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昏里的老人

    在这片荒原上,小村安静地存在着,不声不响,恐怕是被人遗忘了。


  风穿过树林,在树梢间轻轻地弹奏,流出沙沙的乐响,偶尔传来几声婉转的鸟叫,交相呼应,默契地配合着,多么美妙。

  村里养着好几条狗,都是一副懒洋洋的样子,舒展着身子趴在窝边打着盹儿,晒晒太阳,有时也会起身活动活动筋骨,冲着几只偷吃狗粮的麻雀龇牙,或者“汪汪”叫上几声,然后等着天黑,吃一顿狗粮后就可以睡觉了,将看家护院的职责抛之脑后。

  小村的每一天,都像是一首单曲循环的清新的歌,日复一日,而风吹过树林的沙沙声、鸟鸣声、狗吠声等也就是这首歌里的高潮部分,暂时打破了小村周遭的寂静。外面的人通常不会来小村,也就没有什么可以打扰到小村。

  黄昏时分,一位老人从家里搬出一把小木凳子,坐在了院门口,他是乘着傍晚天气凉快出来透透气的。岁月果真是把刀,刀刀催人老啊,他的背佝偻得愈来愈明显了,浑浊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线,失神地望着天空,而古铜色的脸,不,更像是黄土色的脸上布满密密麻麻的皱纹,尽显沧桑。他的身体不太好,时不时发出几声咳嗽声,惊得树上的鸟儿飞离了树梢。

  他看到西边的太阳马上就要沉入群山之下了,晚霞变幻多端,落日的余晖撒满小村的每一寸土地,给小村这个宁静的世界染上了一抹暖色调。突然间,耳边传来乌鸦“嘎嘎……”的叫声,不是一两只,而是一群,瞬间打破了小村的宁静,扑棱棱地拍打着翅膀,从小院上空快速飞过,一会儿就变成了一攒黑点,而后消失不见。

  “它们是回巢去了吧。”老人喃喃地说。夕阳染红了半边天,晚风吹过,经不住老泪纵横,他感觉自己还比不上一只乌鸦,他甚至羡慕乌鸦的生活。他多么想像乌鸦一样有那么一大群伙伴,一起自由自在地飞翔、觅食,到了晚上再一起归巢,并且还有一个完整的家,可心的伴侣,嗷嗷待哺的小乌鸦,这一切是多么的美满啊……可是再看看他自己的生活,老伴早在几年前就先于自己离世了。老伴儿的离去给了他很大的打击,那是陪同他走过四十多年岁月的女人啊,突然间就不在身边了,他觉得挺对不住老伴儿的。跟着他受了许多苦,没过过几天好日子,吃不好,穿不暖,受尽了贫穷,总之亏欠了她许许多多。两个儿子都在城里工作,回来看他的次数是可数的,自从老伴儿去世后就更加少了,几个孙子自打生下来他还没见过长什么样儿呢。

  家里的地早就不种了,儿子们让他歇着,可操劳了大半辈子的他根本闲不住,就喂养了几只羊。有个活儿干,至少不会闲得心慌。今早上,他照例又赶着羊出去放了,到了山上,羊去吃草了他就坐在半山腰歇着。看着远处群山连绵,云天一色,这是养育他的地方啊,山上的一草一木都让他感到亲切,总也看不够,也许是人老多情吧。羊吃饱了,也就该回家了,上山的时候,他感到自己的身体确实不行了,每抬一次腿都像是一次挑战。他大口地喘着气,喉咙里像是放着一个大火炉,嗓子里一口浓痰吐不出来也咽不下去,真难受。有一段陡坡,他甚至干脆就手脚并用,这才勉强爬上去。看来以后羊也是放不成了,那还能干什么,就只有等死了吗?他这样一边想着,一边起身往家里走。

  天色暗了,他也该回屋了,要是着凉就不好办了,他不能给儿子们添麻烦。起身时他看了一眼家养的那条狗,那条狗也正在看他,摇着尾巴,眼光里满是顺从。此刻只有这条狗还陪在自己身边,这条狗还是自己一手喂大的,几年前还精神十足,稍微听到什么风吹草动就会警觉地竖起耳朵细细辨别,有陌生人进村,立马就会叫起来给主人报信,引得小村里十几条狗一起叫唤,声音此起彼伏,响彻整个村庄。如今这个伙伴也如同自己一样老去了,想到这儿他禁不住又落泪了。

  进得门来,再看院子里杂草疯长,都快要没过膝盖了,老人早就瞧在眼里,却也无心去铲掉它们,就顺其自然吧。院墙坍塌得很严重,想修补一下吧,无奈没有人力,只好作罢。角落里的农具好长时间没有使用过都生锈了,心塞塞的。触景生情,不住地想,又想到许多。小村里所剩的人已经不多了,年轻人都去城里找事情做,留下的大都是像他这把年纪的老人。很多房屋被拆了,留下残垣断壁,大片大片的田地都荒芜了,长满了各种杂草,怎能不令他伤心。

  月亮已经从东边升起来,这么晚了,他想到自己还没有吃饭,准备去做点吃的,但又感觉不到饿,于是他不打算吃了。一个人也就不点灯了,和衣躺在了炕上。已经很困了,闭上眼却还是睡不着,思绪仍是繁杂,很多事情萦绕在脑海,挥之不去。

  他觉着自己就像这个宽广世界里的一匹孤单的老牛,历尽苦累,归于惨淡,缺乏存在感,就这样被时间推着,踉踉跄跄,朝着衰老和死亡飞速奔去……这样想着想着,终于抵挡不住睡意进入了梦乡。他梦见自己又走在弯弯绕绕羊肠般的山路上,妻子和两个儿子就跟在身后,一路上欢声笑语不断,成群的乌鸦扯开嗓子“嘎嘎”叫着飞过,没能撩拨起他心中的半点波澜……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

简 介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会员注册 | 网站纠错

白银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白银日报社承担本网站所有经营业务、内容更新和技术维护

本网举报电话:0943-8305617 举报邮箱:gansudaily@163.com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808257)|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甘新办6201009)| 备案序号:陇ICP备08100227号-1

甘公网安备 62040202000172号

Copyright © 2006-2019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白银日报·新闻中心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