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地雪】(一五七)

    伯玉他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急着要回店里去,刚走了几步就被哨兵挡住了,千求万告,就是不放行。最后他们说得多了,惹恼了这些站哨的东北军,一个戴着大狗皮帽子的军官,走过来照几个求情的人屁股上踢了几脚骂道:“妈拉个巴子,不叫走就是不叫走么,黏鸡巴啥哩,就老子这嘎哒放过去,前面那嘎哒又挡住了,你能走吗?快回去,再不走,老子给你一枪!”吓得他们不敢再黏糊了,赶紧又回到干活的店里。

到了约摸十点多钟,街上开始有行人了。伯玉他们赶紧出了店门,急急忙忙地往回赶。一路听见许多卖报的喊:“快来看,快来看,看今天的西京日报,张、杨两将军要求抗日,昨夜在临潼华清池活捉了蒋委员长!”
听说是抓了蒋介石,街上的人都纷纷去抢报纸。孙伯玉虽然不知道张、杨是谁,但蒋介石他知道。一听说把这么大的官都抓住了,估计西安要打大仗了,看来这活是干不下去了。那他怎么回家?孙伯玉越想越气,越气越急,也不管后边的人能不能跟上,就一个人放开步子朝店里跑。
回到揽活的店里,店老板一家子都在,看样子也是愁眉苦脸的。
伯玉问掌柜今后的生意怎么样,活能不能做下去?掌柜苦笑着摇了摇头说:“谁知道,这年月连哪一天死都不知道,谁还知道能不能做生意!”伯玉听了失望得一屁股蹲下去再也起不来了。
在掌柜家勉强住了一夜,第二天他提出要走,这掌柜的还算好,念他出门人不容易,按原先说定的一天五角钱工钱又给他多加了五角钱,共给了他三元钱。孙伯玉谢别了店掌柜,依旧背着他的烂褡子出了门。
孙伯玉要回家,按理应该出西门,走乾县、永寿、彬县这一路。可是,西安这时候正发生兵变,西门有重兵驻守,他做活的地方又是在南门,他想反正出哪个门都一样,不如干脆出南门绕道走。于是,孙伯玉就近出了西安南城门,经维曲绕过长安县城,在高陵和渭南中间的一个村庄边上渡渭河,打算顺这一路北上。
不想,在过渭河的时候几乎断送了他的性命。
那时候渭河上还没有桥,过河全靠摆渡。孙伯玉是董志塬上人,从小没见过大河,一看见水头就晕。这天孙伯玉过河的时候,正赶上城里兵变的部队从城外调兵,由潼关至蓝田一带进城的队伍浩浩荡荡,吓得一般老百姓都不敢出门了。渭河边上,野渡无人舟自横。孙伯玉站在岸边喊了半天,才见从远处一个破草房子里出来一个老汉,这个摆渡的老艄公见是孙伯玉一个人,觉得走一趟不划算,让他再等一会儿。孙伯玉一心想离开这是非之地,渡河心切,说话时语言过急,两人就为几句话吵了起来,艄公赌气把船离码头停得远远的让伯玉上船。伯玉心想你让我上我就上,不就是一条船嘛!他眼一闭,牙一咬,从离地一丈多高的土坎子上跳了下去。这一跳却没有跳准,在离船头还有一步远的地方落到水里,落水后的孙伯玉只扑腾了几下就沉下去不见了。
艄公毕竟是个厚道人,他虽然和孙伯玉争吵了几句,但一见他真落了水,又看这人确实不会水,就动了恻隐之心,赶紧跳到水里去捞孙伯玉。他一直撵了几丈远,才抓住孙伯玉的头发,把他倒拽着拉回到船跟前,抱着扔上了船。
孙伯玉在河里呛了几口水,加上天寒水冰,一上船就又吐又抖,等吐完了水,人清醒一些了,才想到自己还有褡子呢,褡子里装着他担惊受怕挣来的三元路费钱,没有钱,他回家就困难了。他赶紧吆喝艄公停船捞褡子,稍公笑了,说:“这么大条河,你上哪里寻褡子去?算了,能把命拉住就不错了,还寻啥褡子?”孙伯玉满眼泪水地对艄公说:“师傅,你不知道事,我这人半辈子命苦得就在瓜把子上哩,唉,算了,这都是老天爷在梗赶我。”
过了河,孙伯玉已经身无分文了。他是个红脸汉子,再难也不亏人,当即脱下木匠老婆送他的一双新鞋要作为摆渡钱送给艄公,艄公见他可怜,就说:“算了,娃娃,谁没个难处,船钱我不要了,就当回活菩萨,从苦海里渡了一回人。”
辞别老艄公,孙伯玉一步三挪地朝前走,到了小晌午,来到闫良县的一个小村落。这时候他已饥肠辘辘,在村边上想找个人打问一下,好进去要点吃的。
围着村子转了好一阵也没碰见个人,孙伯玉正着急,从村边柳林里出来个拾粪的。伯玉上前同他打招呼。他看这人大约三十多岁年纪,出门低三辈,就主动地称呼人家:“老叔,请问这是啥地方?”
这人没有理他,继续拾他的粪。伯玉以为他没听见,又提高了声音叫道:“老叔,请问这是啥地方?”
这人回头看了看伯玉问道:“啥地方与你有啥相干,你问着做啥哩?”
伯玉求告道:“大叔,我是个出外受苦的人,在西安赶上兵乱逃出来的,现在走投无路了,来到贵地方,想进庄里要点吃的,求大叔给指条明路。”
孙伯玉说得够可怜了,可是,命运如此,偏偏让他碰上了个不通情理的人。
这人一听孙伯玉是要饭的,好像气就不打一处来。他斜着眼看了看伯玉冷笑一声说:“啥地方,这叫吃屎庄,你进去要屎吃去吧!”说完,头也不回地走了。走了很远,嘴里还嘟嘟囔囔地说:“年轻轻不好好在家里务地,跑出来混白食!”
这人走了,孙伯玉却一步也挪不动了。他只觉得眼冒金星,头顶上天旋地转,眼看就要倒下去。他硬是挺住站了一会儿,才没有倒下,慢慢地稳了稳自己的心神,轻轻挪动脚步,向柳树林里走去。
他来到一个被人截了的半截干树墩上坐下,望着远处的天空,心中特别酸楚,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扑簌簌地滚落下来。古人说:“丈夫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孙伯玉一个刚强汉子,今天却哭得特别凄惶,因为生活遭遇使他伤透了心。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

简 介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会员注册 | 网站纠错

白银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白银日报社承担本网站所有经营业务、内容更新和技术维护

本网举报电话:0943-8305617 举报邮箱:gansudaily@163.com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808257)|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甘新办6201009)| 备案序号:陇ICP备08100227号-1

甘公网安备 62040202000172号

Copyright © 2006-2019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白银日报·新闻中心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