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俗中的称谓礼仪

    称谓礼仪是在对亲属、朋友、同志或其他有关人员称呼时所使用的一种规范性礼貌语,准确的称谓能恰当地体现出当事人之间的隶属关系。


  称谓也叫称呼,属于道德范畴。我们的祖先使用称谓十分讲究,不同的身份、不同的场合、不同的情况,在使用称谓时无不入幽探微,丝毫必辨。如今的礼仪,虽不必泥古,但也不可全部推翻,要在前人的基础上,推陈出新,表现出新一代礼貌称谓的新风貌。

符合身份的称谓

  当清楚对方身份时,既可以对方的职务相称,也可以对方的身份相称;当不清楚对方身份时,可采用以性别相称“某先生”“某女士”或“某某老师”,亦不失为一个权宜之计。

符合年龄的称谓

  当称呼年长者时,务必要恭敬,不应直呼其名,也不可以直接呼“老张”“老王”等,尤其是对年龄相差较大的隔代人,更不可以直接呼“老张”“老王”等;“老张”“老王”只能是一种称谓,不应当是称呼;可以将“老”字与其姓相倒置,如“张老”“王老”,或“王老先生”“张老先生”或姓加职务(或职称等),如“周总编”“刘主任”“李工”“万老师”“关师傅”等等。总之,要有尊敬长者之意。

  当称呼同辈的人时,可称呼其姓名,有时甚至可以去姓称名,但要态度诚恳、表情自然,体现出真诚;当称呼年轻人时,可在其姓前加“小”字相称,如“小张”“小李”,或直呼其姓名,但要注意谦和、慈爱,表达出对年轻人的喜爱和关心。

  一定要注意称呼与称谓之间的区别。比如“爸爸”“妈妈”是称呼,“父亲”“母亲”“家父”“家母”是称谓,不可以混为一谈。

姓名称谓

  姓名,即一个人的姓氏和名字。姓名称谓是使用比较普遍的一种称呼形式。用法大致有以下几种情况:

  全姓名称谓,即直呼其姓和名。如:“陈永红”“赵贵宝”等。全姓名称谓有一种庄严感、严肃感,一般用于学校、部队或其他等郑重场合。一般地说,在人们的日常交往中,指名道姓地称呼对方是不礼貌的,甚至是粗鲁的。

  名字称谓,即省去姓氏,只呼其名字,如“永红”“贵宝”等,这样称呼显得既礼貌又亲切,运用场合比较广泛。

  姓氏加修饰称谓,即在姓之前加一修饰字。如“老李”“小刘”“大陈”等,这种称呼亲切、真挚。一般用于在一起工作、劳动和生活中相互比较熟悉的同志之间。

  过去的人除了姓名之外还有字和号,这种情况直到新中国成立前还很普遍。这是相沿已久的一种古风。古时男子20岁取字,女子15岁取字,表示已经成人。平辈之间用字称呼既尊重又文雅,为了尊敬不甚相熟的对方,一般宜以号相称。如“无瑕”“润林”“三德堂主”“三槐堂主”等

亲属称谓

  亲属称谓是对有亲缘关系的人的称呼,中国古人在亲属称谓上尤为讲究,主要有:

  对亲属的长辈、平辈决不称呼姓名、字号,而按与自己的关系称呼。如祖父、父亲、母亲、胞兄、胞妹等。

  有姻缘关系的,前面加“姻”字,如姻伯、姻兄、姻妹等。

  称别人的亲属时,加“令”或“尊”。如尊翁、令堂、令郎、令爱(令嫒)、令侄等。

  对别人称自己的亲属时,前面加“家”,如家父、家母、家叔、家兄、家妹等。

  对别人称自己的平辈、晚辈亲属,前面加“敝”“舍”或“小”。如敝兄、敝弟,或舍弟、舍侄,小儿、小婿等。

  对自己亲属谦称,可加“愚”字,如愚伯、愚岳、愚兄、愚甥、愚侄等。

  随着社会的进步,人与人的关系发生了巨大变化,原有的亲属、家庭观念也发生了很大的改变。在亲属称谓上已没有那么多讲究,只是书面语言上偶用。现在我们在日常生活中,使用亲属称谓时,一般都是称自己与亲属的关系,十分简洁明了,如爸爸、妈妈、哥哥、弟弟、姐姐、妹妹等。

  有姻缘关系的,在当面称呼时,也有了改变,如岳父叫爸,岳母叫妈,姻兄叫哥,姻妹叫妹等。

  称别人的亲属时和对别人称自己的亲属时也不那么讲究了,如:您爹、您妈、我哥、我弟等。不过在书面语言上,文化修养高的人,还是比较讲究的,不少仍沿袭传统的称谓方法,显得高雅、礼貌。

职务称谓

  职务称谓就是用所担任的职务作称呼。这种称谓方式,古已有之,目的是不称呼其姓名、字号,以表尊敬、爱戴,如对杜甫,因他当过工部员外郎而被称“杜工部”,诸葛亮因是蜀国丞相而被称“诸葛丞相”等。现在人们用职务称谓的现象已相当普遍,目的也是为了表示对对方的尊敬和礼貌。主要有三种形式:

