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地雪】(一五九)

    他心里有事说不出来,在外面受了别人的气无法争辩,气极了回来就打老婆,打得她实在受不了就求饶,这个怪人你越求饶他打得越凶。一次她生了孩子正在坐月子,丈夫不知道在外面受了什么人的气,回家来二话不说抓住她的头发压在炕上就打,她怕惊吓了身后的孩子,拼命地咬牙支着不哭不叫。丈夫见她挺着不动弹,以为她有意对抗他,更加来了气,一下把她抱起来扔到院子里,当时她就被摔得昏了过去。

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后晌了。原来,她这一摔,刚生了孩子的人,身子虚得很,一下被摔成了大出血。她家里没有公婆,多亏了一位邻家妇女来她家取鞋样子时发现躺在地下生命垂危的她,赶紧喊人把她抬回屋里抢救。这一次多亏她命大,终于被救了过来。
清醒过来的她第一个想到的是孩子。她问周围的人孩子哪?大家都说孩子好着哩,劝她安心睡着。她觉得不对劲,孩子即使好着,一天多也不能不吃奶啊!她爬起来拼命地寻孩子,人们才不得不告诉她,孩子死了,是被他狠心的丈夫摔死的,她一听顿时天旋地转,又一次昏了过去。
第二次醒来,已经是两天以后了。从此,她痴了,傻了,整天躺在炕上大瞪着眼不说一句话,不吃不喝也不知道瞌睡。
村里人都来看她,娘家的人也来了。趁人们不注意,她一下子爬起来跑出村外,一头扑到一口枯井里,多亏她出门时被人看见了,村里人跟在后面撵她,她一跳下去后面的人就吆喝着救她,又一次将她救活了。
再次救活后,人们就再也不离开她了,特别是娘家的大妈和姐姐守在她身边寸步不离,还有她刚满三岁的大儿子。孩子抱着她的头不断地哭着叫妈,问她:“你死了我咋办?”问得她心如刀绞。
后来她终于想通了,觉得这都是命。世上苦命的人多着哩,老天爷既然把你降生在人世上,就是让你受罪来了,罪孽没满,想死都死不成,不如挣扎着活下去,把孩子拉扯大,儿子大了,也许就有指望了。从此,她和儿子相依为命,一直生活到今天。
她的丈夫从那次打了她、摔死了新生儿子后,也许是心里受了极大的刺激,当时就跑了出去,庄里人到处寻他都没寻着。一个月后,人们才发现他吊死在村头的苇子地里,尸首都腐烂了。
在大嫂的悉心照料下,孙伯玉的精神好起来了,身子也复原了,他决定告别这位救命恩人回家了。
孙伯玉对这位萍水相逢的大嫂有着刻骨铭心的感激之情。但是,此时的他身无分文,无言为报,只有相约来世。大嫂一听他说出报答的话,却生气了。她对伯玉说:“世道不好,咱们穷人么,再没有其他法子,就只剩下个相帮相救了,这还算个事?我和你一样,也是被人三番两次救下的,旁人能救我,我为啥不能救你?快不要提报答两个字了,我要图报答就不救你了!”她还劝导伯玉,叫他再不要胡思乱想,就是再难也要想办法回到家里,只要留下人在,就没有过不去的坎儿。
孙伯玉在大嫂家一共住了十天,她家就一处窑洞一盘炕,孙伯玉住下后,天天晚上大嫂拉着孩子在邻家睡。
临走的这天晚上,大嫂给他烙干粮,一直烙了半夜,这时候估计邻家已关门了。伯玉就劝大嫂不要出去了,让大嫂和孩子在炕上睡,他下去睡在灶火门上,说那儿刚烧过锅暖和,睡下没问题,大嫂坚持不让,说他病才好身子虚,冻一晚上明天还怎么走路?两人推来让去争执不下,后来大嫂低着头半天不说话了。伯玉以为她同意了,就跳下地朝灶火门上走去,不想大嫂却一把拉住了他,把头埋得低低地声音发颤地说:“他叔,大冬天的,确……确实不行,不如……不如……咱们都在炕上睡吧?”
伯玉的脑子“嗡”了一下。他也声音发颤地说:“这……这咋成哩……,这……这咋成哩……”
大嫂拉了他一把说:“成不成只能这样了。唉,这都是穷命把人逼的,我们都是死了几次的人了,深更半夜的,还讲啥规矩哩。”
伯玉听她这样说,只得磨磨蹭蹭地上了炕。
刚睡下,他们都把声音压得低低地说些家常话,到后来,越说越兴奋,越说越投机,毕竟都是年轻人,渐渐地彼此都有了点心思。
本来他们睡下时中间还隔着孩子,这孩子今年刚满六岁,玩了一天,一躺下就什么都不知道了。伯玉毕竟是男人,胆子大一些,后来他实在忍不住了,就一骨碌翻起来,从孩子身上爬过去,一下把她裹在了身下。他抱住她好半天,还感觉出她的心“咚咚”地跳,身子不住地颤抖。
这一夜,他们一直紧紧地搂抱到天明。
东方刚放亮,他们就起了床。她从起来就一直不说话,默默地为他装干粮,伯玉本来想说几句安慰的话,嗓子眼酸涩得一直说不出口。
临出门时,伯玉用两只手按住她单薄的肩膀声音发抖地说:“嫂子,你在着,我走了。”
她还是不说话。伯玉说外面黑,让她不要出去了,她不说行,也不说不行,只管低着头跟着他走,伯玉没办法,只得让她送出门去。
两人相跟着一直走到村外,来到伯玉上吊的那片柳林边上,前面就是大路口了。黑影里伯玉一看见那个几乎要了他命的干柳树,感情的闸门再也控制不住了。他回头一下把她紧紧地搂住,声音哽咽着说:“嫂子,不,翠花(她的名字是昨晚她告诉他的),后半辈子老天爷如果还能把我留住,我一定来看你。”
她紧紧地依偎在孙伯玉的怀里哭着说:“他叔,来不来的不要太为难你,我只盼你好好儿活着,你要活着,知道远处还有一个姐时刻都在想着你。”
他们就这样哭着说着抱着,直到天麻亮。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

简 介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会员注册 | 网站纠错

白银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白银日报社承担本网站所有经营业务、内容更新和技术维护

本网举报电话:0943-8305617 举报邮箱:gansudaily@163.com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808257)|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甘新办6201009)| 备案序号:陇ICP备08100227号-1

甘公网安备 62040202000172号

Copyright © 2006-2019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白银日报·新闻中心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