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虾蟆城是一处鲜为人知的地方:大金王朝的句号

    郭虾蟆城是一处鲜为人知的地方。


  郭虾蟆城是我们身边的古战场。

  郭虾蟆城是大金王朝的句号。

  郭虾蟆城遗址是祖厉河东岸的一片残垣断壁,位于会宁县郭城驿镇新堡子村西侧。

  郭虾蟆城古称会川城,兴建于北宋元符二年(1099年),金代贞祐初年,迁会州州治于此,称新会州。因郭虾蟆死节于此,当地人称之为郭虾蟆城。

  怀着对英雄的景仰,记者一行踏上了寻访郭虾蟆古城的旅途。

  从白银出发,过靖远县城,继续南行,穿过大芦乡,就到了会宁县北部重镇——郭城驿镇,那里是祖厉河与关川河的交汇处,到郭城驿镇新堡子村再西行几百米便到达郭虾蟆古城遗址。

  一座杂草丛生的小土山,一座在风雨侵蚀下失去了棱角,只留下一个个布满坑洞的古城,记者仿佛穿越时光隧道,默然掀开了一段湮灭了七百多年的守城将士与古城玉石俱焚的悲壮历史。

跨越时空,郭虾蟆古城隐含着的王朝兴废密码

  翻开历史,我们会惊奇地发现,北宋初年,我国西北党项、羌族迅速崛起。公元982年,党项贵族内部发生战争,拓跋部首领李继捧率领党项部落投附北宋,其族弟李继迁(西夏李元昊之祖父)不愿归附,抗宋自立。公元985年,李继迁联络党项部落攻占会州(据有关专家认定,会州治所即今靖远县城),并焚毁其城,自此,会州(今会宁、靖远)一带成为北宋与党项部落、西夏交战之前沿地,战祸连年不断。

  宋神宗元丰四年(1081年),北宋五路大军攻打西夏,今白银市全境沦为宋夏交兵之地。西夏崇宗天佑民安六年(公元1095年),北宋宰相张惇对西夏从战略进攻改为战略防守,先后在沿边修建城寨,巩固边防。北宋哲宗元符元年(公元1098年),宋朝从西夏夺回会州地后,次年宋将苗履筑会州城(其城在今靖远县城附近),辖境约当今靖远、定西、会宁等县地,又于州西南筑会州新寨,名会川城,此城即是郭虾蟆古城。宋军利用这里东西两面高山耸峙,中间是走廊地带的地形,修建了城堡以抵御西夏人的进攻。因为顺着关川河直上可以抵达定西巉口一带,故此,宋军必须扼守住这里保护陇西等地的侧翼。

  而此时,生活在松花江、黑龙江中下游的女真人逐渐崛起。女真人是黑水靺鞨的一支,五代时,他们改靺鞨为女真,有大小数千个部落。11世纪末,完颜部统一了女真各部,初具立国规模。

  1113年(辽天庆三年)完颜阿骨打继任部落酋长,女真开始向外扩张,建立金国。随后,攻灭辽,接着于1127年灭北宋。随即金人开始四处攻城略地,经过富平之战和西北五路争夺战之后,宋金谈判划界。秦陇地区除陇南部分地方为南宋所有外,河西走廊等地属于西夏,秦陇大部分为金人所占据。金人在秦陇地区设置了庆原路和临洮路,庆原路管辖着今天庆阳平凉一带,临洮路管辖今天的兰州、陇西、会宁、临潭、临夏等地。而在金宣宗贞佑初年(1213年),西夏又占领了会州全境。直到金宣宗元光二年(1223年),金将郭虾蟆从西夏人手中夺回会州城,遂把会州治所从靖远迁到会川城,取名“新会州”。

  可惜宋人修建好的古城,发挥作用的时间并不多。真正让古城发挥作用的时刻,却是在金朝灭亡之后。大金王朝的最后一支军队在这里坚守孤城3年,让蒙古人吃尽了苦头。

城毁人亡,郭虾蟆为大金王朝最后一位战将

  郭虾蟆汉名叫郭斌,生于金章宗(完颜璟)四年(1192年),金代会州(会宁县郭城驿)人,也就是当地原住民。郭虾蟆武艺高超,尤擅弓箭,他还有一位哥哥叫郭禄大。郭家世代为金保甲射生手,相当于军中的弓箭手。凭着善射的本领“与兄禄大俱以善射应募”从军。而郭虾蟆的从军史,也可算是一部金朝末年的西部战争史。

