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寻西夏西寿保泰监军司

    自西汉以来,古会州作为丝绸之路的咽喉要道,成为西域与中原文化交流传播的重要途径,沿线也因此遗留有大量的古道驿站。而作为北宋、西夏、金的对峙,大明王朝与蒙元势力抗衡的边疆,又使得这里留下了许多扑朔迷离的古堡、烽燧、边墙,使人遐想无限,时时产生寻访的念头。


  2015年11月14日,“会州拾遗群”再次组织户外活动。此行的目的是寻找西夏西寿保泰监军司遗址,顺路穿越黄家洼,考察沿途城堡关寨,但终因史料语焉不详,考察证据不足,无法得出结果。

历史背景

  按照预定的计划,凌晨五点起床,联系上白银市文史民俗专家万全琳直奔平川,与其他人会合。

  沿308国道到黄峤乡,过乡政府不远,有汉墓群,顺道前往考察。山坡的东北面,就是著名的杨崖湾古城。

  古丝绸之道中路在白银境内的大体走向就是从长安到达固原,绕道海原,然后抵达靖远、平川一带渡过黄河,进入河西走廊。古会州段,正是从干盐池到杨崖湾古城经打拉池、旱平川,再经鹯阴古渡过黄河;或经过水泉堡,过荒草关、裴家堡,在石门索桥渡过黄河。

  站在杨崖湾古城外的汉墓山坡,远望东、西、北面,山势相连,巍峨雄壮。特别是古城的北面,从平川区共和镇到黄峤乡,再由海原县干盐池至唐家坡北的诸多山脉,今称黄家洼山,更是绵延起伏、奔腾不息。史料记载,黄家洼山宋夏时称作柔狼山,是两国拉锯的边界线。因而,自古这里就是兵家必争之地。

  史料载会州之北有柔狼山,当时的会州所辖范围较广,今打拉池,干盐池一带亦属会州地界。连绵不断的柔狼山与天都山、月亮山共同构成一道天然军事屏障,成为西夏与北宋的对峙点。据清光绪年修《打拉池县丞志》载:黄家洼山在城北四十里,高约十里,大约二十余里。(干盐)池(中)卫往来小路须由此山骑行而过。古城西南面的屈吴山,地势险要,正是宋代李宪率大军攻天都山,烧毁西夏李元昊行宫的重要据点。这里,也是北宋范仲淹曾经巡视,至今遗有定戎堡、怀戎堡、东堡子等多处古城堡之地,甚至,有传说成吉思汗的墓地也在附近,留有西格拉滩等元蒙气息浓厚的地名。

穿越黄家洼

  离开汉墓群,大家绕道唐家坡奔赴干盐池北山烽火台。

  中国历代政权基本实行盐业专卖政策,即盐业由国家统一经营,特别在战争、灾荒年间等特殊时期尤为如此。干盐池现属海原县盐池乡盐池村。其四周为海原西华山和平川黄家洼山所环抱,山中泉涧、溪流尽入湖中,天降雨雪之水汇集盐池,虽经百代而不枯竭。这里自汉唐时期就有一定影响,宋与夏之间在这里的边界战争冲突,百年之间不能消停,盐池的争夺当是重要原因之一,故而周围城堡遍地、边墙蜿蜒、烽燧满山,即便在明朝,依旧如此。

  盐池北山即有两座较为高大的烽火台,我们计划考察靠近西面顺路的一座。踏着历史的脊梁,我们很快登上了烽火台。这座烽火台雄立山顶,东、南、西三面悬崖,北面虽有一狭长山坡,但中间有战壕和矮墙阻隔。真是易守难攻之要冲。近围3重,残墙高2米左右,加之不远处的壕沟,似为4座层层护卫的小城堡,将主峰安全地保全在内,大约高6米。站在烽火台向北面望去,盐池迷迷茫茫,远山高低起伏,恍惚中,眼前似乎浮现出了当年战争的残酷场面,喊杀声惊天动地……其东面山谷,兵粮战马古道痕迹犹存。

  见到黄家洼古道,同行的万老甚为感叹,向我们讲述了其二爷的故事。据说万家二爷在山西做官,被朝廷委派日本留学,家眷要经宁夏回乡,走在路上,盘缠不足,万家二奶遂向随从人员讨借,不料大家纷纷哭穷,二奶不得已,只好勒紧裤带继续前进,不料车行黄家洼,师爷的车辆不知为何突然翻倒,如此还不算,竟然从车内滚出大量的金银财宝,令二奶气恼不已,也让师爷脸红不止。

