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地雪】(四十六)

 这家的房厦虽然盖得好,但窑洞却修得粗糙。他家的窑崖面子虽然刮过,但东一镢头西一镢头刮得极不平顺,窑里边的状况还不如崖面子,也是旋成后从来没有抹过。
  伯玉爹知道这老人看重窑洞,就特别在拾掇窑上下了工夫。他建议老主人连崖面子一起收拾,否则外表还是看不过眼。但收拾崖面子很费工夫,光他和儿子人手不够,又耽误时间,请老掌柜派几个得力的长工来归他指挥,在他的指导下干,只要人手齐全,做出来的活保你满意。老主人同意了,立即叫来了六个年轻力壮的长工交给伯玉爹。
  就这样,为这家整修崖面子和修窑、墁窑的工程开始了。伯玉爹生平第一次带领这么多人为一个大户人家修窑,他把这看成不仅是为自己今后在这一带找活路打基础,而且是检验自己修窑技术的一次难得机会。从接受任务那天起,伯玉和爹吃住都在工地上,全身心地投入,力求把活做得又快又好,决不能让主人说半点不是。在刮崖面子时,伯玉爹极尽平生本事,让长工们按他的指导在前面做大活,他自己磨了一把快镢,在后边紧挨着长工们砌过的土层一镢一个印地细细再修一遍。伯玉爹砌过的崖面子,镢印上套着花子,从下面往上看,镢头印子一排一排整齐均匀,印子的大小粗细一模一样,就像不是用手工干的,而是套着一个模子印出来的,这种刮崖面子的功夫,不要说山里人没见过,就是塬上人也极少见。
  在修窑口的时候,他还做了一个小小的发明创造。因为当时,在崖面子上打出窑口子后,把窑口用砖或土坯封上,再在砌起来的土坯墙上留出门和窗子,人们把封这道墙叫“扎窑肩子”,窑肩子扎成在砖或土坯外面再裹上一层泥就可以了。但伯玉爹这次却不同。他为了把窑肩子做得好看、实用,竟独出心裁地在窑肩和窑口接壤部分用砖漂了一圈,砖与砖之间用白灰浆勾缝,这活干出来后,连伯玉爹自己站在下面一看,都得意地笑了。
  整修完崖面子和窑肩子后就开始墁窑了。伯玉爹对这次墁窑的重视程度可以说在他一生中绝无仅有。他连和泥用的土都亲自细细地踏实过。和以往不同的是用一半黄土,一半胶泥,再加一部分白土,进水前全部用细筛子筛了一遍。每锅泥在和的过程中除了用铁锨不断翻搅外,还要进去几个人用光脚片子反复踏踩,直到这泥和出来后随便抓起一把来就像擀臊子面时揉出来的面块一样,又柔又黏,摔不散,揪不断。
  整个收拾地方的活共进行了四十多天,赶在下雪冰冻前全部结束。
  这段时间里,汪家老掌柜搬到前院房里去住,工程刚开始不多几天,木堡他的一个山货铺子由于伙计夜里烧炕不注意失火了,大儿子捎话来老汉不放心赶紧坐车去了木堡。等老汉回来后工程已大半结束,只剩下最后一只窑正在墁。
  老汉惦记他的窑,那天刚一下车,就跑到后院去看收拾的地方。当他穿过通向后院的过厅后抬头一看,一下子惊呆了。老汉说这简直不是做土活,是在绣花,是艺术品,其美观程度不亚于他家盖房厦时请来的雕刻高手在门窗上刻下的飞禽走兽。老掌柜特别欣赏伯玉爹为其墁过的窑口子,他认为就这一个精巧的构思,一下子把他的几只窑的外观之美提高到完全可以同所有房厦相比甚至赶得上庆州城的城门楼子。
  再看窑里边墁过的墙壁时,老汉高兴得手舞足蹈。这墙经过伯玉爹用精心和制的三合土泥细细地墁过后,又白又光,墙面根本不像是用泥抹子抹过的,就像是木工用刨子刨出来的。老汉高兴极了,完全像变了一个人,嘴不停地夸奖,手不停地摸这儿摸那儿。老人被庄稼汉的高超手艺所折服,从心里对伯玉爹发出由衷的赞叹。
  送伯玉父子走那天,汪家不仅工钱从丰,赏了五十个大洋,老掌柜还以欢送贵客的礼节欢送了他们。欢送他们的饭食是羊肉臊子床子面(饸饹面)。
  提起北山里人吃床子面,和南塬上人却是大大的不同。由于土地和自然条件的关系,在庆州北山和紧邻的陕北一带盛产荞麦。荞麦最好的做法是床子面。但是,做床子面很麻烦,因而,人们把吃床子面看得很隆重,吃一顿床子面就像过场大事一样。在贫穷人家,谁家如果有什么事要吃一顿床子面,几乎把全村人都要招呼到。下面的方法不像南塬的人随便在自己家里锅灶上下一点就行,而北山里人要在院子里临时搭一个锅台,用的床子很大,是用两根粗木杠子中间掏空套在一起的,一次能下二三十碗面,下一次面光床子上要爬四五个小伙子,坐在床子上压把的两个人,扶床把的两个人。村子大一点的,一顿饭要吃去几斗甚至一石荞麦。
  汪家是大户,家业大,吃床子面只限于自己一家子,就这,一顿饭也用了大半天时间。
  从山里回来后,伯玉爹就是用在汪家挣的五十个大洋买下了庄南堡子沟边上宏财家的十亩塬地。事隔近五年后,已长成大小伙子的孙伯玉又一次来到上桃塬。
  这里的庄稼早已收完,帮人铡了几天草就没有活可做了。虽然伯玉人很灵透,爹的那一套修窑墁窑技术他已完全继承下来,做的活并不比父亲的差。但是,此时节气即将过去,泥水活已不太好做了,伯玉在没有其他活路可寻的情况下就想去烧窑。上桃塬这一带有几个瓦窑,夏天人们把砖瓦坯子做好,晒干后储存起来,秋场活一做罢,就抓紧时间抢在立冬前斫柴烧砖瓦。这天伯玉找到一个瓦窑上,说好工价,就打算给人家看火烧瓦。别看烧瓦这个活,并不是所有人都会干的,特别是看火更是个技术活。因为在董志塬和这一带川里,人们烧瓦不用煤而用柴,柴的火力相对比较弱,一窑砖瓦坯子辛辛苦苦做出来,最后能不能烧成上等砖瓦,关键在看火填柴的功夫上。
             (46)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

简 介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会员注册 | 网站纠错

白银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白银日报社承担本网站所有经营业务、内容更新和技术维护

本网举报电话:0943-8305617 举报邮箱:gansudaily@163.com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808257)|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甘新办6201009)| 备案序号:陇ICP备08100227号

甘公网安备 62040202000172号

Copyright © 2006-2019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白银日报·新闻中心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