陡水支部的故事

  采访的人、听的故事、走的路……像电影一样在脑海里不停地播放,让人夜不能寐。

  3月9日,我跟随甘肃日报社“奋斗百年路 启航新征程”采访团采访了陡水支部的红色故事。

  家训的故事

  阳光暖暖地照着,平川区西征胜利纪念馆的郁映辉同志带领我们敲开了水泉镇旱平川村一户普通农家的院门,果树下拴的小狗吠了起来。主人是一位白发苍苍、安静慈祥的农村老人,行动有点迟缓,用一根木棍给我们挡狗。

  老人的院子十分宽大,有近1亩地的一个大园子,四周种着十几棵果树,园子打磨得平平的,等待春天的播种。

  北面是一排房屋,就是西北常见的普通民居,一道窄窄的走廊,上房摆着简单朴素的家具,都是二十世纪八九十年代的陈设,这一切,告诉我们这是一户勤劳朴实的西北农家。

  中堂前摆着李保洲的遗像,再往右面,最吸引目光的是“李保洲家族家规家训”,每一个字,都像一颗钉子,充满了力量。

  在院子里,老人缓缓地坐在小马扎后,我才知道他是李保洲的长子李菁荣,今年82岁了。

  李菁荣说家训是老三(兄弟)根据父亲生前的遗训,10年前整理出来的,是父亲的遗愿,要求把红色基因代代相传下去。

  李菁荣说他父亲李保洲1937年毕业于兰州中学,见过谢觉哉,谢觉哉给父亲安排了任务,到农村发动进步青年走延安,去抗日。

  根据组织的安排,李保洲返回了家乡——今天的平川区水泉镇水泉村。

  李菁荣回忆到,父亲回到水泉后,大多数时间不在家里住,以看枣树的名义做掩护,经常在一个叫蛋头湾的地方居住,便于活动开会,研究地下工作。并说李保洲当时有好多个名字(化名),为了随时应对敌人的盘查,预防被抓。

  “为了搞革命、为了群众,父亲不顾妻子、儿女,这是一个艰难的决定,伟大的决定。”李菁荣提高了声音,脸上洋溢着骄傲的笑容。

  家训说“明辨是非,立场坚定”。李保洲就是这样践行的。“有一次,有人到靖远县城告我父亲,说是‘水泉红军闹起来了,李保洲是头’。提前获得消息的父亲就跑到窝子滩藏了起来。国民党的部队把我们家围住,形势非常紧张,但国民党的部队很腐败,我们族人通过花钱打点,国民党的部队才没有伤害家里人,躲过了一劫。危机过后,族人苦劝父亲放弃革命,但父亲丝毫不为所动,坚决要革命。”

  “父亲好几次去卞家台、金厂沟开展工作,发动青年暴动,没有枪、没有钱,父亲却有那么大的雄心!”李菁荣敬重地赞叹道。

  李菁荣断断续续讲述着父亲李保洲的革命故事,看似平静,但背后的艰难险阻、惊心动魄不是三言两语就能带过的。

  平川区党史办主任刘再明介绍,1939年春李保洲加入中国共产党,1939年7月陡水党支部成立,李保洲任支部书记,这标志着平川地区人民群众有了代表自己利益的党组织,平川地区的革命活动有了党的地方领导机构。

  陡水支部成立后,在水泉建立秘密联络站,接待过往地下党员并组织开展活动,保障地下交通线的畅通。支部地下党借农民夜校偷偷宣传进步主张,唤起民众觉醒,组织民众开展抗丁、抗粮、抗款和反腐败斗争,组织群众淘金度荒、纺纱织布、成立合作社,开展了生产自救,将党的理想信念和革命道理播撒到了人民群众的心灵深处。

  李菁荣说:“现在的娃娃享福了,现在的社会这么好。”老人的话很简短,但说得斩钉截铁,是满满的自信,从他的话里我听到了一个民族的自信,对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有了更深的感悟。

  采访结束后,李菁荣送我们走出院子,他说今后要到街上去,把红色故事继续给群众讲下去。

  李菁荣老人讲述的陡水支部红色故事,没有华丽的言辞,没有系统的整理,只是想到哪里说到哪里,但我却感到了故事的力量,感悟到了陡水支部地下党为革命、为群众的“初心”。

  新中国成立后,李保洲曾任兰州铁路局监察室主任,新疆铁路局纪律检查委员会副书记(副局级)等职,李菁荣没有受到任何特殊照顾,当了一辈子普通的农民,从这一点可以看出,李保洲家规家训的严格,红色基因在他的子女儿孙中得到了发扬光大。

解密接头暗号

  在水泉镇水泉村,穿过狭窄的巷道,我们走进了水泉秘密联络站党员李生洲的故居。古朴的小院、木质的门窗无不镌刻着革命岁月的红色印记。

  水泉村“三山夹两河”,自古以来即是丝绸之路的节点要道,明朝建水泉堡戍防。1937年、1938年间,国民党甘肃省政府修建的兰(州)宁(夏)公路穿过水泉村。村里还有山陕会馆,商贾云集,是远近闻名的旱码头。

  水泉村村民李晏,今年56岁,小时候听长辈说、村民讲,知道和了解一些陡水支部的故事。

  他说水泉秘密联络站以车马店为掩护,主要负责接待南来北往的党员,接待了多少人,没有记录,接待了谁,也不清楚。只要来人把自行车骑进院子,在院子转上一圈,最后下车把自行车立在西面厢房窗户下,就对上了暗号,是自己人。

  冬天的时候,步行的人必须把裤腿圈起来,露出里面的白边子。

  面对白色恐怖、叛徒出卖,地下党活动不准有花名册,记录非常少,都是单向联系,不同的点、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接头暗号。

  李菁荣说父亲生前讲到,他去兰州水磨沟找孙作宾,接头暗号就是看中堂上的蝴蝶。

  李菁荣特别讲了罗扬实和岳秀山在兰州会面的故事,到达接头地点后,暗号也能对上,就是不见人,岳秀山连续三天等待,才见到了罗扬实。原来,当时党内出现了叛徒,罗扬实暗中观察,确保没有危险后才现身的。

  水泉秘密联络站主要为过路地下党员解决路证、通风报信、掩护同志安全过境,收留流落的西路军战士。据《中国共产党甘肃省平川历史》记载,水泉秘密联络站接待过的同志有罗扬实、王泽喜、付从俭、孙殿才、梁大军等。水泉秘密联络站是甘工委兰州至延安交通线上的一个重要交通站,通过水泉秘密联络站,陡水支部与延安、陕甘宁边区及甘工委保持联系,发挥了重要作用。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

简 介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会员注册 | 网站纠错

白银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白银日报社承担本网站所有经营业务、内容更新和技术维护

本网举报电话:0943-8305617 举报邮箱:gansudaily@163.com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808257)|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甘新办6201009)| 备案序号:陇ICP备08100227号-1

甘公网安备 62040202000172号

Copyright © 2006-2019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白银日报·新闻中心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