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场魂

    


  广场的夜晚最热闹。准确地说,是晚饭后的广场最热闹。

  唱歌的,走路的,稀里糊涂倒退的。拉琴的,跨栏的,大老爷们公鸭嗓子唱旦的。遛狗的,乱跳的,小酒喝醉到处尿尿的。

  我本无所好,偶尔转悠,图的是换个环境,看个新奇。健身器材旁,能搞动的都觉没意思,单杠双杠旁,搞不动的都觉不好意思。唱歌的地方,有人卖弄颤音,听着就发麻。秦腔摊旁,不评论嗓子痒,要评论,都是农民工改心慌,犯不着尖酸。

  广场的歌声已大不如前,广场的秦腔也有萎缩迹象。百人团大合唱,男队女队二重唱,风琴扬琴电子琴的大阵势不见了。有的只是小打小闹,也是无精打采。终究是那么几段词,来来去去就那么几个人,时间长了也就腻歪了。

  广场上最热闹的地方要算舞摊了。舞摊有好几处,各有固定的地方,约定俗成,互不干扰。大妈舞在广场的东南面,美眉舞在广场的东北面,西面是搂腰抓手的交谊舞。舞群有大有小,大则上百人,小则两三人。还有放个小收音机,一个人在那跌拌(折腾)的。

  广场舞者,最初以大妈们为主,四十多岁的,五十多岁的居多。现在各个年龄段的都有,三十多岁的人多了起来,甚至有些舞群里年轻人成了主角。

  男性对大妈组合也是个冲击。男人们由不屑一顾到观看,由观看到参与,在逐步渗透。有许多自我感觉良好者,已经在占据前排重要位置。但男人们普遍跳得不怎么样,除了自身因素外,由于领舞者是女人,男人跟着女人学,踏步、摆胯、扭臀都带有娘娘势。

  我参与广场舞完全是随意和偶然,原本是去广场看秦腔,有次发现一位熟悉的退休老领导在跳,一来二去也就跳上了。



  大妈舞的领舞者是一个中年女士,大老远的瞭一瞭,50岁左右,实际年龄和长相不得而知。因为我们总是跟在她的后面,她也偶尔转过身来指导指导,但也是一晃而过。我们家掌柜的说:应该60了,因为她今年特爱穿红,可能本命年。我说48也是本命年,人家那么灵动,干嘛说那么大。她说48的人不可能有太多闲功夫。我说旁边美眉舞的领舞者不到30岁吧,怎么有闲功夫?她说18总行了吧。于是我们就不再聊,专心跳舞。

  中年领舞者个头中等,上下匀称,体型偏瘦有骨感。头发有时盘着,有点风韵犹存的感觉,有时扎成马尾,随舞而动,像个活泼的少女。晚六点半她就来了,很少迟到,也很少不来。一年之中,有300天和她的舞友在广场。晚八点左右她就走了,也很准时。

  她从不独来独往,也从未见有老公形象的人陪伴。她一起总有三四个人,都中年,都妇女,其中的一位是拉着音箱的。

  几个人几个家庭,像专业舞者那样,把吃饭做家务全踩到一个点子上,实属不易。而且是一年四季在一个点子上,年年在一个点子上,很神奇,神奇得像有一个严谨的秘书班子在后台运行。

  她极少说话,一到来就开始跳。开始几曲是传统舞蹈,也就是大家说的大妈舞,之后就是健身操。健身操相对简单和缓,基本都能跟得住。舞蹈部分是各显其能,有秧歌步、有藏舞、有新疆舞,还有许多叫不上名的,搅和在一起非常复杂。

  她在前面整得活灵活现,我们在后面跟得鸡零狗碎,往往一曲下来就找不到原地儿了。有一次,跳高兴了,她高声问:“好不好?”我们气喘吁吁地回答:“好!”她又问:“美不美?”我们更加气喘地回答:“美”!

