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银籍早期共产党员岳秀山

    岳秀山,名钟灵,字秀山,系甘肃省靖远县东湾乡东湾村人,生于1909年10月,少时在靖远敷文小学读书,后就读于兰州中学。在校时即倾向革命,后经王儒林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


  1932年岳秀山即参加谢子长等领导的“陕甘工农红军游击队”(史称“靖远兵暴”)。1933年,在中共甘宁青特委的领导下,靖远成立以王儒林任司令、李慕愚任政委的“西北抗日义勇军”,岳秀山负责情报和军事联络工作。“西北抗日义勇军”转战于靖远西塬、北湾和皋兰北山一带,宣传抗日,斗地主,动员群众抗日义捐。“西北抗日义勇军”的成立,在当时影响很大,后遭到敌人残酷围剿而失败。起义失败后,岳秀山以伪县政府户籍员、县政府督导员等身份继续开展地下斗争。

  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后,接上级指示,岳秀山与武兆友、胡进昌、黄鼎等于1937年11月筹备组织“甘肃青年抗战团靖远分团”,1938年元月“甘肃青年抗战团靖远分团”正式成立,团部设在靖远师范学校,岳秀山任团长。在成立大会上明确指出,目前的形势和任务是抗战第一,抗战高于一切,青抗团就是团结一切抗日青年来担负抗战工作。他组织力量,编写抗日宣传提纲,深入学校和农村,教唱革命歌曲,在校园内外、大街小巷出墙报、贴大幅标语,上演了《放下你的鞭子》《打日本鬼子去》等抗日进步剧目,开展抗日救亡宣传活动。青抗团在靖远发展很快,人数达到400多人,其后有40多位青年学生奔赴延安,为革命输送了干部,为党组织的发展奠定了基础,在靖远青运史上写下了光辉一页。

  1938年8月,甘肃地下工委书记孙作宾,副书记罗云鹏在兰中街4号指示岳秀山到靖远建立党的地下组织,并派工委组织部长郑重远协助工作。1938年秋,靖远地下县委正式成立,这是党在白银地区建立的第一个县级地方党组织,岳秀山任靖远地下党第一任县委书记,当时的组织委员是张生强。以后靖远县委领导机构曾多次调整,1939年秋,县委决定岳秀山专门负责军事和掩护,由郑重远代理靖远县委书记。此时,一批赴延安的靖远学生乔映淮、魏煜、欧化远、刘宗道、胡进昌、王大觉、胡永一等陆续返县,为建党增添了力量。在县委的领导下,党的组织发展迅速,全县陆续建立了六个支部,发展党员百余名。他曾以水泉打羊为名,开会组织研究部署工作任务,兴办民众夜校,宣传抗日救国,揭露反动保甲长丑行,搞生产自救,开展反霸斗争,取得了很大成绩。其间,岳秀山还直接参与策划了1939年肖焕章领导的农民武装起义;以在伪县政府的合法身份协助万良才、李保洲撤销了雒某某的伪保长职务;为民除害,指示三滩崔维江暗杀联保主任谢某某,打击了敌人的嚣张气焰,赢得了群众支持。

  震惊中外的“皖南事变”发生后,斗争形势骤然严峻。1941年2月,甘工委派郑重远到靖远癿肚子小学向岳秀山、李保洲、魏仰峰等传达了中共中央“五四精神”,即1940年5月4日毛泽东代表党中央写给东南局的指示,主要包括“隐蔽精干,长期埋伏,积蓄力量,以待时机”,“在党员被国民党强迫入党时即加入之;对于地方保甲团体,教育团体,经济团体,军事团体,应广泛打入之”等内容。遵照“五四精神”,在靖远县委的安排下,一批地下党员陆续打入伪县、区、乡、保、甲内部并担任职务,搞两面政权,有的参加了伪“西训团”,有的还加入国民党或国民党的其它组织。

