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爱凌、苏翊鸣等冰雪健儿训练为何西南飞?

原标题:谷爱凌、苏翊鸣等冰雪健儿训练为何西南飞?

  探秘成都“金针菇”旱雪滑雪场背后的“黑科技”

 

▲游客在成都“金针菇”旱雪滑雪场上感受冰雪运动的快乐。记者谢佼摄

  北京冬奥会是当下最为火热的话题,最近几日,不少人慕名前来成都尖锋旱雪四季滑雪场打卡,平时日均接待60余人,现在每天要涌入300余名“雪友”。这块看似普通的旱雪滑雪场,曾先后吸引过谷爱凌、苏翊鸣等冬奥会冰雪健儿在此训练,最忙的时候,每天有200余名国家和省级冰雪运动员排队上雪道。

  是什么吸引了众多冰雪运动选手南下成都?

  “就因为这簇‘金针菇’。”尖锋旱雪四季滑雪场负责人张魏笑着说。

  墙内开花墙外香

  “金针菇”对真雪有90%的模仿度

  “金针菇”是人们对“尖锋旱雪毯”的称呼。这种模拟滑雪材料采用特殊塑料制成,呈一簇簇整齐排列的芽状,近看头顶圆圆,支撑的颈部约一根手指长,特别像一丛金针菇。据介绍,从触感、声音和滑行感受,“金针菇”对真雪能有90%的模仿度。

  “金针菇”的灵感源起于十余年前。发明人尖锋先生是一名滑雪爱好者,也喜欢尝试各种人工模拟的滑雪方式。他曾想把当时国际流行的旱雪引入国内,但因体验不好而作罢。

  “世界旱雪大约起源于50余年前,到10年前发展成为梳子式和刷子式两种,摔倒在上面特别疼,你可以想象跪键盘的感觉,再换成跪梳子。”张魏拿出样品对比,梳子式尖齿向上,刷子式则像密集的细条扫帚。

  “于是尖锋就想,我们怎么不自己造一个舒适的呢?从功能出发,顶端设计成球型,不扎人,为弥补国外材料短、回弹空间小的弊端,再把颈部加长,经过调整,功能完全能够满足需要。结果一看咋这么像我们四川人烫火锅的金针菇?”张魏说,这套“金针菇”式旱雪滑道组合单元2012年获得了国家专利。

  为了推广“金针菇式旱雪设备”,尖锋团队想了不少办法,参加过许多展销会,但没人相信这丛“金针菇”能模拟真雪。有的客商拿起样品在地上摩擦一下,摇摇头就走了。

  怎么办?尖锋团队咬牙自己投资,在成都高新区建了小型旱雪滑雪场,举办小规模赛事,邀请冰雪运动员和各界“雪友”实地体验。嘉宾里,来了一位日本籍滑雪教练佐藤康弘,对“金针菇”雪道赞不绝口,将它引入了日本。2016年,尖锋旱雪设备进入美国盐湖城,此后又陆续进入了奥地利、加拿大、比利时、澳大利亚、瑞典、英国、俄罗斯等国家。

  冰雪健儿西南飞

  “黑科技”口口相传引来众多专业人士

  有了一定的知名度,但“金针菇”仍面临生产、推广、运营的瓶颈。成都市新都区了解到情况后,向他们伸出了橄榄枝,希望在成都北部打造出一个体育产业集群。经过努力,一个6000平方米的生产基地落成于新都区工业东区,具备年产10万平方米旱雪毯和5000米魔毯的生产能力。为了完善改进及展示相关旱雪设备,尖锋团队于2017年建成了60余亩的旱雪四季滑雪场。

  站在这里,只见雪场平地而起,呈现金字塔造型,雪道面积约13000平方米,最高处离地面27米,最长雪道178米,滑雪道近10条。针对冬奥会比赛项目,滑雪场后又在2020年春节后开始增建标准旱雪滑雪大跳台Big Air,总高度43米。

  这个大跳台的黑科技之一在于它独特的落地气包设计。同类产品多为内凹式吸能,人掉在上面就凹陷进去,凹陷处会积水,最后人会陷进水里。而尖锋团队设计了麦秆式气包,内部是柔软的小管子,卸下大部分力之后仍然能让人滑行出去,对真雪的模拟性更高。

