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父亲

  父亲离开我们已经两年了。父亲在那头,我们在这头。

  2019年夏天,临近放暑假的时候,父亲住进了医院。经过几天的深入检查,医生最终确定地告诉我们,父亲得的是不治之症,已经到了晚期,还转移到了其他脏器。

  一切来得太突然,如五雷轰顶,如晴天霹雳。我只以为,父亲只会慢慢老去,父亲定会长命百岁。从我记事起,父亲的身体一直都很健壮,很少有头疼脑热的现象。在那年春暖花开的时候,父亲还一个人到天水浪了一趟。

  我无法相信,但事实又摆在眼前。天底下有什么比亲人间的生离死别更让人悲痛的呢?!看着躺在病床上的父亲,想着父亲将不久于人世,我伤心欲绝!

  我家的院子外种了几棵杏树,到了夏天,黄澄澄的杏子挂满枝头。杏子成熟时,总是有馋嘴的大人和孩子来摘杏子吃。那年的夏天,树上的杏子格外得多。父亲很热心,亲自给他们摘杏子吃,有时还搬梯子,方便他们摘杏子。父亲从来就不是小气的人。据母亲讲,父亲在身体出现不适之前,整天不是摘杏子,就是捡拾掉在地上的杏子,到了下午老是叫唤自己身体疲乏,吃完晚饭便早早上炕睡觉。从时间上来看,那时父亲已重病在身,只是没发现而已。

  出院回家后的两个多月,父亲身心备受折磨和煎熬,头晕、恶心、呕吐,直至后来的滴水不进。2019年9月30日上午,父亲永远离开了他至爱的亲人,离开了这个繁华而热闹的世界。至今,难忘他痛苦的表情,难忘他悲戚的眼神……

  我的老家,在甘肃定西一个较为偏僻的小山村,和陇西地域交界。父亲七十年代中期毕业于甘肃省陇西师范。在那个年代,在偏僻落后的农村,能考上师范的,一个乡一个镇也没有几个。父亲参加工作后,先是代了几年高中课,后来一直从事我们那个乡(后来成为镇)的学区教育管理工作,直至退休。中间有好几次机会,可以到县文教局工作,可以转行到乡政府工作,但最终父亲还是选择了教育,而且一干就是一辈子。

  初心不变,方得始终。三十多年,父亲为促进家乡教育发展,为改变家乡贫困面貌,付出了心血和汗水,多次被评为教育系统先进个人。1995年9月被甘肃省委省政府评为“优秀教师”,2000年12月被甘肃省人民政府评为“特级教师”。父亲平生不喜欢穿西装,在穿衣方面不太讲究。为了“特级教师”获奖证书上的照片,父亲穿着西服、打着领带照了一张相,白发苍苍、清新俊逸、气质不凡。

  我上初中的时候,住在父亲办公的中心小学,算是沾了父亲的一点光。经常看到父亲不是忙着开会,就是和基层学校的负责人一起谈工作,有时还去边远的基层学校检查调研。整天忙忙碌碌,有时都顾不上吃饭。即使放寒暑假,很多时间都在忙公事。记得有好多次,父亲正在地里干农活,有人捎话通知父亲到乡上或县里开会,父亲便急匆匆回家简单洗漱后急匆匆骑着自行车走了。家事、公事,父亲都不会耽搁,都尽力去做好。

  为养活我们一家人,父亲每周末都要回到乡下老家,利用周末时间耕地、拔麦子、碾场……到了暑假,父亲会率领全家人利用假期抓紧时间收拾庄稼。父亲用自己宽厚的肩膀,为家人遮风挡雨,为家人创造幸福。我家从爷爷、大伯家分出来后,什么家什物件都没有,父亲利用放假时间,给我们家做了高低柜、沙发、饭桌、凳子等。父亲的手很巧,很会做活。厨房里用的案板、擀面杖等,父亲都做得很用心,也很精致。家里睡觉的土炕、做饭的灶台等,都是父亲盘的。

  20世纪80年代,陇原大地到处是欣欣向荣的景象,包产到户政策极大地调动了广大农民的种地积极性,农民的日子一天天好起来。幸福都是奋斗出来的。分家后,我家也有了自己的土地,每年养一头猪、养几只鸡,有吃有喝,生活过得平淡而幸福。

  父亲待人很热情、很大方。每年过年的时候,家里来的人比较多,不管是对亲戚,对朋友,还是对同事,父亲都会热情招待。有时候我们做饭晚了,或上菜慢了,他会训斥我们。家里只要来人,父亲总会招呼抽烟、喝茶,甚至挽留吃饭。

  父亲很孝敬老人,也很关心他的兄弟姐妹。分家后只要我家做好吃的,父亲都会打发我们去叫爷爷来家吃饭。爷爷的头发长了,父亲会用手动推子去给爷爷理发。爷爷晚年生病的时候,父亲从街上买上羊肉汤,装进暖瓶胆里给爷爷喝。父亲兄弟四个,父亲排行老二,他们兄弟姐妹之间感情很深。大伯平时喝的茶叶,很多都是父亲给的;大伯晚年身体不好的时候,父亲给大伯买衣服穿、买药吃。父亲病重卧床的时候,三姑、四姑一直陪在身边,时不时给父亲按摩腿脚,眼里常含着泪水。

  父亲有多方面的兴趣爱好。在师范读书的时候,曾登台演戏、唱戏。记得我小的时候,过年的时候父亲有时还拉拉板胡。在工作之余,偶尔写写毛笔字,主要是写隶书。父亲是个闲不住的人,退休后便以练字、刻章为乐。家里上房的墙上,挂满了他的书法作品;桌柜下、衣柜上,堆满了他写的字;亲戚家的上房,挂的几乎全是他写的中堂。父亲也喜欢把玩石头、木头,喜欢篆刻,给自己、给子孙们刻了很多的印章。父亲把野桃核收集起来,打磨光溜,钻孔引线,串成手串或是项链,很是精致,有的送给母亲戴,充满了对老伴的情和爱。

  在我的心目中,父亲是伟大的。

  愿父亲在天堂一切安好!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

简 介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会员注册 | 网站纠错

白银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白银日报社承担本网站所有经营业务、内容更新和技术维护

本网举报电话:0943-8305617 举报邮箱:gansudaily@163.com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808257)|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甘新办6201009)| 备案序号:陇ICP备08100227号-1

甘公网安备 62040202000172号

Copyright © 2006-2019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白银日报·新闻中心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