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笔芦沟堡(二)

    侠道柔情

  《康熙·重纂靖远卫志》中有一篇题为《芦沟别意序》的文章,文笔精练,脍炙人口,耐人寻味。而其中饱含着的真情流露,不禁令人钦羡赞叹。“序”在古代除诗文序、宴会集序外,另有一种叫作“赠序”,是惜别赠言的文字,内容多含对亲友的赞许、推崇或勉励之辞,属临别赠言性质的文体。
  《芦沟别意序》作者为明代彭泽。据《明史·彭泽传》载:彭泽,明陕西承宣布政使司临洮府兰州(今甘肃省兰州市)人。弘治三(1490)年进士,孝悌父兄,为官廉洁,正直无私,忠心报国。他为人雄浑通达,富文才、精武略,历仕弘治、正德、嘉靖三朝达35年,官至陕甘总督、兵部尚书,加赠太子太保,谥襄毅。彭泽为明朝一代文武双全的名臣,不仅在甘肃,就西北而言,也属罕见。
  彭泽善作诗词,著述颇为丰富。早年在靖远法泉寺读书,其间写了《仙堤赋》及《东山八景》等脍炙人口的美文。《仙堤赋》对当时靖虏卫的地理位置、自然环境、物产、风俗、人物等现状进行了全面的叙述,对了解靖虏卫有相当的历史价值。《东山八景》描述靖远八处优美风景,现今则刻在靖远北城人民广场的电视墙南,供市民、游人赏玩。
  《芦沟别意序》作为一篇言辞淳朴典雅、感情真挚的赠别文章,虽未被其他文集所录,但其简洁明快的文字,记述中与友人冯禧之间互相交往的感人故事,以及因此建立的深厚情谊,饱含着的真情流露,读来不由人钦羡赞叹,拍掌叫绝。
  《芦沟别意序》介绍:冯禧,字景福,延绥(今陕西榆林县)人,跟随父亲戍守靖虏卫,因有家于此。靖虏卫因地处边塞,加之战争频繁,自古民风强悍,重武轻文,武官及其世宦子弟更是从来看不起读书人。然冯禧小时便刻苦读书,勤奋学习,连父母也不能阻止他。长大后,更是不远千里徒步到甘州(今张掖)、陕西凤翔等地去拜名师求学。待学成后回到靖虏卫,卫中年长有德行者、年少求上进者,遇到冯禧如对待客人般尊敬他,许多人还把自己的孩子送去给他当学生,即使卫指挥使也不例外。
  文中还提到,彭泽时与任靖虏卫指挥使的陈善将军友情深厚,堪称至交。对冯禧的为人和学问仰慕已久,但直到明宪宗成化癸卯(1483)年,二人在西安参加乡试,始才相识,遂一见如故,并成为同窗。后冯禧因父丧回家,不再思谋仕途,于靖虏卫打拉池以教书为业,彭泽继续求学国子监。
  后彭泽自西安返回兰州,经过靖虏卫干盐池时,由于长途跋涉,一路劳顿,身患重病,便到打拉池投靠冯禧。冯禧见状,毫不推辞,熬汤喂药,精心疗养。孰料数日后,彭泽病情愈益加重,昏迷不醒,胡言乱语,身体忽冷忽热,大小便失禁。冯禧为其请来靖虏卫的大夫,竟跪在了他面前。
  彭泽一病月余,冯禧总是守在旁边,几乎到了废寝忘食的地步。特别是彭泽大小便失禁,房间污秽不堪,然“景福方同榻,不少避,衣不解带,寝食俱废者几日。”彭泽终于慢慢恢复知觉,病情回转。但当致谢时,冯禧则以“先是道义,其次国家”而婉拒报答个人,正所谓“虽天伦至亲,莫过之者。”其情其义,虽天地也为之动容。
  明孝宗弘治丙辰(1496)年闰三月,彭泽改刑部广东司,省亲路过靖远再访冯禧,有感于“道义交游,死生意契,金可革,石可烂,此情此徳,盖有终身佩之,奕世诵之,而不能忘”,遂作《芦沟别意序》,历史往往有着许多非常神奇的巧合,时与芦沟堡建成刚好相距一百年,不知是偶然,还是天机?