  听着故事,大家在慨叹万家老爷做官清廉的同时,也指责师爷的狭肠小肚,也纷纷开玩笑,让万老去到古道走一遭,说不定还有先人们遗落的黄金元宝,等着后人来捡拾。

  就在我们开玩笑间,又沿着沙河驰向下一目标。山路崎岖,沟底坎坷,不时有石块蹭到车底,好在一直有惊无险,使人兴奋的不是山上的美丽风景,而是在山间的崎岖小路,大家精诚团结,克服困难,都有探寻本地历史资源的无私精神。

  穿越到预计一半路程时,就到达两座对峙的烽火台。因为不能确定名称,而附近有北山村,所以暂时命名为北山村烽火台。与别处不同的是,这两座烽火台隔着一道沙河相望,距离不远,且风格截然不同:南面一座为2重围,四面均有人居住的痕迹,且山脚有明显的斩坡防卫措施;北面一座仅为一围烽火台,不见居住痕迹,山坡也不见防卫设施。此两座烽火台一处奢华,一处简陋,万老推测,似为两国对峙边疆,均在沟壑道路交汇之处的领地,各自修筑,互相防备。想来也有一定道理。北宋重视农业,强调安居乐业,故而烽火堡垒强调经久耐用;西夏以游牧为主,在于灵活,所以烽火台只是起到传递军情的任务,故而简单。但对此尚需进一步考证才行。有意思的是,这两座烽火台至今尚属两省,南面的属宁夏境内,而北面的却在甘肃境内,想来神奇而有趣。

  就在走过一片黄土后,前行不远即是本次寻访的主要目的地,道路仅容一车通过,很是危险,好在司机们技术还算过关,于滚滚黄尘中,冲到塬顶,再在乡间道路迂回前行不远时,豁然开朗,但见土地平旷,屋舍俨然,稍一回头,连续的几座古城堡展现眼前: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西寿保泰监军司遗址吗?

西寿保泰监军司

  西夏元昊立国,设有12个监军司,这些监军司不仅是军事驻防区的指挥机构,亦是该地行政的管理机关,充分体现了西夏军政合一的体制,西寿保泰监军司是其中之一。

  之所以关注西寿保泰,原因有二:一是因为其他监军司所在地址大都确定,唯独西寿保泰众说纷纭,史料载驻柔狼山北。关于柔狼山,前面已有所述,因其范围太广,而且古城堡众多,故而西寿保泰不知在今具体何地。二是古会州一度为西夏统治,而其管辖者,正是西寿保泰监军司。

  回到现实,尽管事先在地图上有过琢磨,但当我们到达兴仁镇老庄村时,还是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只见广袤的原野,坐落着几座古代城堡,似乎可用“密集”来形容。

  这里即便是不在城堡内,行走的整个山梁,遗留的文化层可达2米之厚,到处都是古代生活的痕迹,特别是明清的生活痕迹到处可见:青花瓷片、黑釉瓷片随处都有,俯拾皆是。有明成化年造的青花瓷碗、康熙通宝铜钱、书写优美的“寿”字碗,还有一块精美的粉彩瓷残片。虽均为残片,但数量实在多,令人诧异。

  再看南面山腰,古代窝棚的痕迹依然清晰,可以推测,当时居住的人口绝不是现在老庄的十几户人家。应该说,这里先前必然是一个从地理位置和军政管理都十分重要的地方。

  慢慢地沿着山梁转向塬顶,进入一个古城堡。该城堡呈长方形,西北到东南长约200米,东北到西南约150米,西北墙角海拔1950米,东南墙角海拔1941米,属于依地形而修建。令人不解的是,该城堡虽西南角围墙已经不见踪影,但北面基本完整,却不见马面、女墙等痕迹。打问附近的牧羊人和住户,他们的回答,让人大跌眼镜:祖辈相传,此城是鞑子的马圈——根本就不是城堡。

  距离马圈西北不远处,另有一完整的城堡,其构筑,明显要坚固许多,从塌落的墙体看,当属宋元时城堡。该城堡也呈长方形,西北到东南长约150米,东北到西南约100米,西北墙角海拔1946米,牧羊人和住户都说,此系元代城堡。