  据《金史·郭虾蟆传》记载:金宣宗兴定四年(1217年)八月间,西夏联蒙攻金。当时他哥哥郭禄大“以功迁遥授同知平凉府事、兼会州刺史,进官一阶,赐姓颜盏。”西夏攻会州,郭禄大、郭虾蟆同在军中率军抵抗。“禄大遥见其主兵者人马皆衣金,出入阵中,约二百余步,一发中其吭,殪之。又射一人,矢贯两手于树,敌大骇。”但会州终陷于西夏,“城破,禄大、虾蟆俱被擒”,“夏人怜其技,囚之,兄弟皆誓死不屈。”“其后兄弟谋奔会,自拔其须,事觉,禄大竟为所杀,虾蟆独拔归”。两兄弟拔须易容逃走,不幸郭虾蟆虽逃回,但大哥却命丧敌军。

  第二年“夏人万余侵定西”,这回郭虾蟆奋战大胜西夏军,“斩首七百,获马五十匹”,一雪去年之国恨家仇,并因功“迁同知临洮府事”。

  金宣宗元光二年(1223年),西夏军步骑数十万攻打凤翔(今属陕西),金朝元帅赤盏合喜委任郭虾蟆为总领军事。一日,元帅与郭一同巡城,见城外有一西夏军人坐着,“气貌若蔑视城守者。合喜指似虾蟆云:‘汝能射此人否?’虾蟆测量远近,曰:‘可。’虾蟆平时发矢,伺腋下甲不掩处射之无不中,即持弓矢伺坐者举肘,一发而毙。”郭虾蟆能看准时机,从盔甲之缝一箭毙敌,可谓神箭。

  此次战役名为西夏军,实以蒙古军为主,且蒙将是威名共著的木华黎,而金国将领为完颜仲元和战绩彪炳的“花帽军”,郭虾蟆在这场战役中发挥了重要作用,“颜盏虾蟆力战功最”(《金史·完颜仲元传》)。最终蒙古军没能攻克凤翔,木华黎哀叹“吾奉命专征,不数年取辽西、辽东、山东、河北,不遗余力;前攻天平、延安,今攻凤翔,皆不下,岂吾命将尽耶?”(《续资治通鉴》卷一百六十二)。此战终击退西夏军,郭被“遥授静难军节度使,寻改通远军节度使,授山东西路斡可必剌谋克,仍遣使赏赉,遍谕诸郡焉。”之后郭又被“遥授巩州钤辖”“授同知兰州军州事”。金哀宗正大元年(1224年),郭虾蟆因功遥授知凤翔府事,本路兵马都总管、左都监兼行兰会洮河元帅府事。同年冬天,“虾蟆与巩州元帅田瑞攻取会州”,向西夏发动进攻,“虾蟆率骑兵五百皆被赭衲,蔽州之南山而下”,郭军穿上褐色衣服,埋伏于会州山南(今会宁清凉山一带),突然发起进攻,西夏军才猛然发觉,金兵已到城前,“夏人猝望之以为神。城上有举手于悬风版者,虾蟆射之,手与版俱贯。凡射死数百人。夏人震恐,乃出降。”金朝重新收复会州,取得重大胜利。

  公元1231年,蒙古窝阔台(元太宗)派三路大军大举攻金。天兴元年(1233年),金宣宗完颜珣病死,完颜守绪继位,是为“哀宗”,改年号为“天兴”。是年七月,蒙古遣唐庆到汴京(今河南开封)劝哀宗投降,被金将蔡元所杀,蒙军遂决意灭金。即派蒙将速不台围攻汴京,哀宗逃往蔡州(今河南省汝南县)。次年正月,金国叛帅崔立杀死留守将完颜奴申、完颜习捏阿布,献京城投降,并将两位王后、两位宗王及500名宗室贵族押至蒙古军营。速不台斩杀金国宗王及其宗室贵族,把二位王后遣送至和林。