  1941年6月,岳秀山听到靖远县伪县长郝遇林向省政府指名道姓报告靖远有“奸党”活动。岳秀山借口端午节回东湾连夜叫岳钟湖、岳钟国等通知有关同志“速去延安”。不料,第二天岳秀山等就被伪57军新34师102团白云杰部逮捕,靖远地下党遭受严重损失。他被逮捕的原因是因为与遭到国民党电令通缉的共产党员杨永昌在靖远一同吃饭,被特务发现告密。逮捕后先是在靖远县城隍庙关押,敌人使用压杠子、抽鞭子、坐老虎凳、灌辣椒水等刑罚对其进行残酷审讯,并将他们五花大绑、带上沉重脚镣游街示众,然后押往宁夏中卫,受伤处已化脓长蛆。同年9月被解押至兰州河北李家湾沙沟秘密监狱关押。在狱中,岳秀山被敌人视为重犯,被捕入狱初的两年多时间里,敌人对其采取了一系列更加惨无人道的酷刑,诸如灌冰水、穿针、过电等,一吊打就是五六个钟头,6颗门牙也被敲掉,受尽百般折磨。但他坚贞不屈,只承认参加过“洪帮”,始终未暴露共产党员身份和党组织及同志们。

  在那些苦难的日子里,他保守着共产党人积极进取的心态,乐观应对面前的一切,坚持原地跑步,练太极拳,开展狱中斗争。在狱中曾搞过越狱计划,打过奸细;他在放风时通过手势比画鼓励同志们“要挺住,绝对不能暴露”,还编了一首诗:“砖草伴吾眠,镣铐奏节音,漆漆黑屋里,何来一线明”,再配上秦腔调唱给大家听。敌人毫无收获,逐渐放松了管制,他便出主意把魏著文安插到伙房,利用魏到黄河边挑水时给地下党传递信息,与家人联系。他还经常捡些破布线头补衣裳,用手纸传递消息,让家里捎来驼毛、羊毛捻成线织成帽子、袜子、围巾、手套等换些食品为难友改善生活。他的坚强乐观深刻影响着战友们,被大家称为“硬骨头”“铁娃娃”。

  1944年岳秀山写纸条“用大量财物活动,有出狱可能”通过魏著文传递给魏仰峰。经靖远地下党组织欧化远、李保洲等筹措白洋、皮筒子等财物,再经兰州工作的国民党上层人士马继洲、曹启文,靖远籍社会名流范振绪、苏振甲、魏晋贤等多方活动,1945年岳秀山等5人以案无实据被保释出狱。

  岳秀山身陷囹圄,经历非人的摧残,身体半成残废,但国民党仍以限其自由,胁迫参加“甘肃省调统室”为之工作,并任社调股长为条件,释放出狱。当时他只得以群众身份填写了中统外围组织“党网通讯表”(这是出狱必须履行的手续),并于1945年农历十一月,依例在敌特机关服务3个月,期间只有半自由,除抄写每日社情外无所事事。服务期满后适逢春节,便借假返里省亲,意欲不再返兰。敌人不允,他又怕累及保人,只得返兰。时遇伪省调统室接靖远伪党部书记刘文杰密报,称岳秀山在靖远探亲期间继续参与共产党活动,遂被禁闭3个月后又强迫其再服务3个月。服务期满再次要求回家遭到拒绝。

  在国民党中统组织里,他“身在曹营心在汉”,三天打鱼两天晒网,以内勤、抄写工作为主,与靖远地下党继续保持密切联系,并以自己的特殊身份在地下党员中发展了一批国民党“党网通讯员”,既保护了他们,也为他们开展工作提供了便利条件。李保洲、魏仰峰、刘宗道经常去兰州看他并请教一些问题。他利用身份之便,配合靖远地下党惩治了省调统室派往靖远的特务侯士杰,侯被判处有期徒刑7年;配合靖远地下党开展了“倒康(靖远县伪县长康天衢)运动”,康被镣押解省。他时刻注意特务机关动向,及时掩护已经暴露的同志。先后通过关系使欧化远、李保洲、魏著文躲过搜铺;让高天尧迅速转移;叫岳明远通知赵万邦(乡师附小教师)赶快离开;通知董宝藩设法隐蔽;叫魏晋贤通知陈超群(甘工委派往兰州工作的同志)立即转移。他还经常给特务二科组织股长张奋翼讲些做人的道理和社会不公等问题,受其影响,新中国成立后张及时向人民政府交代了自己的问题。张说:“岳秀山在特务机关表面上忙得团团转,却没有效果。”