  古城和马圈往南处,几乎就在等边三角形的另一点,是座古庙遗址,仍然依山势而建,东南到西北走向,山门在南面,外围有一到两米的围墙,连同戏台,整个庙宇外墙呈“凸”字形。庙宇内主殿遗址有半个残破的古磬,另有块古砖,上有新刻“九天圣母之神位”。按理说,即使是新刻,也该有来源才是。经查:九天玄女简称玄女,为中国上古女神,俗称九天娘娘,道教传说中善兵法战胜之术的女神,正是《水浒传》中赐宋江天书者。

  中国供奉的方神,一般与本地多少有点渊源关系,特别是本地主神位。据此,本地必然为战略要地、边塞重镇。事实上,这里正是锁黄川东口,亦为通往干盐池等地的咽喉。

  尽管如此,大家还是在苦苦寻觅:西夏、西夏,不见西夏的痕迹。或者,根本就没有西夏遗址?宋人柳世雄撰写的“打刺赤碑记”铭文中有怀戎堡“东北去西寿(保泰)监军一百五十里”之语,几乎是考证西寿保泰监军司的唯一依据。方位没错,距离没错,但似乎并不就是这里——我的直觉。

现实推断

  带着遗憾的心情离开老庄古堡群,天色近晚,但是大家觉得意犹未尽,于是,大家决定顺路前往兴仁镇梁寨柯考察一座古庙遗址。

  这是一座宏伟的古遗址,仍然依山势而建,东南到西北走向,山门在东南面,外围有两米多高的围墙,连同戏台,整个庙宇外墙呈“凸”字形,和老庄古庙有惊人的相似。其中自前往后分别有主殿(万老认为是戏台)、钟楼、鼓楼;三重大殿,两旁还有廊房配殿,且均在高台之上。主殿遗址甚至达3米以上,就连后殿也在3米左右。其巍峨气势,远远超过老庄古庙。而其中的滴水、瓦当更是别具一格,规模、档次均非一般,从地面上散落的砖雕就见一斑。再者,这座古庙居然有墙体高厚的围墙,用一句时髦的话说就是高端、大气、上档次。这说明锁黄川的最东端有非凡的过去。

  如此还不算,一路走过,再借助地图才发现,这里竟然不仅是一座古庙,而且是古庙建筑群!然而其为何人所建?何时所建?因何而毁?均不得所知。但西夏统治者信仰佛教,于是,佛教思想体系在西夏社会的意识形态中占有极为重要的地位,因此可以推断,这些古庙遗址并非西夏所建,倒是明清的可能性较大。

  翻越史书发现,西夏国其实一直在夹缝中求生存。前期在辽、北宋,后期在金、南宋。在西夏立国189年的历史中,其统治者皆从其自身利益出发,不断地利用辽宋、辽金、金宋之间的政治、经济矛盾巧妙周旋,对其敌对方或战或和,反复无常,并从中获得不少好处。

  但噩梦从蒙古族的兴起开始,蒙古族铁骑在成吉思汗铁木真的带领下,所向披靡,却屡次败在同样以骑兵见长的西夏国。为此,1227年,成吉思汗第四次亲征西夏,此次征讨,作为一代天骄,依旧没有讨得便宜,不仅如此,反而被伤。就在这年6月,西夏京畿地区发生强烈地震,房屋倒塌,瘟疫流行。据清代吴广成撰《西夏书事卷四十二》载:“地大震,宫室多坏,王城夜哭。”“夏兵坚壁半载,城中食尽,兵民皆病。”西夏主不得不打算投降。与此同时,成吉思汗命在旦夕,然而,在弥留之际,他要求死后秘不发丧,直到西夏献城,并最终以惨无人道的方式将兴庆府(今宁夏银川)屠城,从此,西夏亡国,党项灭族,甚至近千年难以让人知晓内情,略有蛛丝马迹,最多只有概要。

  中国自古有后朝为前代修史的传统,但在有元一朝,对西夏国讳莫如深,由此造成这段历史几乎成为空白,这也是西夏国成为神秘王国的重要原因。而反映的再近一点,也就是西寿保泰监军司的扑朔迷离。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

简 介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会员注册 | 网站纠错

白银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白银日报社承担本网站所有经营业务、内容更新和技术维护

本网举报电话:0943-8305617 举报邮箱:gansudaily@163.com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808257)|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甘新办6201009)| 备案序号:陇ICP备08100227号-1

甘公网安备 62040202000172号

Copyright © 2006-2019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白银日报·新闻中心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