  公元1233年九月,蒙古和南宋联军联合围攻蔡州。哀宗将御用的金银器皿分赏将士,又宰杀皇室骏马50匹,军马150匹,供将士食用,鼓励大家坚守蔡州,蒙军数度攻城不下。

  到次年正月初九(1234年),蒙军凿穿西城杀入城内,继而巷战至天黑。哀宗完颜守绪眼见蔡州难保,召来统帅完颜承麟传与皇位,谢辞,哀宗说:自古无不亡之国,而亡国之君或被斩或为奴受辱,自忖身体肥重,不善骑射,只有以身殉国。汝矫健敏捷且有谋略,幸能突围,得延国祚,朕死也瞑目了。

  次晨哀宗行禅让礼,完颜承麟继位(史称“末帝”)。是时四面杀声震天,宋、蒙联军蜂拥入城,完颜承麟率军投入巷战。哀宗完颜守绪见国运已绝,在幽兰轩中自缢而亡,侍臣完颜绛山遵遗嘱将其火化,葬于汝水边上,死后被谥为“哀宗”。

  中午,刚接过皇位的新帝一番激烈巷战,但寡不敌众,退入子城。闻知哀宗自缢,领群臣痛哭奠祭。刚奠祭完毕,子城告破,敌兵群拥入宫,见金人即砍杀,可怜只做了半天皇帝的完颜承麟竟为乱兵所杀。金国于此终告灭亡。

  公元1234年冬十月,金国既灭,蒙古军队继续清剿金国余部,更大举围攻仍然在金国旗帜下屹立的会州城。于是,“郭大侠”坚守孤城惨烈的一幕发生了。

  据《金史·郭虾蟆传》记载,郭虾蟆先是“集州中所有金银铜铁,杂铸为炮以击攻者”,接着“杀牛马以食战士”,坚守城池,“日与血战,而大兵亦不能卒拔”。

  郭虾蟆坚持苦守孤城到第三年,时为南宋理宗端平三年(1236年),城内“及军士死伤者众,乃命积薪于州廨,呼集家人及城中将校妻女,闭诸一室,将自焚之。虾蟆之妾欲有所诉,立斩以徇。火既炽,率将士于火前持满以待。城破,兵填委以入,鏖战既久,士卒有弓尽矢绝者,挺身入火中。虾蟆独上大草积,以门扉自蔽,发二三百矢无不中者,矢尽,投弓剑于火自焚。城中无一人肯降者。虾蟆死时年四十五。土人为立祠。”在国君、国都被灭后三年,依然举着金国大旗奋战的最后一座孤城,最后一位战将,终于化为渺渺云烟!

  郭虾蟆的忠义、惨烈壮举,连战胜方元军也为之感慨动容。《元史·按竺迩传》中记述:“甲午,金亡。初,金将郭斌自凤翔突围出,保金、兰、定、会四州。至是命按竺迩往取之,围(郭)斌于食尽将走,败之于城门。兵入城巷战,死伤甚众。斌手剑驱其妻子聚一室,焚之。已而自投火中。有女奴自火中抱儿出,泣授人曰:‘将军尽忠,忍使绝嗣,此其儿也,幸哀而收之。’言毕,复赴火死。按竺迩闻之恻然,命保其孤。”时年仅45岁的金末守将郭虾蟆举家自焚殉国。

  从公元1115年完颜阿骨打率女真各部落起兵攻辽,定都于今黑龙江省阿城为“上京会宁府”创建金国,至1236年金朝最后一座会州城失陷,120年岁月,一个东北“会宁”,一个西北“会宁”,冥冥中伴随着金朝的兴与亡,岂非天数?

  明朝正统五年(1440年),明王朝重建郭城驿,为纪念金将郭虾蟆忠烈殉国,称其城为“郭虾蟆城”。民间传说中的郭虾蟆更被神化:他会遁地之术,能将纸人纸马变成千军万马,他还有一头尾巴上有燕子窝的神牛,可以日行千里夜行八百等等。

  英雄不死!民心不死!

