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地雪】(二三一)

    再后来他又改贩大烟土。当时社会很乱,子午岭一带山林中种了不少大烟,商人们将烟土收上后偷偷越过卡子带到西安,再用卖烟土的钱买上红区急需的布匹和西药拿到红区去卖。贩烟土和西药、布匹的利润非常高,但十分危险。

值得庆幸的是,这五年当中不论贩烟土还是当交通,都没有出过大事。
危险却是常常有。
民国三十四年六月初六,孙伯玉从子午岭的山门口出来。两天前他从山门口收了点烟土,分散开装在一捆箭秆(高粱头下面的一截细杆,老百姓用他编锅笼)里面。箭杆捆中间还夹着汪翰辛给他的一支防身用的手枪。
这天来到孙家塬后沟的一个崾岘,准备翻过崾岘下巫家川,然后从巫家川翻山直插申家店,带上信后返西安。
刚一上崾岘,从前川宁安方向驰来一队骑兵,足有一团人,把川道和崾岘塞得满满的。
这是青海马步芳部八二师的一个团。该师是青马主力,由马步芳之子马继援任师长,装备好,战斗力强。
骑兵见有人背着东西走,连声喊站住,孙伯玉一看糟了,就没命地朝崾岘头上跑。骑兵们喝喊不住,就一边打枪一边放马直追,霎时到了孙伯玉跟前。
此时的孙伯玉已不顾一切了,心想就是被打死也不能被抓住。他一看骑兵已离自己不远,瞅见崾岘头上有道深沟,就直奔沟边,不顾一切地纵身跳了下去。
骑兵们奔到沟边,见他跳了沟,打了一阵枪后悻悻地走了。
孙伯玉跳下去后恰巧掉在一丛枣树堆里,密密匝匝的枣树股把他挂住了,手里还紧紧攥着箭杆捆。
骑兵走后孙伯玉拽着树枝上了崖,惊魂未定,匆匆忙忙地背着东西下了山。
刚走到巫家川山神庙前的台地边上,从糜子地里“呼”的一下钻出一群保安队的兵,把他前后堵住了。领头的军官一见是孙伯玉,哈哈大笑道:“又是你,看你这一回往阿达跑?”
他们不仅认得他,而且在两个月前还亲手抓住过他。两月前,孙伯玉带着汪翰辛让他直接送到苏区的一份重要情报到了泓水,亲手把它交给了边区工作站。返回时路过巫家川,也是在这个沟畔里被保安队的人逮住了。不过,此时孙伯玉已经完成了任务,身上只带着一些烟土,其他什么重要东西都没有。
保安队的人把他带到巫家川一个叫武学胜的人家里。这些人当时并不知道,这就是他们多年来千方百计寻找的孙伯玉,只知道他是一个贩土的。孙伯玉也仗着自己身上没有其他证据就只承认贩土不说别的。保安队将他吊在屋梁上审了半夜没有结果,他们还想在他身上挖出更多的东西,就采取了更残酷的办法。
一个保安队的军官找了个炒菜用的铁勺,装了满满一铁勺油,烧红后要朝孙伯玉的耳朵里灌。
武学胜刚过门不久的儿媳妇从来没见过这阵势,吓得“妈呀”怪叫一声,扑上去抱住军官的胳膊求饶:“军爷,军爷,这不成,这不把人烫聋啦?”
军官没理她,继续朝伯玉跟前走,媳妇急了,拉着他的胳膊一摇,一勺油全撒了,军官返身再找油壶时,壶早被新媳妇压到了水缸底下。
这一晚人睡定后新媳妇偷偷解开绳子放走了孙伯玉,第二天保安队的人见他逃跑了,一怒之下轮奸了这媳妇。
如果说两个月之前孙伯玉被逮只是出于偶然的话,那么,今天他们堵截他,却是有备而来的。
原来,在当时的情况下,敌中有我,我中有敌,互相渗透,经常“拉锯”是必然的,不足为奇。既然在共产党里能有孙伯玉、汪翰辛这样的人,不知疲倦、不顾危险地频繁出没在国民党占领区,难道国民党里就没有?
早在五六天前,有人就将信息送达西塬的国民党党部,说有一个人身上携带重要情报奔泓水而去,西塬的领导机关就直接下令什驿保安队在其必经之地巫家川一带设伏堵截。值得庆幸的是,从西塬的领导到什驿保安队,在办理过程中都耽误了时辰,这才使孙伯玉得以安然送完了情报,走到返程的路上。
孙伯玉刚刚受了骑兵的一场意外惊吓,情绪还没有完全稳定下来,此时一看周围有许多人拿枪对着他,心灰意冷了,竟哈哈一笑道:“好啦好啦,贼不犯是遭数少,这一次又犯到你们手里了,肯定是跑不了啦,我也不跑了。”说着将身上的箭杆捆和褡子一齐解下来顺顺地交到了一个军官手里。
军官见孙伯玉非常听话,就大意了,也没绑他,呼喝士兵押着孙伯玉朝武学胜家走。
台地边上有一条小路,路左边是十几丈深的崖,崖下面是武家川人担水的河。
孙伯玉老实低头走着,眼看快出台地拐上武学胜家门前的大坡了,他趁押解的人不备,突然一个蹦子跃起来,一把抓住前面那军官背的箭杆捆,在落地的同时又一步窜出去,纵身跳了崖。
崖下是一块新翻的坬地,种的是萝卜,刚下过雨不久,土地还非常松软,孙伯玉跳到萝卜地里后丝毫没有摔伤。他爬起来试着一伸腿,觉得腿还能动,再回头一看那捆箭杆,早摔开了。他顾不了许多,只寻着了手枪,提上就跑,很快趟过河水,上了对面的坡。
保安队的人站在隔河的台地上喝喊放枪,子弹打得硷畔直冒土,孙伯玉知道他们是瞎嚷嚷,理都没理,仍坐着抽他的烟。这些人打得没了劲停下了,气得那个背箭杆的军官指着他骂道:“你下一回别过来,过来老子活剥了你的皮!”
孙伯玉也指着他骂道:“我该过来还过来,能得很你娃来抓嘛,咋不抓哩?”
保安队奈何不了他,骂骂咧咧地走了。
孙伯玉抽够了烟也起身上山了。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

简 介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会员注册 | 网站纠错

白银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白银日报社承担本网站所有经营业务、内容更新和技术维护

本网举报电话:0943-8305617 举报邮箱:gansudaily@163.com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808257)|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甘新办6201009)| 备案序号:陇ICP备08100227号-1

甘公网安备 62040202000172号

Copyright © 2006-2019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白银日报·新闻中心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