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草塬头战顽敌 慢牛坡前殒将星

    1936年10月28日,一阵激烈的枪炮声打破了陇塬上的寂静。

  红四方面军第31军93师师长柴洪宇,正在白草塬二百户临时设的指挥所里,爬在地图上研究着。忽然听到激烈的枪声,知道和正在尾追而来的敌关麟征的二十五师接上火了。柴洪宇急着想知道前沿的情况,便不顾危险,跑步向前冲击。突然,一排子弹飞来,柴洪宇高大的身躯晃了一下,便倒在了地上。
  柴洪宇,又名柴鸿儒,1903年7月出生于河北省大名县未城乡老提南村的一个贫苦农民家庭。他们兄妹共六人,他排行老三。由于家庭人多地少,经常缺粮断炊,日子过得十分艰难。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穷困的家境使柴洪宇从小就像大人一样懂事,常常为父母分忧。家贫上不起学,但他渴望求学的心从未泯灭。他经常虔诚的向读书人请教。十多年下来,没有上过学堂的柴洪宇,竟然能看懂《水浒传》《三国演义》《岳飞传》等古典名著了,以致后来他参加了红军,战友们都把他当作有文化的知识分子看待,哪里知道他是一个没有上过一天学,全靠自学成才的人。那时的农村,能见到的图书少得可怜,他为了多读一些书,经常跑到几十里之外,千方百计地向别人借书看,每借到一本自己喜欢的书,他就高兴的眉飞色舞。他读的书多,知道的故事多,伙伴们经常邀请他讲故事,他也乐意为伙伴们讲故事。他不但讲故事的梗概,还结合自己的观点,讲他憎恨的秦桧、高俅等民族败类,描绘的有声有色。他常常对人们讲,自己不能像岳飞那样为将,也要像武松那样做人。
  1928年春天,位于北方的大名县还充满在寒气里。柴洪宇挑着担子进城卖柴,只见什字街头围着一族人,他将柴担放在了一边,挤了进去,只见一富家恶少在殴打一穿着破烂衣服的老翁。柴洪宇一见,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行,一把将恶少的手腕攥捏住,大喊一声:“住手!”恶少一见有人拉他,口出狂言骂道:“哪来的穷鬼,竟敢在少爷面前撒泼,真是狗咬耗子,多管闲事。”只听“咚”的一声,柴洪宇的重拳已将恶少击了个倒背仰。恶少一见柴洪宇来硬的,便爬起来,丢下一句:“你小伙子等着吧。”便溜掉了。围观的人群都为柴洪宇路见不平,见义勇为而喊彩。他经常对妻子说:“看来我是在家里待不下去了,我要出去混他个人样儿来,打倒这些欺压老百姓的恶霸官僚,让穷苦弟兄们都过上安居乐业的好日子,否则,我决不回来见你。”于是,柴洪宇在当年的秋天,抛妻别子,开始了他的戎马生涯。
  离家以后,他到处苦苦寻找共产党,但是未能如愿。这时,带来的盘费花完了,正在走投无路之时,国民党第46师正在招兵买马,无可奈何,只得报名当了兵。当兵后,他编在国民党第46师272团2营6连。很快他升任6连连长。有时候他在士兵中间发表一些倾向革命的言论,谁知他的这些革命言论被人偷偷地报告给了营长魏孟贤。一天,营长传他来见,柴洪宇来到营部,只见营部除了门上两个站岗的以外,院子里空荡荡的再无一人。他在营长门前喊了一声:“报告。”营长从屋里走了出来,示意让站岗的下去,然后把柴洪宇领进了屋子。柴洪宇这时就感到有些意外。魏孟贤问:“柴连长,听说你在士兵中间讲什么革命,还讲什么共产党,有这事吗?”柴洪宇一听,心想不好了,营长全都知道了,看来我在这儿混不下去了。于是柴洪宇坚定地回答:“有这事!”说完,他等着营长将他赶出门去。但他万万没有料到,营长不但没有赶他出门,而是紧紧地握住了柴洪宇的手,激动地说:“柴洪宇,我的同志。”说着关闭了房门,二人密谈起来……
  原来,二营营长魏孟贤是中国共产党党员。魏孟贤是黄埔军校第四期学生,参加过北伐战争,大革命失败后,被中国共产党派入国民党军第46师272团从事兵运工作。从此他们经常保持秘密联系,1930年,在魏孟贤的介绍下,柴洪宇秘密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1930年2月25日夜,六安县城一片膝黑,万籁无声。忽然,一阵密集的枪声打破了黑夜的寂静。枪声将旅长从酣梦中惊醒,他急急忙忙披上衣服,走出房门想看个究竟,不料“啪啪”两声枪响,他一声惨叫倒下去了。参谋长挺有心计,他不肯出门,坐在床上判断枪声的起因,谁知一颗飞弹从窗子里飞来,正中他的脑门。顷刻之间,旅长、参谋长都一命呜呼,失去指挥的士兵如无头苍蝇,左右乱撞,乱作一团。原来是魏孟贤和柴洪宇发动了兵变。他们率领两个营起义,黑夜中很快消灭了两个旅,连夜投奔红军去了。  终于来到了盼望已久的红军队伍里。柴洪宇率领的起义部队编在了皖西中央教导2师。在红军队伍里,他作战英勇,奋不顾身,他和战友们一起彻底粉碎了国民党对鄂豫皖革命根据地的第一次“围剿”。他也很快由连长升为营长,不久又升为团长。