  这是她最情不自禁的一次。



  我所熟悉的那位老领导,在大妈舞堆里绝对是一道风景,不是因为女人堆里缺少男人而成为风景,也不是因为他跳得特别好,而是老领导跳舞很有个性。

  他跳舞特别活,一点也不呆板。有些动作,领舞者做到八分,他就能做到十二分,显得张扬大气。有些动作,领舞者做到十分,他只做到五六分,显得俊秀内敛,游刃有余。按他的性格,他都是要做到十二分的,没有做到的都是胳膊腿儿不好使造成的。但他能把这些不足掩饰掉,给人的感觉是点到为止,别有创新。而许多与他同龄的七十多岁的人,甚至六十多五十多的人,一眼就能看到身体有问题。老领导则不,你不和他细聊,根本看不出他的肩膀、膝盖和血压都不是太好。

  大妈舞都是原地跳动,老领导觉得不过瘾,就把原地舞变成了行进操。垫步、转体,前前后后,上上下下,变化多端,动如脱兔。只是多乎哉不多了的花发,手动腿动腰不怎么动的老年背告诉人们,他已经是个老头了。

  老领导的行进操,乍看起来是在“胡转”,好像转到哪算哪。细观察,其实是有规律的。他总是从队伍的最南头出发,奔奔跳跳,一路向西南,再西,再西北,一直到队伍的北头,转个半圆。在北头原地跳一阵,再原路跳回来,又是个半圆。当折返到出发点时,当晚的活动已近尾声。有时候,当到达北头时,他会再向北,再向北,到美眉舞群里跳一阵再回来。

  时代变了,人也在变。这位不嗜烟酒、不吃猪肉,一辈子只盯着自己老婆看的老领导,居然在大妈堆里开跳了,还跳得那么花里胡哨。

  偌大的广场,舞者成百上千,人们记住的,除了领舞者,可能就只有这个老头了。老领导在岗很有成就,享誉省内外,退休前无人可比,退休后至今无人可追。

  真的是一个奇才老头,不论干什么都能出人头地,吾辈自叹弗如。



  大妈舞讲究协调,胳膊腿儿有一左必有一右,有一上必有一下。美眉舞追求灵动,比如点脚,必然是左脚连续点两下三下,甚至四下,然后再右脚连续点两下三下,甚至四下。

  当大妈们掌握了这些基本要领后,就开始串户,也钻到美眉舞群里一试身手。大妈们大多体态丰盈,平衡配比强,舞动起来不但四肢在运动,而是每个版块的肌肉都在运动,不是简单的动一下两下,而是连续的颤动。就像海洋洋面上的波浪,从老远老远的地方一波追着一波来,一波逐着一波去,无穷无尽,动感十足。

  美眉舞的领舞者,最初是一个高挑个的姑娘,听说是在校大学生,还可能是舞蹈系的。由于我开始接触舞摊是在学生暑期,再加上她舞姿优美,我完全相信。可是,到了九月份,她还在,到了十月份十一月她仍然在,我就否定了她是在校大学生的可能。

  我一否定,我们家掌柜的就来劲了,说:我早就说肯定是小媳妇,你就是不信。我说她可以不是在校大学生,但完全可以是姑娘啊,怎么非是小媳妇呢。她说姑娘家有姑娘家的干头,不可能扎堆干婆娘们的事。

  呵,我这就又得相信我们家掌柜的一回。

  也就是在十一月的哪一天,又换了一个领舞者。第一个领舞者退到了第一排,成为一员普通舞者。新的领舞者跳得很到位,只是相比前者,没有了长发及腰的飘逸,没有了长腿喇叭裤的绰约,似乎还有点微驼。

  她头上裹着一个毛线帽子,穿着一件白色的小羽绒服,双手插在兜里,双腿犹如弹簧,很是灵巧。我试着跟过,如果和她一样卖力地蹦跶,一曲下来就是大汗淋漓,哪怕是数九寒天。

  到了夏夜,大约九点半的光景,广场上的所有舞蹈都结束了,东南角的秦腔也接近尾声了。虽然有人还在唱,板胡匠还在拉,但打锣的、拉二胡的已经停工在收拾摊子了,单等一声落音,要不了三五分钟,广场上就空空如也了。

  没有了人的广场,没有了人活动的广场,戈壁般的辽阔,死一般的沉寂。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

简 介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会员注册 | 网站纠错

白银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白银日报社承担本网站所有经营业务、内容更新和技术维护

本网举报电话:0943-8305617 举报邮箱:gansudaily@163.com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808257)|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甘新办6201009)| 备案序号:陇ICP备08100227号-1

甘公网安备 62040202000172号

Copyright © 2006-2019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白银日报·新闻中心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