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童年有点甜

  每个人的味蕾,都隐藏着一个有关童年美食的秘密,常常有意无意地勾起儿时的记忆。

  儿时,罐头梨不常见,往往是过节或过生日时,父亲才到镇上买瓶罐头梨。圆形的玻璃瓶,装着切成片的梨子,还有如蜜一样的汁水。满满的一瓶,摇一摇,心里都觉得是甜的。

  父亲每一次开瓶,都有一种仪式感。在我和妹妹热切的目光中,父亲的大手把罐头梨瓶子拍了拍,再摇几下,取一把剪刀撬瓶盖。

  父亲每次都要撬许久,仿佛我们的着急他没看见似的。终于在“吱”一声中,瓶盖被撬开了。这时,我们兄妹俩已吞咽了多次口水。

  后来,我有了孩子,也曾给她开过罐装可乐,望着孩子急切的样子,我故意夸张地慢慢开。那时我才明白,父亲为何总是那么慢地给我们开罐头梨。

  我和妹妹争抢着吃罐头梨时,父母总是在一旁欣慰地看着我们,那个画面我至今还记得。当时不懂事,不曾让父母吃上一口梨。

  梨子吃完,我们再慢慢去喝瓶里的汁水,边喝边咂嘴,再舔舔嘴唇,空瓶子舍不得丢,往里面灌满开水,待凉后又喝,感觉水里还带着梨子的甜。

  我初中在学校住读,就是用那些罐头梨瓶子装上咸菜带去学校吃。看着那些曾装过我童年的瓶子,我觉得特别舒心。

  家里有人生病了,父亲照例都会去买罐头梨。父亲说罐头梨能开胃,记得母亲有次发烧,没有胃口,父亲就让她吃罐头梨。母亲吃了几口说不想吃了,让父亲给我们吃。我和妹妹强忍着,一个劲儿地摇头说不吃。当时我就想,母亲吃了罐头梨病就好了。

  遇到长时间没有罐头梨吃的时候,我就特别想,抱着空瓶子四处转悠,甚至有次还想出装病的歪点子来。那次罐头梨倒是吃到了,但心里总有点过意不去,亏欠了家人似的。后来,我每次生病,父亲都要开玩笑,问我是不是想吃罐头梨了。

  参加工作后,很少吃罐头梨了,只是偶尔在超市里看到。看着那久违的罐头梨,不禁想起有点甜的童年来。原来自己一直不曾忘记罐头梨,它沉淀在记忆深处,成为一种甜甜的回忆。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

简 介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会员注册 | 网站纠错

白银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白银日报社承担本网站所有经营业务、内容更新和技术维护

本网举报电话:0943-8305617 举报邮箱:gansudaily@163.com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808257)|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甘新办6201009)| 备案序号:陇ICP备08100227号-1

甘公网安备 62040202000172号

Copyright © 2006-2019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白银日报·新闻中心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