就看到坐在地上呻吟的黑娃,他赶忙跑过去问黑娃怎么啦,黑娃说在开堡门时不小心砸伤了脚。小红军立即跑到那位年长的红军跟前说了情况,年长的红军吩咐两名战士把黑娃抬到军医那里去治疗伤口。可黑娃听说红军要抬他走时,却死活也不去,他是怕被红军抬去后再也回不来了。当年,他被国民党军队抓丁到静宁,才瞅机会逃了出来,要不,这会儿是死是活还都说不上呢!这片阴影在黑娃心中挥之不去,所以,无论两位红军怎么做工作,黑娃就是不让抬他。没有办法,小红军去外面叫来军医,才给黑娃脚上敷了消炎药,裹上了绷带,又扶他到房间休息。黑娃登时感到疼痛减轻了许多,他为自己方才的行为而赧颜,深悔自己不了解红军,这么好的人怎么会抓自己去当兵呢?!

  躲进堡子里的人都陆续走出堡子回家了。苏老爷招呼红军队伍住进堡子里面。没有住下的,又都给堡子外面各家各户安排了一些。一住下来,这些红军战士就一刻也闲不住,有的拿起扫帚打扫院子,有的拿起扁担、水桶去河里挑水,有的在街上贴宣传标语,有的忙着去筹集粮草、布匹。一群小孩子新奇地打量着红军战士,嘻嘻哈哈地跟着他们跑来跑去,亲热得不得了。

  苏老爷陪着那位年长的红军喝茶,他们边喝边交谈着。年长的红军问:“这里一年的粮食收成如何?”苏老爷回答说:“我们老君坡这一带属于南部二阴山区,只要天稍微下一些雨,多多少少还是有收成的,不至于连籽也收不回来。”

  “征缴的捐税多不多?”

  “虽然不是说像牛毛一样多,但确实也不少呀。”

  “乡亲们的日子苦啊!”

  “是啊,有时候我就站在堡墙上往各家各户的烟囱上看一眼,谁家中午没有冒烟做饭,就问问是不是断顿了,如果缺粮了,就先借给他们几斗粮,等夏秋打下粮食再还。不过,这可是不要一文钱利息的。”

  “那你还是‘开明财主’呢!”

  “毕竟是乡里乡亲的,低头不见抬头见嘛!”

  当谈到红军需要征购的粮食、布匹数量时,苏老爷连一句推辞的话也没有说,他一口应允下来了。年长的红军紧紧拉住他的手,郑重地表示感谢。

  苏老爷说:“这都是在下应该做的,祝红军旗开得胜,早日把小日本赶出中国去!”

  短暂的停留后,红军就要开走了。苏老爷和乡亲们都来到路边,端着水,拿着干粮和煮熟的鸡蛋为红军送行。

  乡亲们是多么舍不得红军走啊!

  黑娃不在送行的人群中,原来,他和几个青年人参加了红军,早早就跟上队伍出发了。只不过,其他人步行,黑娃是骑着那位年长红军的马走的呢!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

简 介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会员注册 | 网站纠错

白银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白银日报社承担本网站所有经营业务、内容更新和技术维护

本网举报电话:0943-8305617 举报邮箱:gansudaily@163.com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808257)|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甘新办6201009)| 备案序号:陇ICP备08100227号-1

甘公网安备 62040202000172号

Copyright © 2006-2019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白银日报·新闻中心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