  1931年3月,柴洪宇所在的皖西中央教导2师改编为红4军12师。4月上旬,柴洪宇率部由商城南下,并支援中央根据地的第二次反“围剿”。刚出发不久,就接到情报:皖西之敌以17个团的兵力纠集反动地方民团向根据地猛烈而来。情况十分紧急,中共鄂豫皖特委和中革军委立即决定改变南下计划,集中红4军主力,打击深入皖西根据地的来犯之敌。接到命令后,柴洪宇明白这次战斗的重要性,也深知红4军的责任重大。他暗暗下决心,一定要将来犯之敌狠狠地揍一顿。4月25日,柴洪宇率部来到敌人占领的独山下。他精心组织、周密安排。不待敌人做好防守准备,就在嘹亮的冲锋号声中,柴洪宇指挥部队分数路向独山发起猛烈冲击。盘踞在独山的敌人顾了东却顾不了西,红军战士们杀声震天,冲上山顶,全歼守山的敌第46师的1个团。敌人不得已又改变战术,以重兵合击我军于金家寨、麻埠地区。柴洪宇率部西进,于5月9日到达浒湾,乘其不备,向新集进犯的敌军53师以惨重打击,歼敌1000余人。柴洪宇指挥所部三战三捷、干净利落、沉重地打击了进犯之敌,为鄂豫皖革命根据地第二次反“围剿”的胜利做出了很大贡献。他优秀的指挥才能,引起了当时任红4军参谋长徐向前的赏识。
  11月7日,黄安七里坪天气寒冷。但驻扎在这里的红军队伍里非常热闹。锣鼓声声、鞭炮阵阵,大街小巷到处张贴着醒目的标语。原来红四方面军在这里宣告成立了。徐向前任总指挥,陈昌浩任政治委员,刘士奇任政治部主任。柴洪宇这位具有卓越指挥才能的团长,被调到红四方面军总部,肩负起参谋主任的重任。柴洪宇不仅以作战勇敢而著称,他还精通战术,很有谋略。他在红四方面军总部任参谋主任的岗位上,参与制定了许多作战计划,把战术运用得灵活机动。在第4次反“围剿”失败后,红军撤离鄂豫皖根据地,在枣阳以南的新集和枣阳以西的七桥铺,柴洪宇针对敌人认为我军全线崩溃。而在狂妄追赶,疏于戒备的情况下,提出了主动出击的战术,结果出乎敌人所料给前堵后追的敌人以重创。
  11月初在鄂西北郧县的南化塘地区,敌人三面逼近,我军进至山阳县漫川关东之康家坪、任岭地区,遭敌重兵包围。柴洪宇沉着冷静,提出了重兵突围的战术,再次打破了敌人围歼我军的计划。7月的南江县山明水秀,景色宜人,徐向前和柴洪宇在野外散步。徐向前对柴洪宇说:“柴洪宇同志,咱们红军自4次反‘围剿’到西进川陕,你大多时间在总部参谋的岗位上工作,提出了许多很好的战斗方案。你有贡献,但这还不够,我们共产党人要学会认真总结经验,明天我们要开个总结会议,你准备一下,会上要讲一讲你的经验。”柴洪宇听了,十分感激徐向前对他的关怀和信任。第二天,红四方面军总部总结大会开始了,柴洪宇一条一条地讲起自己的战斗体会:“依靠群众,发动群众;集中兵力,各个歼灭;内线作战,诱敌深入;运动战、速决战……”徐向前认真地听着,满意地连连点头。
  红四方面军自1935年3月西渡嘉陵江开始长征,在19个月的时间里,曾经遭受张国焘南下错误方针和搞分裂活动的严重危害。两次爬雪山,三次过草地,吞雪团,吃草根,啃皮带,红军克服了世所罕见的艰难困苦。
  1936年10月上旬,红军三大主力会宁胜利会师后,柴洪宇率红四方面军第93师驻扎在会宁城东10多里的张城堡休整。22日中午,一个老乡给柴洪宇端来了面条,柴洪宇刚端起饭碗,侦察员就跑来报告:“敌25师向张城堡方向追来。”柴洪宇饭没吃完放下饭碗,便向军部汇报敌情去了。敌25师,是敌第11纵队所辖的一个师,第11纵队的司令是关麟征。25师师长又是关麟征亲自兼任,可见这是敌11纵队的主力部队。柴洪宇和几位指挥员来到张城堡北面的高高山上察看地形。站在高高山上放眼望去,这条狭长的川东西延伸,两面群山夹峙。这条川是会宁通往渭水流域的孔道,自古就是兵家必争之地。
  张城堡历史上叫西宁城,金大定二十二年(1182年)在这里置西宁县,隶属秦州。张城堡是一座山城,建在高高山下,城的一半在山麓,一半在平川,山城虎踞龙盘,位置险要。然而这山城年久失修,部分城墙已坍塌,已失去利用价值。红31军决定就在这里阻止敌人。柴洪宇立即率领部队挺进高高山,在山顶修挖战壕,架起机枪,准备了手榴弹。
