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天,我在北方等你

  冬天,你到北方的冬天来赴一趟邀约。除了松柏,所有的花草树木都把衣服脱光,古榆老楸苍柳刺槐,都在伸着手臂,枯枝高举,企图把天戳个窟窿。野草焦黄,在北风的感召下,随风摇曳。

  冬天,你到冬天的北方听一场雪的过往。除了丽日蓝天,雪就是北方冬天的常客。糁子雪,如碎银,下起来沙沙作响;鹅毛雪,似蝴蝶,飘起来纷纷扬扬。落雪也许一夜,也可以是一个白天,特殊时,或大或小,能下几天几夜。它们落在山上,刹那间山能变成一条银蛇;它们落在沟壑,如玉龙潜游江河;它们落在树上,树木突然像临风的君子;它们落在庭院,缠绵乡愁里总也不灭的烟火。

  冬天,你到冬天的北方看一次广阔。万木的萧瑟里,空阔拓宽了原野,山风唱响了寂寞。草原上,牦牛群,家养的,野生的,都是空寂处的生命音符;群山里,古堡烽燧,荒原古道,都是残阳里的唐诗宋词。站立在任何一个山头,目之所及,望断天涯路;驻足任何一处地方,念之所动,皆为歧路尽处。

  冬天,你来冬天的北方品一次豪放。北方有火红的炉子,有温暖的火炕,有家养的土猪肉,有冬藏的薯类和大白菜。北方人的酒,是冬天的必备,搳几拳,闷几口,不怕白雪皑皑。吃粉条炒肉,喝着羯羊汤。外面雪舞风吼,室内暖意融融。秋收冬藏,休养生息的天堂,没有污染的洞天福地。

  冬天,你到北方赏你终生难遇的粗犷。风是干的,浸不透毛衣毛裤乃至皮衣皮帽和暖鞋的刚强。雪是寒的,凉不尽北方人热爱生活的火热心肠。树是枯的,但第一缕春风吹来时,它们依旧吐绿冒翠。草是死的,春风化开冰凌,它们仍能顶破土皮,绿得可爱。人是闲的,可布谷鸟一叫,那梯田川塬之地,没有几个人不忙碌着耕播希望。

  冬天,你到北方看一次冰川湖河。青藏高原的湖泊结冰了,晶莹的冰面,似人为其镀上了一层水银。青海湖的周边有凌了,如一位仕女被画上了娥眉。黄河的源头冰盖了,冰下汩汩的清流,像一位少女弹奏古筝。长江的源泉被冰压了,冰下靓丽的潜流,如一位藏族的汉子,吹着雄壮的长号。冲出高原的黄河,温柔了许多,清亮亮的,仿佛一位飘逸的少女。走出高原的长江,乖巧了很多,玲珑的正好,好似一位披纱的二八佳人,骨感美艳。北方的江河湖溪,既能婉约,又能惊涛拍岸地磅礴。

  冬天,我在北方,端一杯酒迎你。

  冬天,我在北方,煮一碗茶奉你。

  冬天,我在北方,烹一锅肉等你。

  所有的热情,都是为了让你体验北方冬天的一切,都是诗与远方,都是你脚步挪动处应该看一看的立体风景!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

简 介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会员注册 | 网站纠错

白银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白银日报社承担本网站所有经营业务、内容更新和技术维护

本网举报电话:0943-8305617 举报邮箱:gansudaily@163.com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808257)|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甘新办6201009)| 备案序号:陇ICP备08100227号-1

甘公网安备 62040202000172号

Copyright © 2006-2019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白银日报·新闻中心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