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 梯

  喜欢水花,电视剧《山海情》播完,想给水花写一些文字,每每不能提笔,有些担心,一支笔怎能写出水花的好!行走、闭目养神甚至梦中,水花眼神闪烁,如一股清泉,滋润心扉。写吧,水花,人如其名,何必用奢华的文字。

  由于穷,水花的父亲为了一头驴,将水花的婚事私定。水花不服,她心上有个人,就是两小无猜、青梅竹马的德福。抗拒不了时,只有逃走,她跟村里的几个想到外面挣钱的伙伴一起出逃。

  拴在一起的命,逃得再快,也摆脱不了命运的巨手。吃了人家的嘴软,拿了人家的手短,那头驴的主人,仗着有理,招呼村邻亲朋,提棍扛棒气势汹汹涌到水花家要人,没有,一棒下去,水花爸头顶鲜红。

  褐色的土地,褐色的山,一个身影在山中急行。德福斜挂着军绿色的帆布包,骑着破旧吱吱作响的二八自行车,在焦渴的黄土地上歪歪扭扭用力骑行。载着命运的那辆火车即将出发,德福一个箭步冲了上去,把弟弟、表弟、朋友三下五除二地赶了下来。面对躲在火车一角的水花,他犹豫了。水花望着德福,无助又无奈。德福心疼了又疼。

  德福一家尽全力供他中专毕业,再拿不出一头驴的价钱去水花家说媒。还有父亲这一关,怎么都过不了,他是干部,水花是农民,倔强的父亲死活都不会答应。

  火车上的对视,无言胜千语,爱情的种子在彼此的心里早已发芽,如今茂盛得郁郁葱葱,可是爱情的果实,如这干涸的大地,再怎么努力也无济于事。裂缝的田地,低矮的草房,苦涩的井水,破烂的衣裳,救济的粮食,水花,水花,那是多少人的向往。

  火车上,德福倾尽所有掏出一把零钱让水花逃走。人之常情,德福不愿不忍不甘心这份感情蒙尘。

  水花就是水花,当知道父亲被人为难时,她返回,答应出嫁,看了德福一眼,昏了过去。

  醒来后,开始了农家的日子,生儿育女帮衬丈夫永福。永福也是情义之人,当初娶水花时他父亲谎称他们家有一口水井,婚后他一定要给水花打口水井。世事难料,打井时土塌方,人拖出后已残废,失去了半截双腿。

  拴在一起的命,水花没有逃走,牵着命运的缰绳,奋力前行。水花说:“永福人不错,为了我才残废。”

  扶贫搬迁,政府建立吊庄基地,号召涌泉村移民,但那里飞沙走石的荒漠条件太艰苦,搬来的村民第二天就走了一半。当水花得知德福为了让移民通上电,费了很大周折,现在只差一户,就可以通电。水花说服丈夫,一辆架子车装上全部家当:破被,锅碗瓢盆,一点粮食,还有躺着的丈夫和三四岁的女儿。400公里,黄沙漫漫,水花双手紧紧抓住车辕条,纤绳勒进肩膀,一步一个脚印,她拉着命运的车辆奋力前行。

  树挪死,人挪活,漫天黄沙没有挡住水花追求好日子的愿望。当她灰头土脸,上气不接下气,焦渴疲惫来到西吉时,看到了德福,笑颜如花。一双水灵灵的圆眼睛真诚地看着德福,眼神里布满了憧憬,向往着她们一家人的好日子。

  德福疼惜地看着水花,顾不上说什么,急切地回家寻找羊毡、木头替水花搭建帐篷。此时,父亲马喊水警告儿子不要有非分的想法,德福不语,父亲毕竟是父亲。

  身体残疾的永福心里不平,见不得德福帮水花,在家里他摔盘拌碗,刁难妻子,给水花脸色看。当德福的弟弟德宝种蘑菇挣了钱,水花想边帮德宝干活边学技术,学会了自己种蘑菇挣钱养家。

  永福气不过,坐着四个轮子的木板滑到悬崖,准备一死了之。在德宝蘑菇棚里劳累了一天的水花回到家不见丈夫,焦急万分,跌跌撞撞一路寻找喊叫。当在一处悬崖边,她看见永福倔强孤独的背影时,泪如雨下。

  悬崖边,面对一片苍凉,水花和丈夫并肩坐着,望着远方,水花说:“永福,你是个好人,要是别人,我也许早就离开了,但对你,我不会。”“我们是拴在一起的命。”

  攀登天梯,水花建了蘑菇棚,给丈夫买了轮椅,盖了新房,开了一家超市……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

简 介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会员注册 | 网站纠错

白银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白银日报社承担本网站所有经营业务、内容更新和技术维护

本网举报电话:0943-8305617 举报邮箱:gansudaily@163.com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808257)|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甘新办6201009)| 备案序号:陇ICP备08100227号-1

甘公网安备 62040202000172号

Copyright © 2006-2019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白银日报·新闻中心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