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在三九

  小时候,父亲教我唱《数九歌》,也叫《交九曲》。父亲说,冬天来了,要数着过,熬着过,过完九九八十一天,就春暖花开了。我最怕数到三九,那三九的冷,滴水成冰,让我胆寒。父亲对我说,“小寒大寒,冷成冰团”,还说“三九四九,冻死猫狗”,那三九刚好赶上腊月,又说“进了腊月门,冻死一家人”。我听了想,那三九的冷,就是腊月的冷,所以说三九寒天,也是腊月寒天。父亲教我的《数九歌》,唱词不同,可是说的意思是一致的。我最喜欢的一首:“一九二九不出手,三九四九冰上走,五九六九沿河看柳,七九河开八九雁来,九九加一九,耕牛遍地走。”

  有人说,三九的冷,是烈性的,那寒风像刀子,刮得脸生疼,你越想躲藏,那寒风就会往你骨缝里钻,让你更加寒冷。可是你挺起腰杆,运动或劳作,竞相奔走,热火朝天,那三九的寒风与寒气,就会逃之夭夭,无形无影了。这时,你的周身血管,像过滤了一样纯净,感觉耳聪目明,身轻如燕。事实上,冷在三九,是有科学道理的,那冬至节为头九,又是北半球白天时间最短、太阳直射点距离最远的一天,本该最冷;可是大自然也有虚像,那气温下降,除了与太阳直射点的位置有关系外,也与地球表面散发的热量有很大关系,那北半球每天吸收的热量,远远小于亏损的热量时,是在三九时达到极致,所以三九是全年最冷的时候。

  如果三九有雨,那冰冷的冬雨,确实让人沮丧,它不比雪,那“雪绒花”,就像春雨一样,让人喜欢。在三九的雨里行走,我恨不得裹着棉被,从头到脚,不露出一丁点儿,最好武装到牙齿。大多时候,我戴上帽子、口罩、耳套,围好围巾,穿上加长羽绒服,将拉链一直拉到顶,再套上雨披,浑身上下,裹得严严实实,就像一个套中人,走得脚步吃力,像在太空行走,轻飘飘的,感觉很累很沉。

  有年三九天,我在北方,看见那儿少年,用铁钎砸冰,砸到一尺多深才见水时,他们高兴地喊叫,冻实了,冻实了,我们可以滑冰了!之后就有人三三两两,男女老少,在冰湖翩翩起舞,做出各种各样的滑冰姿态,引来许多大爷大婶,前来观看。有技术不熟,跌得仰面朝天,引起哄堂大笑;那些滑冰少年,脸蛋儿通红,像出笼的馒头,热气腾腾,直冒白气,那荡漾的笑容和笑声,乐得天翻地覆。当地文友告诉我,北方大雪后,孩子们撑根木棍去上学,眼前全是白茫茫的雪域,没有一个路标,甚至一堆干草,看不到道路,白雪刺得眼疼。可是他们,深一脚浅一脚,踩着雪慢慢地向前摸索,气喘吁吁地走上四个多小时,才走完了七八公里的路,抵达学校。中途在坡地上,还滑雪,那速度快一点。他们到学校后,脚冻成了冰蛋儿,身上汗流浃背,脸蛋儿像熟透了的红苹果。

  我听了,深感欣慰,因为在江南,少有河湖结冰,从我记事五十多年里,即使冻冰,厚度薄得不可以溜冰,隐约记得儿时,有过两次可以滑冰。更多时候,那冰层下面的水草在晃动,隐约可见;一些鱼儿在游荡,影子蒙眬,让人惊喜。那江南,三九天的雪再大,也有路可寻,无论在村庄,还是在城市,那学校就在不远处。更让人欣喜的,雪后太阳出来,我们晒太阳,吃着南瓜子,大人干活,小孩戏雪,个个春风满面,欢天喜地。

  进了三九,就是腊月了,那年味儿也近了。大人们备年货,腌制腊味,不仅有鸡鸭鱼肉,还有猪舌头、猪耳朵、猪肚子等,那可是办喜宴的佳肴,也是过年的珍馐,太好吃,也太诱人了。那腊味,在三九天腌制,口感最好,味道最香,在味蕾绽放的鲜美感觉,让人欲罢不能,吃了还想再吃。在三九天,煮腊八粥,柴火烧在灶膛里,火苗跳跃着,铁锅里飘出来的香味,让我心生渴望,等待揭开锅盖,热热地吃上一碗,既喜庆,也温暖。我童年时,缺粮少柴,我们整天就像等喂食的小燕子,吃上一口腊味,喝上一品八宝粥,那种幸福感,是无以言喻的,那是生活的盼头,也是生活的劲头。那时我家住的草房很冷,我整天偎在棉被里,冷得瑟瑟发抖;我在夜间尿床了,那棉被没有柴火烤,父亲就把我放在他胸脯上,揣在怀里,让我露出小脑袋,身体暖融融的,开心地呵呵笑。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

简 介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会员注册 | 网站纠错

白银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白银日报社承担本网站所有经营业务、内容更新和技术维护

本网举报电话:0943-8305617 举报邮箱:gansudaily@163.com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808257)|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甘新办6201009)| 备案序号:陇ICP备08100227号-1

甘公网安备 62040202000172号

Copyright © 2006-2019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白银日报·新闻中心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