  24日,柴洪宇和战士们在战壕里静静地等待着来犯之敌。关麟征的部队来到了山下,首先命令他的150团向高高山发起猛烈冲锋。高高山的南坡上密密麻麻的敌人像潮水般涌上来,柴洪宇高喊一声:“打!”顿时,山顶上的机枪,步枪一齐开火,手榴弹雨点般地飞入敌群,顷刻之间,山坡上的敌人如退潮的洪水涌下去了。关麟征又组织第二次冲锋,他命令架起机枪作掩护,可是我军战士都在战壕里,机枪又发挥不了作用。敌人冲上来了,我军战士奋力还击,又打了下去。狡猾的关麟征见久攻不下,就命令另一个团向高高山东面迂回,山下东南两面布满了敌人,随着敌人的冲锋号响起,东、南两面山坡上敌人像蚂蚁一样往上爬,山下敌人的机枪向山顶不停地喷着火舌。敌人接近山顶了,柴洪宇大喊一声:“狠狠地打!”随着“轰轰”的手榴弹爆炸声,敌人尸体哗啦啦滚下山坡。久攻不下,关麟征急得直跺脚,一个劲地大骂:“都是饭桶,都是混蛋。”柴洪宇看着一次又一次滚下山坡的敌人,想着该是发起反攻,全歼敌人的时刻了。就在这时,远处的天空中出现了两架敌人的飞机。柴洪宇意识到,山顶上我军密集,无法掩护。为了避免敌机轰炸造成巨大伤亡,他率部向北面的群山里撤去了。
  关麟征在张城堡吃了红军的一亏,心里的闷气还没有消,他又接二连三地接到蒋介石的电令催促,只好拼命向北去追赶红军。
  苦水河的北岸,白草塬的塬头,一个叫慢牛坡的山坡上,柴洪宇指挥战士正在紧张地修筑工事,准备给追赶红军的25师来一个教训。
  10月28日下午,一丝风都没有,天气显得有点闷热,关麟征带着部队进入了干河。干河长10余里,两面悬崖耸立,河沟极窄,走在沟里,仰望天空只能望见一线蓝天。河沟里虽然没有水,但狭窄的沟道极难行走。地势之险,令行走在干河里的关麟征捏了一把汗,他生怕悬崖上面飞来一支红军队伍丢下几颗炸弹,将他们深埋在这深沟里。遂令部队向着慢牛坡行进。关麟征的第73旅145团刚来到慢牛坡,我军剧烈的枪炮声骤然响起。走在最前排的敌人立刻血肉横飞。听到枪炮声,敌73旅旅长梁恺急率146团赶到了阵地,他急忙把所带部队分成两部分从两翼增援,谁知这样一来,敌我双方就形成了层层相互包围的混战局面,混战中敌我双方伤亡都很严重。我红军战士手挥大刀,冲入敌群,一位身材高大的红军战士,猛扑上去,一把牵住了敌旅长梁恺。慢牛坡上,火光闪闪,连半个天空都烧红了。炮弹的爆炸声,战士的喊杀声,震天动地。晚上10时许,红军巧妙地撤出了阵地。红军撤出后,左右夹击红军的敌25师两侧部队接火了,打得热火朝天,难解难分。两面夹击的敌人同时响起了冲锋号,才明白过来,原来是自己人打自己人。
  慢牛坡战斗,给趾高气扬的关麟征以惨重打击,大挫了他的锐气。同时我军也付出了很大的代价。200多名指战员献出了宝贵的生命,柴洪宇师长在指挥战斗中被流弹击中,壮烈牺牲了。战斗结束后,柴洪宇的警卫员王树堂含泪擦去了柴洪宇身上的血迹,他和当地村民姜启荣把师长的遗体掩埋了。王树堂拿出笔来,绘好一张坟冢地图,紧紧地握着姜启荣的手说:“老乡,请你看守好这个坟墓。”说罢,将他随身带的一些钱留给了姜启荣。姜启荣当时不知道他亲手掩埋的这位红军烈士是谁,他只是牢牢地记着王树堂对他的深情嘱托,年复一年地看守着坟墓……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

简 介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会员注册 | 网站纠错

白银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白银日报社承担本网站所有经营业务、内容更新和技术维护

本网举报电话:0943-8305617 举报邮箱:gansudaily@163.com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808257)|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甘新办6201009)| 备案序号:陇ICP备08100227号-1

甘公网安备 62040202000172号

Copyright © 2006-2019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白银日报·新闻中心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