  冯禧与彭泽,一为民间书生,一为朝廷权臣,但其深厚交情,至今不失为佳话,而其求学精神和处世之道,堪称士林楷模。特别是冯禧博大的胸怀和高尚的品质,远胜许多自认清高之流的文人。
  从彭泽所写《芦沟别意序》可推测,冯禧当或家居芦沟堡,并不在靖虏城。一则冯禧为卫中名士,彭泽对其“仰之甚久”,但直到“成化癸卯乡试,始相识于陕藩”,说明二人相聚距离不近;二则古人写文章,就以分别地命名,故虽彭、冯二人相识于西安,冯救彭于打拉池,但均不以此为文章题目,而名之以离别地芦沟。
  如此说来,正是芦沟堡一方水土,养育了笃志求学,克孝亲友,并甘贫守义的一代名士冯禧。而冯公“非特笃于友道一端,又不特私惠余一人”的高尚品德,不仅感动着彭泽,其求学、孝亲、重友的节操尤为今人之缺失,实为我辈学习之典范。然而作为一方名士,除此之外,却再不见文字记载,又实为芦沟,乃至靖虏卫之憾事。
  有感于前事,芦沟人向来重视知识,崇文修德。芦沟后辈在感叹先祖的智慧、勇敢、热血之时,新修学校,教育后代。光绪二十六(1900)年,已创设芦沟堡南山祖师庙私塾,而宣统元(1909)年,靖远劝学所始乃成立。近年来,当地民众更是多方筹措资金,兴办教育,成为美谈。
  祖师庙私塾为现芦沟小学的前身。400多年来,芦沟堡历经风雨,饱经沧桑,然而建堡之时所铸的铁钟,因为在校服务师生,幸免一劫。据说芦沟小学的古钟响起,清脆入耳,悠扬动听,十里之外清晰可闻,鼓舞几代芦沟子弟孜孜求学,终成大器。如今,芦沟小学桃李芬芳,誉满陇原,不能不说,是为芦沟情缘再续,冯禧精神再现。
沧桑话古今
  写了这么多,还在堡外转悠,现在,让我们走进芦沟古堡。
  有种说法,开两门以上的城池叫城,只有一个门的城池则叫堡,不知是否准确。
  与别处古堡稍有不同处,它不是筑在高高的山顶上,而是隐身低洼处。除去西面沙河流水冲刷而形成高高的悬崖,其余三面均在平滩上。远远望去,堡墙又高又厚,墙外挖了一圈壕沟,算是护城河了,或者,就称护城壕吧。壕沟因年深日久,无人修补,车碾人踏,雨水冲刷,逐渐形成一道沟,仅比两边土地低下稍许,不再是昔日不可逾越的障碍。
  芦沟堡墙体是就地取材用黄土夯筑而成,只有城门使用了条石和青砖加固。堡子不大,南北800米,东西740米,仅南面有一城门,外有瓮城。墙基大约宽5米,墙高近10米,城头宽处约3米,破坏的窄处则不足半米,甚至坍塌呈峰。
  初次进入古堡,抬眼望去,除去城中心鼓楼的黄土地基还坚强挺立,其余一片空旷。再细看,到处是坍塌的建筑遗址,而且都是被火烧的痕迹,这就是考古学界称为的文化层。城内有几处较为高突之处,却是灰烬的堆积,似为生活的垃圾,大概就是因为城外的敌人包围,无法运出。如此想来,心中顿生莫名悲凉。
  历史的云烟早已消散,就连我们对战乱也没有太多的概念,对我来说也只是个书本的记载。再次进入城堡,静静地走在城内,漫步城墙根一周,寻找着历史的记载,寻找着昔日的痕迹,却发现,曾经的战火与硝烟,化作而今颓废的残痕。
  远处浓浓的狼烟似乎还从烽火台升腾,耳畔兵马嘈杂声仿佛依旧在校场响起……苍劲而古老的城堡,历经风霜雨雪数百年,枪林弹雨几百载,再也没有当年的雄伟,城堡内留下的只是当年戍边、生活零落的残片,让后世子孙从拼接的残片中,回味历史,见证当初。
  车转回头,再看古堡,如同一个历史的见证者,它在这400多年中,记载了许多变化,也见证了太多无奈。在这诸多的无奈中,最重要的是,那些摧残古堡的人。不论是昔日的北元残余势力,还是回民起义的队伍,再到民国时期的匪徒,或许,他们也想着做个顺民,最起码,想过上安稳太平的生活。然而,事与愿违,却走上了烧杀抢掠的道路。想来,在他们的行动中,不知有没有无奈与痛苦?
