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地雪】(二二七)

    汪翰辛也非常激动,同样用双手搂着孙伯玉,双目噙满泪花,定定地瞅着他。


  两人就这样抱着互相看着,过了好大一会儿,还是汪翰辛先稳住情绪,拉了孙伯玉一把说:“伯玉,走,先寻个地方坐下慢慢说。”

  他们来到汪翰辛的老关系、长关路口一个姓张的财东家,在后院一间厢房里,坐下慢慢地品着茶,说起了分别后的情况。

  孙伯玉先把自己这几年的遭遇详细向汪翰辛讲说了一遍,汪翰辛又把他的情况向孙伯玉讲了。末了,伯玉问汪翰辛:“翰辛,前年我实在走投无路了,跑到庆州城里来寻你,你做啥去了,我没寻着?”

  汪翰辛说:“唉,那阵儿我确实不在,害得你受了那么大的苦,还险乎儿丢了命。”

  孙伯玉又问:“寻不着倒也罢了,只是我想,你都参加共产党多年了,不要说当官不当官的,起码是个老党员了,咋么在党里连你个人都没人知道?”

  汪翰辛说:“我长期在地方上工作,你当时在县城,县城里南方人多,他们刚来,一时对地方上的人还不熟悉。另外,我干的工作比较蔽密一些,所以大多数人就不知道了。”

  说到这儿,汪翰辛忽然问孙伯玉:“你这次回来,以后打算怎么办?”

  孙伯玉说:“我想跟你一起干,参加你们的党。”

  汪翰辛说:“不是我们的党,是咱们的党。共产党就是代表像你这样的穷人的。”

  孙伯玉说:“成,我就要参加这样的党。”

  汪翰辛说:“你不是说过,这一辈子啥党不入,啥派也不进么?”

  孙伯玉说:“那是以前,现在我算看透了,就是我不在共产党,人家该欺侮还欺侮,该逮还逮。我本来不在共产党,却背了个共产党的名,与其这样,不如我就真的铁心跟共产党干,大不了一死么,人活百岁,终究还不是这么一回事。”

  汪翰辛说:“好,你有今天这样的认识很难得。我就知道,你不是平地里卧的兔嘛,迟早会和我走到一条路上来的,所以才不遗余力地拉你,拉你不光是为了我,主要还是为了你。你想想,世道乱成这样,像你这样的人,能顺顺当当地生活下去么?”

  孙伯玉点了点头。

  大事商定后,孙伯玉说:“我出去几年没回家了,实在放心不下老母亲,想偷偷溜回家去一趟,把母亲和婆娘娃娃看一看,就再无牵无挂了,从此以后你说走到阿达咱们就到阿达,永无二心。”

  汪翰辛说:“按理,你提出这样的要求并不过分,是谁离家这么多年了,都应该回去看看。不过,依你现在的情况,回去白增几分危险,走了也给老人留下不安和忧愁,倒不如不回去的好,你看?”

  于是,汪翰辛就把他寻找孙伯玉遇到的情况详细讲述了一遍,伯玉一听,决定不回去了,直接跟上汪翰辛走。

  当天后晌,孙伯玉从汪翰辛处要了几个银圆,就近找了个熟人,托他带给家里,同时告诉老母亲,说他好着哩,现在正跟人在西安一带做生意,让母亲放心。安排完这一切,他们决定第二天直接去西安。

  当天晚上人睡定后,孙伯玉跟着汪翰辛来到长关村外一座阴森森的坟地里。在一棵大槐树下两人搬了个石碑子聊目前国际国内的形势及他们今后的任务。

  此时是民国二十九年。抗日战争已全面展开,日本人占领了华北、华南和中原的广大地区。国民党军队在蒋介石“攘外必先安内”政策的影响下,节节败退,中国大好河山大半已沦于敌手。人们估计再这样下去,整个中国就将保不住了。

  听到这里,孙伯玉着急了,他问汪翰辛:“那咱八路军呢,八路军现在到底是个啥情况,站得住站不住脚?”

  汪翰辛告诉他,八路军好着哩。八路军从民国二十六年再次东渡黄河后,很快深入到山西、河北敌后,同敌军展开了殊死搏斗。由于有广大人民群众和爱国民主人士做后盾,加之又采取了灵活机动的游击战术,已经牢牢在敌后扎下了根。别看日本人厉害,面对隐藏在穷山僻壤和老百姓中的“土八路”,他们还真束手无策呢。

  “现在八路军的实力已经比过去大大增强,武器也好多了。只要像这样坚持下去,不出几年,日本人在中国就处于败势了。”

  听到这里,孙伯玉才长出了一口气说:“这还差不多,叫人就放心了。”

  他又问:“那咱们现在咋办?”

  汪翰辛说:“不要急,听我慢慢给你讲。”

  他接着说:“现在是抗战最困难的时期,有些事光靠咱们自己解决不了,需要到敌占区国统区去解决。同时,由于抗战是全民族生死存亡的大事,需要动员千千万万的民众,包括国民党的重要人物,文化和工商界的知名人士共同奋斗。所以,我们党在全国一些重点城市都设有公开的办事处和一些秘密联络点。西安是通向延安的重要门户,也是延安沟通外界的重要通道。在西安我们不光有公开的办事机构,还有许多同志在做秘密的联络工作,你和我就是这些人中的一员。”

  说到这儿汪翰辛停住了,黑暗中孙伯玉虽然看不清他的脸,但已深深地感觉到,此时的汪翰辛,神情一定很严肃。

  汪翰辛停了一会儿,突然提高嗓门问孙伯玉:“伯玉,做这事很危险,比公开拿枪打仗要危险得多,等于把头提到手里干哩,你怕不怕?”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

简 介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会员注册 | 网站纠错

白银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白银日报社承担本网站所有经营业务、内容更新和技术维护

本网举报电话:0943-8305617 举报邮箱:gansudaily@163.com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808257)|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甘新办6201009)| 备案序号:陇ICP备08100227号-1

甘公网安备 62040202000172号

Copyright © 2006-2019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白银日报·新闻中心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