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地雪】(一六一)

    伯玉妈又问:“四爷是会长,还管公家的事?”

这一句话问得连长噎了半天答不上来了,只得说:“那你就只向甲长周培文报告好了,反正出门不报告总不行。”
伯玉妈再没和他争辩,她只问他们:“说我娃投了共产党红军,谁见来?再说,他这一次去又不是一个人走的,那押送他的人做啥去来,咋么让他投了红军?”
这一连串的问题连长确实回答不上来。他只得说:“老人家,你不要和我犟,至于他咋么投的共产党我也说不上来,反正上面是这样说的,叫我们过来搜人我就得搜人,不光你家,一会儿我还得给庄里人打个招呼。你要是觉得这里面有啥麻达,就找上面告去,这事儿你给我说啥都不顶。”
伯玉妈和连长说话的时候,孙国甲一直嘟着个嘴站在旁边什么话都没说,此时,他见伯玉妈一连几个问题问得连长张口结舌一句都答不上来,只得出来打圆场。他知道伯玉妈不是个松凡人,所以在她跟前说话就特别谨慎小心。
孙国甲说:“大奶,你不要急嘛!开始说我伯玉叔投了红军,我就不信,他又在啥地方认得红军来嘛!可是现在上边来了文,说得清清楚楚的,说那一晚他被押到驿门关,黑了正碰上红军打进驿门城,他就跟上红军走了,临走还给押他的两个人捎下话,说他这一辈子再不回来了。上面文上都这样说,我们还有啥不信的,你老人家虽然不常出门,总知道当红军的厉害吧,那是一家子都要跟上遭殃的嘛!”
听孙国甲这一说,不由伯玉妈不信了,她知道家里有人投红军对这一家子意味着什么,也不敢再犟嘴了,只是在心里暗暗地骂着儿子伯玉:“这瓜种,啥不能做,为啥偏偏去投红军呢?这不是把一家子往火坑里撵吗?”
保安队的人在孙家折腾了一阵子,又来到庄南的碾麦场上,那个连长让甲长周培文敲锣喊话,把全庄的男人都召集到南头一个背风向阳的烂窑院里。许多人到来后一看保安队的兵荷枪实弹地站在崖畔上,不知道出了啥事,一个个吓得脸色发白,浑身颤抖,有人联想到老辈子传说的当年土匪杀人的情景,更吓得不得了;有的刚一进院就牙齿磕碰得“嗒嗒”直响,腿颤得站都站不端了。
孙伯玉的母亲、妻子和两个兄弟也被叫来了。人们到来后都贴窑帮子站着,有些年纪大一点的就蹲着。伯玉妈和大媳妇及两个儿子站在一堆。大家一看这一家都被叫来了,猜想今天的事又与伯玉有关系,不知道伯玉又犯了啥事。
四爷也来了,他提前得了儿子的报告,心里有底。此时他嘴里叼了个长把烟锅子,脸上露出似笑非笑的神情,眯缝着眼,欣赏景物似的看着孙伯玉一家子和孙家塬上的男人们。
见人到得差不多了,连长站出来训话了。他讲的意思和在伯玉家说得差不多,只是口气比在伯玉家要强硬得多。他说:“前不久,保安队陆续接到庆州专员公署和陇东民团总部的指示,说我们南乡有一个人投了南方来的红军,领着红军一路打过北马店、栈桥、城皋川,现在已进了东山里。命令我们务必查清此人底细,在其家里严密搜查,一定要拿到此人。
现在,经我们查证,这个投了红军的人就是你们孙家塬上的孙伯玉。经查,此人一贯不务正业,刁蛮无理,欺压乡里,前不久因与人无端争地,竟然出手伤人,被判刑后还不思悔改,趁机逃窜,勾结红匪,继续为非作歹。我们今天来,是奉了上峰的命令,一方面要搜查孙伯玉,看他回来了没有,上面要我们一定要拿到此人。同时,还要告诫乡里,大家一定要严密监视孙伯玉的动向,万一他带上红军回来,谁看见了要立即报告,否则,以通共论处!”
连长还告诉大家,鉴于本地红匪猖獗,国府规定,在塬边区要严格推行联保责任制,孙家塬和上面的史家老庄、岳王殿、葛家岺及周家岺子等共为一保,名叫昌平保,这一保里人有一个投了土匪,全保的人都有干系。孙伯玉一天抓不到,对全保的人就要严密监视一天。十天抓不到,就监视十天。以后一直抓不到,就要永远监视下去!如果孙伯玉引上红军回来闯下祸,全保十五岁以上的男人都得坐班房。有故意包庇知情不报的,罪加一等!
他这一说,这些平常大门不出、不谙世事的庄稼汉才知道了事情的原委及其严重性,人们更加害怕了。有些原来站都站不稳的老汉一下子跌坐在地上;有的张大嘴巴只是不停地“呼噜呼噜”喘粗气。无论倒下的和站着的人,都不由自主地互相朝跟前挤了挤,好像靠不实马上就要被抓去坐班房似的。许多人在心里偷偷地骂着孙伯玉:“这个愣怂,这一下把一庄人背到沟垴里啦!”
连长讲完后孙国甲接着讲话了。他毕竟是本庄人,讲话的口气比那个连长软和多了。因此,在他开始讲话的时候,人们才觉得稍稍松了口气,有些胆大人,还敢悄悄抬起头来,朝孙国甲脸上看一下。他们发现,孙国甲面带微笑,神色平和,和平时回到庄里一样。有人趁机朝伯玉妈那儿望了一下,眼神里既有同情,也有抱怨。但不管你怎么看,只见伯玉妈一直面沉似水,稳稳地站着。
孙国甲的意思和连长讲得差不多,只是多了关于地的问题。他说:“按照上边的规定,凡红军家里的地一律没收充公。可是我想,我伯玉叔这次投红军,是和我家争地引起的,为了免得人们说我挟嫌报复,再说,我伯玉叔虽然走了,他本人倒是在队伍上不愁吃不愁喝的,可家里还有我大奶和一家子要吃饭哩,所以今儿早上我走的时候,专门请示过章大队长,这一条儿暂不执行了,伯玉家的地原让种着,以后怎么样看我伯玉叔的情况再说。但是,我要说明的一点是,和我家发生纠纷的那块地要没收。”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

简 介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会员注册 | 网站纠错

白银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白银日报社承担本网站所有经营业务、内容更新和技术维护

本网举报电话:0943-8305617 举报邮箱:gansudaily@163.com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808257)|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甘新办6201009)| 备案序号:陇ICP备08100227号-1

甘公网安备 62040202000172号

Copyright © 2006-2019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白银日报·新闻中心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