遍地瓦砾,郭虾蟆古城诉说着无尽的沧桑

  沿着小路登上北面一座较高的土台子,整座城便尽收眼底。修建这座古城,在地理位置的选择上,古人还是颇费了一番思量。古城的西面是祖厉河,而古城的南面则是会宁一带有名的清凉山。古城东面十几里的地方,也是一道绵延的山脉。占据了这里,守军既能起到依山傍河的地理优势,也能获得大片的良田,为守军提供充足的给养。

  郭虾蟆城遗址面积宏大,整座城呈长方形,由一个内城、两个外城、三条壕堑及南北门并瓮城夯土筑成。然而令人失落的是城上——也可以说地面上所有的建筑已荡然无存。据有关部门测量,城墙基宽10米,深入今地表2米,城墙高出城内地面6米左右,顶部残宽3米。内城南墙残垣长约360米,北城墙残长172米,东城墙残长444米。残存的古城墙虽然破败坍塌,但在高处观看仍可感觉到昔日的雄伟身姿,遗存较好的是城外护城壕,南墙靠西处有城门和瓮城遗迹。壕内已辟为农田,被当地农户种上庄稼,长势喜人。

  祖厉河从城西绕城而过,年深日久,大部分西城墙已被河水冲毁,有的地方被河水“削”成了高约20米的断崖。尚幸1993年省政府将古城列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2003年由省文物局拨专款68万元,由会宁县文化部门在祖厉河东岸土墙之下,修筑了一条长约300米、高12米的护坡,才终结了威胁着古城的水患问题。

  走进内城,却见遍地坑窝,中部和南部更甚。这些坑除了部分是1982年定西地区文化部门进行局部抢救性发掘时留下之外,绝大多数却是群众取土和盗贼盗掘时留下的。据了解,由于当年郭虾蟆的一把焚城大火,将这座古城尽毁。大火燃烧过后所形成的建筑、尸体灰烬,厚厚地堆积了起来,直到上个世纪八十年代还有很厚一层。当时人们争相用车到城里取灰,以沃农田,因而对残留在城内的文物造成了毁灭的破坏。

  根据1982年定西地区博物馆《金代会州城遗址试掘简报》披露,当时发掘曾发现了瓦当、陶器、瓷器、陶塑人像、钱币等一批极有价值的文物,特别是城内暴露和发掘出大量木炭、草木灰、木头余烬、烧焦的人畜骨骼、陶瓷器残片及南北二门间发掘出土了门楼建筑构件。考古工作者当时还从当地农民手中征集到了叶形铜镜、瓷扁壶、玉壶春瓶、三彩彝、瓷马等多件文物。

  记者漫步于这座古城,脚下的土地上残瓷断瓦仍随处可见,偶尔还能看到森森白骨。岁月的侵蚀和人为的破坏,郭虾蟆城遗址早已残败。但弹丸之地竟是金王朝最后的孤城,其价值已经与文物没有多少关联,它就像是一座民族精神的纪念碑,闪烁着自由、不屈、忠诚与牺牲的光芒,亦以明死生之大,匹夫之有重于社稷也。

  夕阳西下,置身郭虾蟆古城,战争的声音仿佛还在耳边起伏。荒草之中,废墟之下,无贵无贱,是当年无一人肯降元的兵民妇孺。“灰飞城陷力始竭,贤王立祠称壮烈。王师十万下马拜,竞摔马鞭声咄唶。黄河都为苦泪流,陇山自此无颜色。峨峨大将节,凛凛死国名,英灵在天为列星。”元代著名文人郝经有感郭虾蟆的壮烈,赋长诗以感怀。

  郭虾蟆城不仅是金王朝最后灭亡的一座城池,更标志着金王朝在历史上的彻底结束。郭虾蟆城是改变中国历史进程的地方,但这段历史如今似乎已鲜为人知,即使当地人,知道郭虾蟆的也并不多。七百多年过去了,郭虾蟆的血性连同这座古城一起,已被混浊的祖厉河化为极少数人的朦胧记忆。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

简 介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会员注册 | 网站纠错

白银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白银日报社承担本网站所有经营业务、内容更新和技术维护

本网举报电话:0943-8305617 举报邮箱:gansudaily@163.com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808257)|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甘新办6201009)| 备案序号:陇ICP备08100227号-1

甘公网安备 62040202000172号

Copyright © 2006-2019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白银日报·新闻中心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