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家油房赋

    山纵沟横,周家油房。乡所西来,县城东往。村民驻留,历史悠长。塌堡子梁雄踞其南,一条旱河蜿蜒向北。西邻王庙秦家湾,东接八里旮旯下。庄间久居周李吴魏几姓人家,以周氏族繁人众,素有周家油房之谓也。油房之域,广义包含东坡西坡两社,狭义仅指旱河河首一弯,地大不过一隅,人多不到百几。西山一屲全周姓,东山半坡多李氏;巽山如撇,魏氏建宅在东峁腰际;坤位似捺,吴姓安家于西坡踝下。一河分两边,听鸡鸣狗咬;四姓布三山,看月落日出。烟王岘悠悠往事还惊心,堡子梁隆隆炮声犹震耳。拧坡嘴苜蓿扬花,大口坪豌豆结荚;前山里蝶飞蜂舞,庄顶头马叫驴嘶。乡土风情谈不上诗意,田园风光更遑论秀美。嫁女离去,草木入梦泪沾巾;游子归来,堡梁一见心头热。
  苦哉油房。忆往昔,油房地薄田瘠,家贫人困。十年九旱,靠天吃饭,老天多不赏脸;人老几辈,刨地寻食,薄地少有收成。点灯用煤油,油烟呛眼,灯下儿女读书苦;做饭烧畜粪,粪味刺鼻,灶头夫妻度日难。大集体,大锅饭,大而公,上地一窝蜂,干活磨洋工;自留地,自留畜,自即私,讲私就挨批,走资割尾巴。吃饭叫喝汤,没人敢露富。越穷越革命,越穷越光荣。吞糠咽菜苦难言,吃了上顿没下顿;缺衣少穿好窘迫,缝缝补补难遮丑。人穷志短,常与邻里结仇怨;共苦不能,父子失和闹分家。家徒四壁,土屋土炕土灶头;室无一宝,没吃没穿没钱花。油房那个苦啊!叫天天不应,唤地地不灵;看山山不好,见人人不亲。
  乐哉油房。曾记否,改革风来,油房变样。先分组,几家抱团,一年丰产;再包产,每户得田,几载身翻。场上粮垛似山包,家中麦栓顶房梁。顿顿清油细白面,昔日梦想变现实。农活比营务谁人更精、谁人更细;家境比光阴谁家更好、谁家更强。三转(自行车、缝纫机、手表)一响(收音机)不稀罕,四菜一汤不算啥。老婆孩子热炕头,跌进福窝;鸡叫狗咬娃娃吵,唏不满福。谁家逢喜事,高朋满座尽欢颜;每年闹社火,张灯结彩乐翻天。庄间人气鼎盛,邻里和睦相处。看天天好,看地地好;见山山亲,见人人亲。油房那个好啊!好得说不成。
  欣哉油房。优良庄风有口碑,淳朴民俗传佳话。耕读人家,亦耕亦读,耕读双收人人羡慕;勤俭门第,从勤从俭,勤俭两能个个敬仰。崇德重礼,家家传承好传统;惩恶扬善,人人维护好庄风。隔村邻社,数油房念书人多、干公事的人多,而鸡鸣狗盗之徒几乎没有,“两多一无”,实为油房良好庄风之生动写照。改革开放,恢复高考,年年都有高考学子金榜题名;省内省外,各行各业,处处都有桑梓英才建功立业。学堂乃庙堂,文理术数潜心求学;家长乃师长,耕田犁地把手施教。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距桑梓之远,不忘其忧;离故土之遥,不舍其亲。从政乐为公仆,为教堪称,经商能守诚信,做工多出巧匠。学有所成,难得孝敬咱爹咱妈;一人致富,不忘回报父老乡亲。油房那个美吆,美在其内,美美与共,美不胜收。
  憾哉油房。看今日,秃山依旧,旱河如常。陡地推平,地力还在恢复中;河崖塌陷,家园濒临险绝处。院落多闲置,荒草蔓延少生机;庄间显空旷,老弱留守无活力。青壮男女外出打工为增收,老弱病残看宅护院守农本。亲房人家只有几户,全庄人口不足半百。曾经鼎盛人气不复在,当年氤氲烟火无处寻。问油房,如何成这样?!
  草长莺飞,还念油房。多少乡愁,挂肚牵肠。农村新梦,梦断滥觞;城镇化中,惟有离伤;厚土之中,埋我祖上。苍天之下,还长槐桑。故土情结,悠悠难忘!
  呜呼,几代之后,可有油房?!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

简 介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会员注册 | 网站纠错

白银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白银日报社承担本网站所有经营业务、内容更新和技术维护

本网举报电话:0943-8305617 举报邮箱:gansudaily@163.com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808257)|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甘新办6201009)| 备案序号:陇ICP备08100227号-1

甘公网安备 62040202000172号

Copyright © 2006-2019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白银日报·新闻中心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