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麦成熟时

  南来的暖风袭过田野,温热的麦香,夹杂着成熟瓜果的香甜,在空气中飘荡,灿烂的金黄,闪耀着麦子成熟的时光。骄阳下傲然亭立的麦子,焕发着成熟而迷人的色彩,那是一种来自太阳,来自于泥土,来自于我们皮肤的颜色,有着成熟、梦想和希望。它用几个月的时光,走完了饱满的一生,却在百万年的轮回中,塑造了历史,成就了我们。
  日夜不停劳作的布谷鸟,叫黄了麦子。她忙着孕穗、抽穗、灌浆,不敢有一丝懈怠。芒种之后,待产的麦穗把肚子鼓得圆圆的,几十粒排在一起,昂扬着锋芒,香味馥郁。“豆熟一周,麦熟一晌”,父亲每隔几天都会怜惜地扯下几棵麦穗在手里揉搓,偶有锋利的麦芒刺进手心,他也不觉得痛,只眯着眼一吹,麦芒尽逝,剩下沉甸甸、香喷喷的麦粒,他一把掬进嘴里,轻轻一嚼,便知道熟了几分。
  此刻,最美的风景,不是桃红李黄,不是繁花似锦,而是这一片片,充满着生机和希望,金黄色的麦田。一支支麦穗耳语、一排排麦浪嬉戏,听懂的父亲拿出尘封的镰刀,在磨石上来回厮磨,生锈的锯齿立刻化作闪光的月牙。天微微发白,夏虫呢喃,月牙尚西,全家老小都被叫到了田间,一字排开,躬于田间,俯身在滚滚麦浪之中。看母亲割麦也是一件赏心悦目的事,她一手揽麦入怀,一手挥舞镰刀,星月一般的镰刀锋芒一闪,一道优美的弧线划出,麦子便无声无息地倒进母亲温暖的怀里,如同初生婴儿般安静祥和。接着母亲顺手一捏,便扎成一捆,绑成一垛,整个过程行云流水、一气呵成,这些劳动的技能如同她生存的本能一样,深谙于胸,无师自通。
  在嚓嚓声中,一排排麦子齐刷刷地倒地,以一种整齐有力的姿势排成一排,像是一种庄严神圣的仪式。亲戚和邻人们扛着捆好的麦子,往车上装,直到一辆小小的架子车,装得像山丘一样高,晃晃悠悠拉向打麦场,一场收割的盛宴才算完成。此刻,麦茬地里阳光越积越厚,光亮的液体,无声地流动,汗水渗透了被麦芒扎伤的手脖和脚窝,阵阵刺痛。稍事休息,奶奶就带着我们拾麦穗。弯一下腰,拾起一穗麦子,拾起一穗麦子,弯一下腰,机械而重复的动作像是在给这麦田行着虔诚的谢礼。我们稍一偷懒,奶奶便说,“黄金落地,老少弯腰”,每一粒粮食都是一滴汗珠,一颗种子,一个希望。
  也许,成长和成熟都是艰辛和痛苦的,饱满了,会被收割,成熟了,要经过碾压,使命完成,一切终会逝去。麦子也是芸芸众生,收割与播种,成熟与升华,也一定是它最好的结局。
  一辈一辈的人,把麦种进地里,一茬一茬的麦子用她的物质颗粒和精神血液,书写着人类的历史、村庄的历史和社会的历史。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

简 介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会员注册 | 网站纠错

白银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白银日报社承担本网站所有经营业务、内容更新和技术维护

本网举报电话:0943-8305617 举报邮箱:gansudaily@163.com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808257)|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甘新办6201009)| 备案序号:陇ICP备08100227号-1

甘公网安备 62040202000172号

Copyright © 2006-2019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白银日报·新闻中心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