  相传辅佐明朝开国君主朱元璋的军师刘基(伯温)所著《烧饼歌》有这样记载:帝问曰:“天下后世之事若何?”基答曰:“茫茫天数,我主万子万孙,何必问哉。”意思是天数已定,您有着万子万孙,为什么还要问这个呢?
  中国自古乱治交替,王朝更迭,然而每一个皇帝都希望自己的天下能够万年永存,朱元璋也不例外。明朝自太祖朱元璋起,到明思宗崇祯皇帝朱由检为止,共历18帝,270余年。而崇祯皇帝正是万历皇帝之孙。后人看来,这句貌似恭维的“万子万孙”,却蕴涵着对明朝气数的预言。尽管朱元璋也认为“虽然自古兴亡原有一定,况天下非一人之天下,惟有德者能享之。”其继承者未必懂得,或者说,他们虽然懂得,却不一定能付诸实践。
  其实,“万子万孙”本身就是一个模棱两可的话语。孟子早就说过:“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荀子则强调:“君者舟也,庶人者水也。水则载舟,水则覆舟。”唐太宗更是多次引用此语。倘若不关注老百姓的死活,再有强大的军队,亦不过形同虚设罢了。
  古堡东南不远有一山坡,坡上有一块开阔地,背山面水,屹立数座古坟,犹如小山堆一般,当地人传言,此乃当年镇守芦沟堡刘镇台之墓。古坟下坡不远处,有一小桥,桥基为石条、供桌等拼凑,上有精美花纹雕刻,据说此物来自镇台坟茔。桥上两块石板平行排列,宽不过3米,小桥如今成为连接古堡与新建道路,村中人们行走其上,笑声不断,分外开心。不知这是古为今用,还是对文物的破坏?
  城门外东南就是村落了,家家户户挨着山川依势而建,原名城门上。而今,随着引黄工程的建成,除去不多的几家外,都迁徙到前面的平原水川之地,只剩下一些残垣断壁,久久地陪伴着古老而寂寞的城堡。站在高处向东望去,那一川开阔的黄土地,在黄河水提灌之后,正当初秋季节孕育着丰收。远处,炊烟像薄雾一般笼罩着村庄,呈现出家家安居,户户乐业,宁静地过着安康的日子,与破败的古堡相比,倒显得波澜不惊,欢乐而滋润。
  历史的沧桑,时代的新韵,到底该怎样评说?我们拭目以待……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

简 介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会员注册 | 网站纠错

白银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白银日报社承担本网站所有经营业务、内容更新和技术维护

本网举报电话:0943-8305617 举报邮箱:gansudaily@163.com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808257)|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甘新办6201009)| 备案序号:陇ICP备08100227号-1

甘公网安备 62040202000172号

Copyright © 2006-2019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白银日报·新闻中心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