  1948年终因其消极怠工,再加上胃病加重而被免职赋闲。在家中休养期间,他经常抱着烧热的砖头(没钱买热水袋)暖胃。特务机关仍然不放过他,除在岳居室对门安排监视外,还派便衣突然搜查过他不足6平米的居室。幸好他警惕性高,及早把《斯大林论党内工作》《时间,前进吧!》等一些革命书籍藏于屋顶,才未被发现。

  1948年,靖远地下党负责人张生强从延安回来后到兰州找中共甘肃皋榆工委书记罗扬实汇报工作,汇报了岳秀山在狱中和出狱后的种种表现,罗扬实决定与岳秘密见面。1948年秋,岳秀山与罗扬实接上了党的关系。他们先后见面3次,岳向罗汇报了自己的情况,并请示应刘呈芝(临泽县伪县长)邀请去临泽县任汇报秘书一事,得到了罗扬实的同意,并按照罗扬实的要求,提供了兰州市城防军事图。

  1949年5月,岳秀山赴河西。离兰时,给乔映麟、岳明远等人说:“天快亮了!”并嘱咐董宝藩“你赶快离开兰州,我去临泽后,没有人给你通风报信,你随时都有被捕的危险,到靖远后找万夫哲接头,并代我问候他!”他带病赴甘肃临泽县,表面任汇报秘书,实质是为党工作。他常去工厂、矿山、学校宣传进步思想,并建议刘呈芝将公文案卷、田赋典籍、枪支弹药等清理登记,以迎接解放。1949年秋,经不懈努力,说服了伪县长刘呈芝投诚起义,临泽和平解放后,岳秀山随即公开自己共产党员身份,向临泽新任县委书记高鹤岭及党组织报到。1949年9月回到兰州向罗扬实汇报工作后,罗扬实向省委书记孙作宾、组织部长王秉祥、统战部长朱侠夫汇报了岳秀山的情况,岳秀山被分配在甘肃省民族事务委员会秘书处拟任秘书主任。其间,岳秀山朝夕勤劳,积极努力工作,正期报效祖国,终因狱中摧残成疾,旧病复发不幸于1951年2月9日夜半逝世于兰州第一陆军总院,享年四十三岁。

  岳秀山逝世后,在兰州和靖远先后分别开了隆重的追悼会,省委省政府和社会各界对他给予了高度评价,送了很多挽幛,只可惜保留下来的仅几幅。其中省民委的挽幛上是:

  献身革命当年深受百般辱;

  抱病云亡而今遍开自由花。

  范振绪、苏振甲、王儒林、万良才、萧焕章、董宝藩、高尧天、魏晋贤、刘雨村、张友三等40位生前好友联名撰写了他的革命事略,并送一副挽联:

  吾敬其志节,又悲其逆遭,九原有知应化长虹清海宇;

  不死于昔年,偏厄于今日,千秋遗恨未遂大纛靖边尘。

  岳秀山的老领导孙作宾后来特意写了一副怀念对联:

  华岳山秀千古名;

  仙掌云端万年青。

  岳秀山出生于一个普通农民家庭,在那个风雨如晦的年代,他不畏艰险,追求进步,向往光明,经历了多次血与火的洗礼;他发展党的组织,宣传党的主张,开展党的活动,为靖远乃至甘肃早期党组织建设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他身陷囹圄,受尽折磨,坚贞不屈,彰显了共产党人坚不可摧的钢铁意志;他身处敌营,机智勇敢,在险象环生的困难境地里不改初衷,保护革命力量,打击敌对势力,为党努力工作。他的一生是革命的一生,战斗的一生,光荣的一生。他与靖远地下党的创建与发展始终保持着密切联系,与战友们结下了深厚的革命友谊,时隔多年,这些战友每每提及他,无不为之动容叹惋。他不屈不挠的斗争精神始终激励着战友们为靖远地下党历史谱写着光彩的篇章。同样,到了今天,他不屈不挠的革命精神依然是我们的宝贵财富,依然会激励当代人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而努力奋斗!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

简 介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会员注册 | 网站纠错

白银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白银日报社承担本网站所有经营业务、内容更新和技术维护

本网举报电话:0943-8305617 举报邮箱:gansudaily@163.com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808257)|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甘新办6201009)| 备案序号:陇ICP备08100227号-1

甘公网安备 62040202000172号

Copyright © 2006-2019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白银日报·新闻中心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