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地雪】(二三五)

    孙伯玉说:“共产党到底咋样,以前我也说不清。那年四爷讹我的地,伙上人整我,把我逮到西塬法院判了三年刑。在去庆州的路上,夜里在驿门关碰上了红军,他们把我押到一个国民党的旧仓库里,有一个穿得很烂、胡子和我一样多的军官问我话。记得他当时一听我的情况后很生气,还对周围的人说,看看,这就是我们中国受苦受难的农民兄弟。他说他也是农民出身,过后我一问,你猜这人是谁?”

秋儿问:“谁?”孙伯玉说:“人家告诉我,这人是他们的军长。”秋儿问:“军长?”孙伯玉说:“对,是军长,后来我才知道他叫徐海东,当时引了好几千人哩。从他的话里,我听出他对我很同情。那时候他就叫我跟他走,我不去,后来我被章贯川安了个共产党红军的名,撵得到处跑,就想到庆州去寻汪翰辛,就是你说的那个白面书生。他也是共产党,家里富得很,他哥还是民团团总哩。民国十九年我把你们安置在塬上,上北山里给人墁窑,被土匪逮住打了个半死不活,还是他救的我。他把我安置在野狐子塬上一个寡妇家,这寡妇熬汤煎药整整伺候了我半年,当时他们都给共产党做事。我想,这共产党里咋穷人有,富人也有;受罪的人有,享福的人也有?他们都一门心思给共产党干,连命都不顾。我说的那个对我有恩的寡妇后来就被唐世麟钉了城门。他们都泼出命跟共产党干,说明共产党和国民党不一样。既然这样,他们能入,我也能入,不凭别的,就凭一个军长还能想到咱这老百姓;凭这当官的和老百姓穿的一样、吃的一样这几条也应该入,于是,我就投了共产党。”
秋儿问:“哥,你这几年都给共产党做啥哩吗?”孙伯玉说:“我也没做过啥大事,你知道,我又不识字。这几年一直跟着汪翰辛,给他送信。他在西安把要说的事写好,我送到宁安的申家店一带,然后买上些山货再带到西安卖。”
孙伯玉继续说:“来这儿之前我被抽去学习,到地儿一看,里边尽是我这样没文化的老百姓,这一学习,才知道了许多事。我就想,你一个女儿家,引了这么一拨子人,藏在深山老林里,毕竟不是长法,过去有日本人压着,共产党和国民党都顾不上收拾你,现在日本人投降了,两家子肯定要争天下,谁的眼里能容下你?”
秋儿低头沉思了一会儿说:“哥说的道理我明白,我又何尝不这样想,所以平时对他们谁都不敢得罪。底下人抢了人家的驮子,我好好儿地还给人家,就是为了保个平安无事。现在哥既然来了,劝我投了八路军,我想这也是个出路。老这样下去总不是个长法。但我就是对共产党八路军不摸底,他们要女的不,特别像我这种杀过人的?”
孙伯玉说:“共产党里不分男女,和我一起学习的女的多得很。至于说杀了人,看杀谁哩嘛,杀姚玉山、孙国甲算杀人?你不杀,共产党也要找着杀他们哩。”
秋儿笑了。她说:“哥你说的事情很重要,让我再好好儿想想,然后和大家商量一下,毕竟这是大家的事嘛!”
伯玉说:“当然应该这样。我这次是跟上汪翰辛来的,他说临来之前领导有交代,说给你留出时间让你好好儿想一想,不要急,不能勉强,啥时候想好了啥时候办。汪翰辛还说,来你山上的那个姜部长对你印象很好,认为你一个女儿家能干出这么一番大事确实不简单。汪翰辛说他和你初次见面印象也非常好,所以他要尽最大努力说服你,让你们归了八路军。当然,我们说归说,主意还要你自己拿。你也不要急,这种事不是心急就能办好的,反正任务交给了我们两个,我们耐心地等待就是了。”
兄妹俩说话一直到深夜。
秋儿见夜深了,起身告辞说:“哥,你休息吧,跑了几天都乏了。这件事我想好了就答复你。”这天晚上,秋儿回去一直坐到天明。第二天晚上,她把手下的头领召集起来征求意见。
这是一件关系大家今后生死存亡的大事,所以乍一听,人们都惊住了,怔了半天,面面相顾谁也不敢说话,气氛一下僵住了。
等了半天,魏山河见冬梅一直拿眼睛瞅他,他想了一下,开口说话了。
首先他问秋儿:“那团总你的意思呢?”
秋儿说:“说实话,在我哥没来之前,我没有多想过今后的事,心想走到哪一天算哪一天。夜了我哥来了,他现在是给八路军干事,他给我说了许多情况,我夜黑了想了一晚上,也想不出个头绪,这才来问大家的。你们各人咋想的就咋说,说错了也不要紧,这是咱们燕儿峰的大事嘛,弄好了咱们有个好出身,总不能一辈子都蹲在这山旮旯里嘛,但如果弄不好,咱们吃亏就大了,说不定还会把命搭上,所以我想听听大家的意思。”
魏山河说:“照理说,孙伯玉来的也不奇怪,从前一向八路军两个干部来,我就隐隐感觉到,他们已注意上我们了,提出收编,这是或迟或早的事。我在国民党队伍上的时候和共产党红军打过交道,别看他们那时候人少枪少,每次打仗我们都讨不了便宜,所以我就尽量避免和红军打仗,宁愿申请到子午岭山里来剿你们也不想和红军打,唐世麟不信这个邪,结果被打得学猪爬。当时我就想,这红军为啥和别的军队不一样,后来我才发现,他们上下齐心,军官和士兵一样吃苦受罪,所以人心齐。古人说:‘人心齐泰山移’嘛,这当然就不一样了,打起仗来上下用命,同生共死,不像国民党里狗咬狗一嘴毛。这几年听人说共产党的势力更大了,原先还有日本人挡着,日本人这一投降,两家子势必要闹个你死我活。我们处在人家的边夹缝里,谁不想收拾我们?与其等着让人收拾,不如选好一家先投过去,还能占个先儿。我看要投就投共产党八路军,据我看,将来天下一定是人家共产党的。只不知这共产党对我们是个啥章程?伯玉兄弟能不能拿得住他们的事?别把我们哄过去再零打碎敲拾掇了,那就划不来了。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

简 介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会员注册 | 网站纠错

白银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白银日报社承担本网站所有经营业务、内容更新和技术维护

本网举报电话:0943-8305617 举报邮箱:gansudaily@163.com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808257)|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甘新办6201009)| 备案序号:陇ICP备08100227号-1

甘公网安备 62040202000172号

Copyright © 2006-2019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白银日报·新闻中心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