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地雪】(四十五)

走了很远,回头一看,仲玉还在原地站着,好像用手抹眼泪呢,伯玉心里一酸,眼泪也满眼眶子转。他强忍着没让泪流出来,朝仲玉摆了摆手说:“快回去,天黑了。”听见仲玉带着哭腔大声喊道:“哥,明年一开春,你早点回来,免得妈想你!”伯玉大声答道:“知道了!”
  走了一会儿,仲玉好像又想起了什么,大声叫道:“哥,回来的时候你走大路走,千万不敢走山弯子烂崾岘!”伯玉翻回去朝他摆了几下手说:“知道,你赶紧朝回走,再耽误天黑了你又不敢走了。记着,今晚上住老城里头孙家老店,明儿早起再走!”
  兄弟俩就这样恋恋不舍地分别了。
  十月头上,孙伯玉来到西川的上桃塬。他刚十五岁那年跟着爹曾来过这里。爹是个墁窑的把式。那年也是后季,时间比现在早一个多月。当时,爷没了,埋爷的时候,欠了一些烂账,秋天收完了庄稼,爹心急在家里待不住,就带上他闯到北山里,在上桃塬一家汪姓人家墁过窑。这家人很富有,川里塬上都有不少地。他们在川里安了一个家,塬上也安了一个家,当地人把这叫“撤吊庄”。夏天天热时,他家的人全搬到塬上住,说塬上“豁亮,凉快”;冬天天冷时,又搬到山下川里住,因为川里避风暖和。这家的家口很大,掌柜的是个饱学诗书的老秀才。这老秀才听说学问很高,年轻时曾在西安府考过学,但不知为什么,念完书后却没有外出当官,只在家里守着这一大堆家业。
  伯玉和爹到这家干活是他家的一个伙计引见的,这家雇了很多长工伙计。伯玉和爹本来是撵到山里给人收庄稼的。山里人土地多,庄稼收得慢。这年伯玉的爹早早把自己的秋庄稼收完,就要到北山里给人帮着收庄稼挣钱去。临走前,伯玉要跟着去,爹嫌他太小,不让他去,伯玉觉得爹一个人出去太累,就想帮爹多干点活。穷人的孩子不撒娇,别看伯玉只有十五岁,已经成了里里外外干活的一把好手。他平时帮着爹犁地、摆耧、担粪、垫圈、割草铡草,什么活都干,虽然力气还不大,但活路却难不住他,因此,小小年纪,家里缺人手,早拿他当大人使唤了。爹不让他去,他毕竟还小,怕把娃累着了,还是妈说:“你就领上他吧,多一个人多一份力气,咱们穷人家娃娃,没有那么娇贵,让他帮你干一点儿,你也能轻松些。”就这样,爹带着他闯了北山。
  他们出门后,从庆州城北一路替人收庄稼,一直收到上桃塬。
  这一天,走到上桃塬山下的村子里,正在村边上打问谁家要收庄稼的,从村子北头一家走出一位三十多岁的妇女,说他们男人给人拉长工,主儿家地多,庄稼收得忙,自己家里这点地顾不上,让伯玉爹去给他们家收。山里人家对住的地方没有塬上人讲究,这大概与生存条件有关吧。这家人也一样,男人在外给人拉长工,常年为主人家忙活,对自己家里的事却是能凑合就凑合。他们家住的两只窑洞连面子都没刮,直接从一处断崖下挖了窑口掏进去,所以,从外面看很难看。窑里也没有用泥墁,满窑都是掏窑时留下的镢头印子。伯玉爹是个勤快人,又墁得一手好窑,他的技术不要说在北山里,就是在老家周围村庄里也是有名的。就在他们刚收了几天庄稼,还有一部分没有割完的时候,一连下了三天阴雨,地里粘得进不去。伯玉和爹待在家里没事干。这家院里有个渗窖,里边收了满满一窖水,伯玉爹闲不住,又觉得白吃人家饭心里不受活,就招呼伯玉从窖里吊了几担水,从院子外掏了些土,和了一堆泥,把他们住的这个窑从窑口至窑掌细细地墁了一遍。他墁窑的手艺本来就高,加上人闲着不着急,这窑墁得真是平顺漂亮,不要说山里人从来没见过,就是自己看了也觉得非常满意。
  窑墁完后,把这家女主人叫进来看了,她高兴极了,又让伯玉爹把她家另一只窑也给墁一下,伯玉爹很痛快地答应了。但就在第一只窑墁完后,天晴了,伯玉爹说还是先收庄稼,至于墁窑是个闲活,等有空了一定给墁。在收庄稼的过程中,尽管伯玉爹很累,可已经应下了主人的话,就不能放诳,他为了赶时间多收几家,白天忙着收庄稼,夜里利用休息时间帮这家墁窑,一直忙了好几个晚上,直到把这只窑又细细地抹了一遍。
  伯玉爹干活的手艺和他诚恳待人的态度,深深地打动了这家女主人,男人回来后她把伯玉爹大大地称赞了一番。这人听了妻子的介绍,又看了伯玉爹干过的活路,嘴里啧啧称羡不已,回去后把伯玉爹给自己家干活的情况又向他的主人、那个姓汪的财主讲了,正巧这家也想收拾地方,就派这个长工去寻伯玉爹。
  这时,伯玉爹急着赶收庄稼,已离开上桃塬走了好几个村子。这个长工一直寻到上桃塬北边的钟台才把伯玉父子俩找着,说了他主人想请伯玉父子去给他家墁窑的意思,伯玉爹欣然接受,就带着伯玉来到汪家。
  汪家住的地方很大,庄子紧靠上桃塬坡下,在一片靠山面河的台地上修了很大一处院落。一进大门,迎面盖了座高大的照壁,穿过照壁是东西两个大跨院,一律房厦。两院中间由一个小小巷道连接。两个跨院迎着照壁的正房是过厅,从过厅里穿过去,后院靠山挖了八只大窑。这家有三个儿子,大儿子在家协助父亲管家,平时除了督管长工种地外,还经常南跑庆州,北上崛子、木堡一带几个铺面里照顾生意。二儿子听说在庆州城念书常不回来,三儿子还比伯玉小两岁,在家里由父亲亲自教导念书。
  这家虽然很富有,院落深邃,房厦宽敞,但同所有陇东人一样,主人却是喜窑不喜房。他平时除了待客,大半时间待在过厅后边的窑洞里。
           (45)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

简 介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会员注册 | 网站纠错

白银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白银日报社承担本网站所有经营业务、内容更新和技术维护

本网举报电话:0943-8305617 举报邮箱:gansudaily@163.com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808257)|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甘新办6201009)| 备案序号:陇ICP备08100227号

甘公网安备 62040202000172号

Copyright © 2006-2019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白银日报·新闻中心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