  另一个黑科技是魔毯。一些旱雪基地没有魔毯,运动员滑下来之后要自己爬上100米的高坡,相当于爬13层楼。尖锋团队的爬坡魔毯可以节省运动员体能。

  1月29日,谷爱凌在个人抖音“青蛙公主爱凌”上,晒出了自己在旱雪滑雪场乘坐魔毯的视频,她左手吊着抓环,右手抱着雪板,手忙脚乱,又哈哈笑着,乐不可支。配文自嘲道:还好我的滑雪能力比我的魔毯能力强一些。

  经受了疫情防控的考验,克服重重困难,大跳台于2021年7月开始试滑。先是四川省的滑雪运动队员试滑,后来一传十十传百,来的专业人士越来越多。

  “我记得当时看见有人上大跳台雪道,我以为是大众雪友,上去劝他下来,结果才知道是内蒙古滑雪队的教练。”张魏笑称,“我们随时守在跳台边了解运动员反馈,做了大量的修正和改进。”

  苏翊鸣也来了。他早在2014年就试滑过“金针菇”,是尖锋团队的老朋友。上一次他是一个人前来训练。那时候,正是一年里最热的时候,苏翊鸣背来50公斤的装备,没有父母和教练陪伴,每天苦练8个小时,挥汗如雨。

  2021年,中国国家队有8支人马70余人、14个省级队有149人在这里训练。排队都排不上,只能延长开放时间。常常看见冰雪健儿们在高温下上午练完下午练,下午练完夜里还要加练。

  其中,谷爱凌尤为感人。训练期间,她从早上10点半练到下午4点,中午也不休息。“有可能就是在我们这里,她完善了自己的秘密武器。”张魏说。

  南国冰雪日渐兴

  推动冰雪运动发展,旱雪设备立大功

  成都酷客滑雪俱乐部创始人冯宣竣,曾在日本从事了两个雪季的滑雪教练工作,如今冯宣竣选择把俱乐部开在了这个旱雪滑雪场中。10日下午,他和俱乐部的教练们正在指导十几位小朋友学习单板滑雪。

  “窗含西岭千秋雪,成都是有着滑雪文化的城市。它有西岭雪山滑雪训练场和都江堰室内滑雪训练场,不远的阿坝州茂县还有太子岭滑雪训练场。有了旱雪,可以进一步拓展滑雪时空,降低门槛。”冯宣竣说,“在‘金针菇’练习‘草上飞’,到了雪季可以自由‘雪上飞’。”

  因为滑旱雪的要求比滑真雪高,旱雪滑雪场又被称为“滑雪驾校”,有助于规范基本动作。为了帮助更多人学会滑雪,尖锋团队还琢磨出一个教学黑科技——“骑行道”,初学者坐在一条长长的斜椅往下滑,十分安全,不用教练陪同。“一般2个小时就能脱离骑行道,进入初学道。”张魏说。

  完成约2小时骑行道双板练习后,8岁女孩杜艾诺勇敢来到初级道。她纵身一滑,很快就掌握了技巧,身体前倾左右摆动,像一只灵动的小鸟。

  这是杜艾诺第一次到旱雪场学习滑雪,感觉好玩儿极了。她在电视上看到了谷爱凌夺冠,深感钦佩的同时,也生出了对冰雪运动的向往。

  因为这些体育黑科技,越来越多的人在南方也找寻到了冰雪运动的快乐,冰雪运动人口大大增加。据成都市体育局统计,截至2021年12月,当地参加冰雪运动培训的人数从2020年的1000人不到,增至4000人,包括各年龄层群众及家庭。教练团队从2017年前的不到60人,已增长至200人。而尖锋团队的旱雪设备,已经应用在国内40余处旱雪滑雪场上。 (记者谢佼、李力可、袁秋岳、薛晨)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

简 介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会员注册 | 网站纠错

白银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白银日报社承担本网站所有经营业务、内容更新和技术维护

本网举报电话:0943-8305617 举报邮箱:gansudaily@163.com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808257)|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甘新办6201009)| 备案序号:陇ICP备08100227号-1

甘公网安备 62040202000172号

Copyright © 2006-2019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白银日报·新闻中心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