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地雪】(二二八)

    孙伯玉也以同样严肃的口吻答道:“这我知道。我在县里没寻着你,被他们关了起来。大前年腊月二十七到北河沟里担炭,被国民党韩彦彪骑兵团逮住了。记得当时韩彦彪把我们集合起来问,谁是党国的地下秘密工作者?有几个人举手走了。我想,今天你和我干的事,恐怕和他们差不多。这有啥哩,不进一家门不是一家人,今天你把我引进门了,咱就是个共产党了,连章贯川、嵇风鸣都天天撵上杀共产党哩,何况是西安?当共产党不是图享福哩,是寻罪受哩。咱就把头揙在裤腰带上干,你放心,即使有一天叫人家抓住了,拔舌头挖眼睛也不会把肚子里装的东西卖出去!”

孙伯玉说到这里,黑暗中把右手中指伸进嘴里,狠着心“噌”的一下咬破,抓住汪翰辛的手说:“我把血糊到你手上,就是把这一百多斤的身子交出来了,你吩咐,咱就提上头了干,兔子急了都咬手哩,怕什么!”
汪翰辛说:“好,不愧是你孙伯玉,算我没把人认错,那咱们就一起豁上命了干!”
说到这儿,汪翰辛好像又想起了什么,说:“伯玉,你不知道,现在你虽然参加革命了,还只是一个党的地下工作者,并不能算一个共产党员,要入党,还得看以后的表现办理有关手续。”
孙伯玉这才知道,他现在还不能算个共产党,他问那入党要啥手续?
汪翰辛告诉他,入党要个人写申请,熟悉的人作介绍,经党的专门会议审批。
孙伯玉“噢”了一声,表示听明白了,他接过汪翰辛的话茬说:“那我现在就申请,你就介绍我入党吧,这一下我就铁了心当个真共产党,豁出命跟你干!”
汪翰辛说:“可以,不过现在不行。”孙伯玉问为啥?汪翰辛说,你才进入革命阵营,起码有一定表现了才可入党,咱们共产党是个政治上要求很严的党,决不允许随便就把人介绍到党里来的!
谈完了这些,开始布置工作。
汪翰辛对孙伯玉说:“你和我主要负责西安到董志塬的联络工作。今后我大半时间住在西安,由我把得到的东西或亲手或通过别人交到你手里,再由你想办法带回董志塬,在申家店一带交给一个人,万一这人不在,就放在路边一个土地庙里。记住,交的时候或放的时候都要做得非常蔽密,不能让人发现。而且你干的事今后不能对任何人讲,连自己的母亲和妻子都不能讲。”
孙伯玉说:“这我能做到。”
这天晚上,他们回去已经过了停半夜了。
在回住处的路上,孙伯玉的感觉大异于从前。他觉得自己这几年白背了个共产党红军的名,这一下才算铁了心跟共产党走了,不知道以后是个啥结果。
第二天,他们来到西安。
在胡家庙找了个地方住下,汪翰辛就出去了。临走前,他告诉孙伯玉要出去转转可以,但不要走远,安心等他。两天后他才回来,来的时候还引了个人,此人姓韩,西安当地人。看样子已有四十多岁,商人打扮。汪翰辛说以后如果你到西安寻不着我就找老韩,由他给你交代具体任务,老韩告诉了孙伯玉寻他的地点后走了。
在见过老韩的第二天,汪翰辛带回来一封信,信叠得很小,但糊得很严。他让孙伯玉务必在五天内把这封信送往宁安县的申家店,并给他交代了收信的人和交信的方法。
交代完任务汪翰辛又走了,他说他这一走再不来这儿了,让孙伯玉自己想办法回去,反正以不出事、安全把信送到为妥,至于用什么方法做掩护让他自己想,他说凭你孙伯玉的聪明一定会想出妥靠办法来的。
汪翰辛一走,孙伯玉立刻做出发的准备。
根据孙伯玉对西安的了解,他知道这时候从西安到北塬一带以贩布、贩棉花居多,就决定装成一个贩棉花的农民到家乡去。
在玉祥门一个破车马店里,孙伯玉打问着两个西塬老乡,向他们问了棉花的价钱,三个人到离易俗社不远的一个棉花市场上谈好了价钱,买了三担棉花,捆扎停当就在第二天出发了。
这一路十分顺当,没有遇到任何麻烦,走了四天就担上了董志塬。
但是,刚一上大昌坡口,就有几个人拦住要买他们的棉花,和孙伯玉一起的两个老乡一看他们给的价格可以,当即成交了,唯独孙伯玉说死说活不卖,说他非得担到申家店集上卖不可。那两个老乡劝他说:“孙师,卖了去吧,申家店的价我们知道,他们没枉说下,卖了去吧,只要价好,担到阿达都一样么。”孙伯玉还是不卖,气得那几个买棉花的骂道:“你这个夯怂,挣死巴活地担回来,不就是一担棉花么,到了申家店还能卖出个骡子马价来?”
孙伯玉还是不卖,那些人气哼哼地走了,连和他一起担棉花的两个人大概看他不近人情也告辞走了。孙伯玉硬是把棉花担到了申家店集上。
在申家店集上,孙伯玉头上扣了个草帽子,把脸遮低了一些,一边答复着人们的问价,一边东张西望地瞅着。
等了约摸一顿饭工夫,从街东头过来一个头戴礼帽、一身店掌柜打扮的人,孙伯玉眼睛一亮,立刻一眼不换地盯着此人。
这人来到一溜棉花担子跟前,挨着问价钱,伸手摸棉花。到了孙伯玉跟前时,他漫不经心地朝伯玉脸上看了一下,一边伸手摸着棉花一边问:“老乡,这棉花咋卖哩?”
孙伯玉答道:“论担卖,一担三块五。”
商人说:“花倒是好花,像是泾阳一带产的拃棉,不过价钱太贵哩,你打问一下,申家店满街道哪有这么贵的棉花哩?”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

简 介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会员注册 | 网站纠错

白银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白银日报社承担本网站所有经营业务、内容更新和技术维护

本网举报电话:0943-8305617 举报邮箱:gansudaily@163.com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808257)|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甘新办6201009)| 备案序号:陇ICP备08100227号-1

甘公网安备 62040202000172号

Copyright © 2006-2019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白银日报·新闻中心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