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地雪】(二二六)

    四爷一看说这话的是发子,只得说:“是啊,我这就是种公地哩。本来为这地我和伯玉弄了一仗,我想就算啦,反正这人不学好,把先人手里的几亩好地都踢腾完了,有一大家子人哩,就让他种去吧。谁知他又胡日鬼,跑出去当什么红军,我问了镇公所,镇公所说地既然是你的你就种去,我怕伯玉这人不讲理,万一有一天他回来了又要借机生事,就没要,但也不能叫地白荒着呀,就先来撒上些糜子,秋后收上了作为会上的公粮用,反正这庄稼我不要,不会让它进我的囤子。”

发子又说:“倒进你囤子也不要紧嘛,有保安队支着哩,还怕他个孙伯玉?”
发子说完冷笑一声走了,气得四爷半天没回过神来。
发子等人刚走,从南面沟畔走上来个人,此人看样子不像本地人。他见有人耕地,径直来到跟前问:“老人家,种啥哩?”
四爷正受了发子的抢白,气不打一处来,头都没抬说:“糜子。”
来人又问:“老人家,这是孙家塬吗?”
四爷觉得他啰嗦,再没理他,还是刚到地头上回牛的马三娃过意不去,接上去回答他:“是哩,你寻谁哩?”
来人道:“我寻你们庄里的孙伯玉,不知这几天在家不?”
四爷一听有人找孙伯玉,猛抬头朝他上下一打量,心里已明白了个七里八分,急忙答道:“有哩在哩,前两天刚回来,这几天也正忙着种秋哩。”
这人又问:“他家在啥地方,烦劳老人家给我指一下。”
四爷说:“他家坐在庄里头,曲里拐弯儿不好找,反正我这把糜子快撒完了,你先坐下缓会儿脚,等我撒完了种子引上你去。”
来人一听喜出望外,就坐下和四爷闲聊,看他撒糜子。
原来,他就是汪翰辛。
从那年在北山与孙伯玉分别后,汪翰辛一直忘不了这个人。
前几年他一直在北山里做地下工作,后来在北山游击队当政委,南方红军上来后,北山一下子红了起来。随着红军地域的不断扩大,与外界的联系也越来越广。共产党中央从各部队紧急抽调了一些当地干部,派往西塬、西安、兰州搞地下工作。汪翰辛因为是当地人,又在西安念过书,搞过地下工作,是最合适的人选,就又把他从游击队抽了出来,派到西安做联络工作。
在几年的工作过程中,汪翰辛急于找一些得力的帮手,由此他想到了孙伯玉。
去年一次回庆州城,在一个偶然场合听说孙伯玉曾来县城寻过他,但不知为什么,又被红军教导师留守处关了起来,后来不知所终。他断定孙伯玉还在,弄不好寻他不着从留守处出来后又偷跑回了家,就利用这次出差机会打问到孙家塬来,想动员他跟自己工作。
四爷撒完了种,招呼汪翰辛同他一起回了家。
一进院子,四爷忙喊人烧水做饭。汪翰辛一见这家的摆设,顿时起了疑心。他拉住四爷说:“不了不了,饭我上山前吃了,你先把我引到孙伯玉家去吧。”
四爷说:“伯玉这会儿恐怕还在地里没回去哩。他家里窄卡,你去了不方便,我想让你先在我这儿吃上点饭。爬了半天山路,好好歇一会儿,一会儿他回来了我引上你去。”
汪翰辛见他这样热情,也不好再说什么,就安心坐下了。
过了不大一会儿,四爷出去了。出去不大一会儿,汪翰辛听见庄后一阵马铃响。正巧四爷住的这座房背后就是一条胡同大路,汪翰辛推开靠南面的窗子,见一个骑马的人已奔出胡同,沿北面的大路急驰而去。
四爷又回来了,手里端了个装满烟叶的木升子,招呼汪翰辛说:“你要困了,就睡在炕上抽烟。唉,乡里人没啥吃的,客人来了就乱头了。我叫他们杀了只鸡,一会儿鸡肉熟了叫你。”说完又出去了。汪翰辛果然听见一阵鸡叫声。
四爷一走,汪翰辛一骨碌爬起来,正要下炕穿鞋。忽然门帘一挑又进来个妇人,就又躺下了。
汪翰辛朝这妇人脸上一看,见她约摸四十多岁年纪,长得白白净净,人很漂亮,只是眉宇间好像有一丝愁怨气。
汪翰辛故意问:“大嫂子,你知道孙伯玉吗,他最近在家不?”
妇人听他问孙伯玉,朝他脸上看了一下,反问他:“你问他做啥哩?”
汪翰辛装着不经意地说:“随便问问,我以前认得他。”
妇人说:“他一家子都快让人灭绝了,这时候还敢在家?”
汪翰辛猛地从炕上爬起来说:“大嫂,请给我说详细点,我有事要寻他。”
妇人回头朝门外看了一下,压低声音说:“你要是随便问问,就不要再问了,如果有事寻他,就赶紧走,反正他不在家。”
汪翰辛还要继续追问,这妇人一扭身出去了。下了院里的台阶,听她朝厨窑喊:“她三嫂,把杀下鸡的零碎(下水、内脏)不要撇了,都给狗倒上,狗爱吃。”
她一走,汪翰辛赶紧爬起来,下地寻着鞋穿上。他正要推门出去,想到妇人的话,院里有狗,出去不方便,就又折回地上。正慌急无奈间,一抬头看见炕墙上的窗子,心里一喜,一跳蹦上了炕,把窗扇掀大,侧着身子钻了出去,一下子跳到墙外的胡同里。
时正晌午,胡同里一个人都没有,汪翰辛爬上了对面的胡同塄,从容地进了一片杏树林。
孙伯玉盯着喊他的人仔细看着,过了好大一会儿才认出来,他一下子惊呆了。
原来,此人正是他思念多年的汪翰辛。认出了汪翰辛,孙伯玉激动极了,他猛地撇下褡子扑上前去,双手紧紧抓住汪翰辛的肩膀拼命摇晃着,眼里流出了泪。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

简 介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会员注册 | 网站纠错

白银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白银日报社承担本网站所有经营业务、内容更新和技术维护

本网举报电话:0943-8305617 举报邮箱:gansudaily@163.com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808257)|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甘新办6201009)| 备案序号:陇ICP备08100227号-1

甘公网安备 62040202000172号

Copyright © 2006-2019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白银日报·新闻中心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