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地雪】(二三七)

    向总部报告情况的任务自然落到孙伯玉身上。汪翰辛匆匆写了一封信,让孙伯玉领上两个人,骑马务必在三天内把信送到总部首长手里,然后带上回信到这里来找他。

五天后,孙伯玉带来了总部的回信。总部首长在信上说:“据我地方党组织查明,王玉秋一行六人正向董志塬走去,估计已接近塬边区,她是要回家为母亲和姐姐报仇。看来,秋儿出发前夜收到的这封信,很可能是敌人的一个阴谋,这样一来,王玉秋等同志就危险了。鉴于这种情况,一、总部已指示沿边各地下组织严密注意王玉秋一行及敌军的动向,并设法对王玉秋等人加以保护;二、命令你部原地驻扎待命。你们要掌握好部队,严防有人借王玉秋的出走制造谣言,挑起事端,发生集体哗变;三、为保安全,总部已命驻天池豹子川留守旅第二团一个营紧急赶往你部所在地,协同你们控制好部队。俟该营到达,即由营长马千里兼任你团团长,全权负责部队的行动。马千里同志到任后,汪翰辛和孙伯玉同志可挑选四五十名精干人员,一路打探前进,并尽快与我地方游击队联系,想尽一切办法把王玉秋同志接回来。”
看完了信,汪翰辛向孙伯玉和魏山河传达了总部首长的指示,三人一商量,就按总部的指示分头做准备工作去了。
孙伯玉回来的第二天,留守旅二团三营赶到了。汪翰辛向马千里营长介绍了这里的情况,并集合队伍当众宣布对马千里的任命。他见三营到来后部队的情绪基本稳定,又向魏山河再三作了叮嘱,才与孙伯玉引了挑选出的五十名精兵强将离开部队,驰马向董志塬出发了。
此时,秋儿一行六人,已接近董志塬边,正行走在巫家川以南的川道里。
秋儿这次回来,没有走沿泓水的大路,怕的是过泓水城时被盘查耽误,因此,那天出了子午岭山林后她就绕过泓水,一直沿马莲河走,这是她当年出逃时走过的路,现在还依稀记得。这样走虽然多费了些时间,但比较安全。
她这次出来是专回孙家塬找四爷算账的。
原来,就在部队接受改编、离开燕儿峰的先一天下午,从燕儿峰谷底上来一个人。来人自称是塬上北马店人,和秋儿妹妹冬儿在一个庄上,在什驿做生意时碰见冬儿,冬儿哭着让他把这封信务必亲手交给秋儿,他费了很大的事才寻到这儿的。
秋儿打开一看,信是妹妹冬儿请人写的。信上说,她和母亲前几年本来在红城子田寡妇家呆得好好的,有一天母亲突然被人抢走,她四处托人打听,才知道母亲是被四爷这个老畜生抢走的。母亲被抢去后,被迫跟了他,她偌大年纪,还得端茶做饭伺候这个老坏种。这还罢了,不料上个月四爷突然变了脸,对母亲又打又骂,逼着她无论如何要把秋儿找回来。他说秋儿现在在东山里占山为王,跟上共产党八路军和政府作对,惹得唐司令和章大队长很生气,连西塬的专员、县长都知道了。他们知道妈在他家,让他这么做的。他说,秋儿一天不回来,唐司令和章大队长就对他不放心一天;一月不回来,他们就不放心一月,那他就打她、折磨她一天一月,直至把姐你召回来为止。妈怕姐回来吃亏,当然不从他,这个老畜生就使用各种手段欺侮她、折磨她,包括不给她吃饭喝水,不让她休息,还像禽兽一样侮辱她……
妈实在受不了他的欺辱,她又不想让你知道她的情况,就托人给我带了个讯儿,我闻知后赶紧回塬上去看她。
一看妈被折磨的境况我的心都碎了,就这样,妈还一再叮嘱我,说她的罪她受,千万不要让大姐和你知道。妈虽然这样说,可做儿女的,哪能不救自己的亲妈啊!光我一个人又救不了妈,没办法,只得跑到什驿去寻大姐,结果到了才知道,大姐已经被他们折磨疯了,现在人事不知,没法给她说。万般无奈,只有请人给你带了这封信。听说姐你现在手里有枪有兵,难道眼看着母亲受罪不管?望姐看在妈和我受苦受罪的分上,如有可能,就千方百计想办法救妈一把。她老人家这辈子实在是太凄惶了,你再不救她,她确实没指望了,恐怕这一回就是死路一条……
信还没有看完,秋儿已颤抖不止。等她挣扎着把信看完,已说不出话来。巫娥儿一看秋儿的样子着了急,赶紧指人去把冬梅唤来。
冬梅到来后,秋儿的情绪已稍微有点和缓。她告诉冬梅,要她抓紧做准备工作,明天带着部队跟汪翰辛和孙伯玉走,她自己要连夜下山,回塬上营救母亲,找四爷和章贯川报仇。
冬梅听秋儿说了信上的情况后,觉得心里不太踏实,就劝秋儿道:“姐,妈正受难,咱们作为女儿,救她老人家是应该的。可眼下部队刚刚接受改编,明天就要出发去三原,这时候你突然离去怕不太合适?万一队伍有个啥事咱们不好向八路军交代。再说,咱们不对汪大哥和孙大哥讲也不好,给他们说了他们恐怕也不会让你走。”
秋儿知道冬梅说的是实情,正值部队接受改编之际她突然离开,无论从哪方面讲都说不过去,但此时她一心想着母亲,报仇心切,已顾不了许多。就对冬梅说:“梅梅,姐知道你说的是对的,按理说,这时候我阿达都不能去,只有一心一意帮着汪大哥他们把队伍带到三原,接受八路军的整训才对。可一想到妈,想到她老人家这时候正受折磨,我心里就像火烫的一样,哪还顾得上别的?本来,四爷这个老坏种把我逼到今天这一步,使我有家难回,有亲人见不上,够惨的了。他还逼得妈和你冬儿姐四处流浪,寄人篱下,这个仇是早该报的,只是考虑咱们的力量不够,就没敢动手。现在,他又合上章贯川欺侮妈,打我的主意,你想,这口气叫我咋忍?我看,要找他算账,只有现在,过了这阵咱们一旦到了八路军里,人家那是正规队伍,咋能让你随随便便去报私仇呢?再说,咱妈的处境也等不得啊!”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

简 介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会员注册 | 网站纠错

白银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白银日报社承担本网站所有经营业务、内容更新和技术维护

本网举报电话:0943-8305617 举报邮箱:gansudaily@163.com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808257)|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甘新办6201009)| 备案序号:陇ICP备08100227号-1

甘公网安备 62040202000172号

Copyright © 2006-2019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白银日报·新闻中心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