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地雪】(二三四)

    两人刚刚蹚过北燕儿掌庄前的小河,正准备爬山,不料坡前的树丛里突然钻出几个人来,端着枪指着他们大声喝道:“站住,你们是做啥的?”


  汪翰辛和孙伯玉面面相顾,慢慢举起手来,伯玉从容答道:“我们是做生意的。”

  有一个小头儿怀疑地问道:“做生意,那你们身上为啥带着家伙?快把你们身上的家伙交出来!”

  孙伯玉斜瞅了汪翰辛一眼,汪翰辛点点头,表示应按他说的办。孙伯玉这才从腰里摸出手枪,握着枪管,把枪口对着自己,说声“给”,扔到了问他话的人面前,汪翰辛也用同样的动作把枪扔了出去。

  扔掉了枪,这些人马上放松了警惕,刚才还威严地喝喊他们的那个小头头笑嘻嘻地走上前来,拉住孙伯玉的手说:“孙大哥,多年不见,你到阿达去啦?”

  孙伯玉惊讶地瞅了他半天说:“你是谁,我咋认不得你?”

  这人说:“我是给团总当警卫的,你忘啦,那一年你来的时候,我还给你端过饭哩!”

  孙伯玉“噢”了一声说:“唉,几年不见,我都认不出来啦。”

  这人说:“这也难怪,你那次来住的时间不长,人又那么多,你哪能都记住哩,我们这么多人认你一个人,当然就记下啦。”

  孙伯玉又问:“咋啦,山上出了啥事吗,咋么你们好像有意在等什么人哩?”

  这人“唉”地叹了一口气说:“你不知道,孙大哥,前一向我们扣了八路军几个驮子,还打了一仗,后来人家派了两个人上山把东西要回去了,团总怕八路军再来报复,这一向天天派人前山后山埋伏等候。人家八路军虽然头一次没打过咱们,人家到底势大嘛,万一有个差错,山上几百口子人命哩!”

  孙伯玉一听是这样,又“噢”了一声说:“怪不得哩,那你们团总今儿在不,我就是寻她来啦!”

  这人说:“在哩,在哩,我现在就打发人去通报,就说你来啦,咱们一起上山吧!”

  这个喽啰立刻指了个人飞快地上山通报,然后众人簇拥着孙伯玉和汪翰辛沿着崎岖的小路向山头爬去。

  一行人刚来到西边寨墙下,只听“吱扭扭”一阵响,寨门大开,迎面高高悬起的吊桥徐徐落下。

  秋儿引着一群人从门里出来,老远地看见孙伯玉,叫了声“哥”,笑吟吟地从吊桥上跑了过来。

  几年不见,秋儿依然发如乌云,面似桃花。只是稍一细看,她的眼角上已有了几丝细微的鱼尾纹。

  秋儿来到伯玉跟前,说:“哥,你咋来啦?”

  伯玉一指汪翰辛说:“我和这位汪先生做生意,正好打你山下过,就上来啦。”

  秋儿用狐疑的眼光看了一下汪翰辛说:“噢,那就快进。”

  一行人跨过吊桥,来到大院里,伯玉扫眼一望,只见庙院比他上次来时整修得更宽敞、漂亮了。大概是人多了,又加盖了不少新房子,水井又添了几个,一溜儿辘轳成一线竖在那里,仿佛一行站立的哨兵。那个传说中的关公睡石还凸立在当院,上面依然清汪汪地聚了一窝水。

  来到秋儿住的大庙,坐定后秋儿把魏山河向孙伯玉和汪翰辛作了介绍,伯玉拉着魏山河的手说:“大哥,我这几年在咱这一带跑,早听说过你和史全喜的关系了,我和全喜是好朋友,他死得冤枉,你也为他受了不少苦。他虽然不在了,还有我在,希望你能认下我这个朋友。”

  魏山河以前从史全喜的口中也听说过孙伯玉这个人和有关他的故事,今儿一见,发现此人果然爽快,话也说得真诚,心中十分高兴,连忙说:“看你说的,我早听说过你孙家兄弟,咱们都是患难之人,只要你不嫌弃我,我咋能不认你这个兄弟呢?”

  孙伯玉朝周围的人看了看,偏过头问秋儿:“咋不见聚财?”

  秋儿坦诚地告诉他,这两天山上风声紧,估计八路军可能要来打山,人家是报复前几天抢了人家几驮子货物呢,所以派他带人下山巡查去了,不在。

  当天后晌,秋儿还像上次一样,命人杀鸡宰羊,为孙伯玉和汪翰辛接风。汪翰辛虽然初次见秋儿,但事先听过孙伯玉和敌工部张科长的介绍,今天一见,秋儿果然不同于一般的土匪,对人坦诚、直率,人又长得漂亮,这第一次见面,就给汪翰辛留下了好印象。他决心尽一切可能把秋儿和她的这支农民武装争取过来。

  当天晚上,夜阑人寂,在大庙旁边一间厢房里,孙伯玉和秋儿在促膝长谈。

  秋儿问伯玉:“哥,你到底做啥来了,你说做生意,我咋看咋不像?”

  伯玉笑着问她:“咋不像?”

  秋儿笑着说:“做生意咋引了这么个白面书生?做生意咋迟不来早不来,八路军刚刚下山你就来啦?做生意咋还带着枪?”

  伯玉暗暗地佩服秋儿的精明,他反问她:“那你说我像做啥的?”

  秋儿直截了当地说:“我看你像八路军。”

  对这样一个情同手足的妹妹,伯玉觉得再没有瞒她的必要了,就直截了当地说:“你猜对啦,我现在就是八路军,而且这次就是代表他们来的!”

  听了这话秋儿并不惊慌,只是奇怪地瞪大眼睛看着伯玉,问他:“你不是说这一辈子啥党不入么,咋又进了共产党?”

  孙伯玉长叹一声说:“唉,人这一辈子难说得很,反正过一阵是一阵儿。我以前是说过这话,但后来实在走投无路了,也就改变了原来的想法,还专门寻的撵的投共产党呢!”

  秋儿又问:“哥,你说这共产党到底咋样?他们前几天还有两个人上山动员我哩,要我带上队伍去投他们。”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

简 介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会员注册 | 网站纠错

白银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白银日报社承担本网站所有经营业务、内容更新和技术维护

本网举报电话:0943-8305617 举报邮箱:gansudaily@163.com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808257)|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甘新办6201009)| 备案序号:陇ICP备08100227号-1

甘公网安备 62040202000172号

Copyright © 2006-2019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白银日报·新闻中心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