  用职务称呼,如“李局长”“张科长”“李书记”等。

  用专业技术职务称呼,如“李教授”“张工程师”“刘医师”。对工程师,总工程师还可称“张工”“刘总”等。

  用职业尊称,即用其从事的职业工作当作称谓,如“李老师”“赵大夫”“刘会计”,不少行业可以用“师傅”相称。

  用行业称呼,直接以被称呼者的职业作为称呼。例如:老师、教练、医生、会计、警官等等。

  用性别称呼,一般约定俗成地按性别的不同分别称呼为“小姐”“女士”“先生”。其中,“小姐”“女士”二者的区别在于:未婚者称“小姐”,不明确婚否者则可称“女士”。

  称呼有两个作用:一是表明说话动作或内容的指向对象;二是表明对该对象的态度。要讲究礼貌,就不能忽略第二个作用。

  在面对面的称呼中有礼节。有些人有个错误观念,以为只要对方知道自己是在对他说话就没有必要称呼他了。其实,懂礼貌的人经常会单单为了表示敬重而称呼。比如,上学路上看到老师了就叫一声“老师”,放学回家后看到父亲了就叫声“爸爸”,这在礼仪上都是很有必要的,哪怕是叫过后什么话也不说,被称呼人也会领会你对他们的敬重。

  在使用第二人称时有礼节。大家都知道,用“您”比用“你”要更显敬重,这是我们必须记住的,但是我们还要知道,用“老师您”“叔叔您”“经理您”,比单用“您”也更显敬重。还有,用量词“位”也可表示尊重,如说“这位同学”比说“这个同学”要好。

  对说话对象的家人称谓中有礼节。比如,对老师的妻子可以称“师母”,对兄长的妻子称“嫂子”,如领导年龄与自己父母差不多,对其夫人就可称为“阿姨”,不要直呼其名或“你老婆”。

  对说话对象所属的事物的称谓中有礼节。对对方的姓(名)要称“贵姓”或“尊姓大名”,对老师的作品可称“大作”,对方的观点可称“高见”,对老人的年龄要称“高寿”,对对方的公司称“贵公司”,在书面语言中,对年轻女性的名字可称“芳名”,对其年龄也可称“芳龄”。

  对对方的行为的称谓中有礼节。如:宾客的来临可敬称为“光临”“惠顾”,对方的批评可敬称为“指教”,对方的解答可敬称为“赐教”,对方的原谅可敬称为“海涵”,对方的允诺可敬称为“赏光”“赏脸”,对方的修改可敬称为“斧正”,在书面语言中,对方的到达叫“抵”,对方的住宿叫“下榻”。

使用称谓的注意事项

  不能把剥削阶级道德观念当成社会新潮流,如称“掌柜的”“财主”“马夫”“少爷”等。有的人对这些称谓不以为耻,反以为荣,沾沾自喜,这显然是不正确的;

  不礼貌的称谓在公共场所不要用,如“老头儿”“老婆子”“小子”等。而这些称呼在家庭中或亲朋好友之间使用,反会产生亲昵的效果;

  年轻人称呼人要慎用或不用“哥儿们”“姐儿们”之类的称谓,以免给人以“团伙”之嫌。

  称谓礼仪一般情况下,同时与多人打招呼,应遵循先长后幼、先上后下、先近后远、先女后男、先疏后亲的原则。进行人际交往,在使用称呼时,一定要避免失敬于人。称呼时应注意以下细节:

  不因粗心大意,用心不专而使用错误的称呼。如念错被称呼者的姓名;对被称呼者的年纪、辈分、婚否以及与其他人的关系作出错误判断,产生误会。

  不使用过时的称呼。如“老爷”“大人”等。

  不使用不通行的称呼。如“伙计”“小鬼”等。

  不使用不当的行业称呼。

  不使用庸俗低级的称呼,如“死党”“铁哥们儿”等称呼。

  不使用绰号作为称呼,不随便拿别人的姓名乱开玩笑。

中国古代礼仪

  中国古代很多文明称呼,至今还被运用。如:将父母称为高堂、椿萱、双亲;称呼别人的父母为令尊、令堂;称别人兄妹为令兄、令妹;称别人儿女为令郎、令爱(令嫒);自称父母兄妹为家父、家严、家慈、家兄、舍妹;称别人庭院为府上,尊府;自称为寒舍、舍下、草堂。妻父俗称丈人,雅称为岳父、泰山。兄弟为昆仲、棠棣、手足。夫妻为伉俪、配偶、伴侣。妇女为巾帼;男子为须眉。老师为先生、夫子、恩师;学生为门生、受业。学堂为寒窗;同学又为同窗。

  父母死后称呼上加“先”字,父死称先父、先严、先考;母死称先母、先慈、先妣;同辈人死后加“亡”字,如亡妻、亡兄、亡妹。夫妻一方亡故叫丧偶,夫死称妻为寡、孀;妻死称夫为鳏。

  古人对于不同的年龄,都有不同的代称。如总角:幼年的儿童,头发上绾成小髻髻。《礼记·内则》“拂髻,总角。”郑玄注:“总角,收发结之。”后来就称儿童的幼年时代为“总角”。陶潜《荣木》诗序:“总角闻道,白者无成。”这里的“白首”代称老年。

  垂髻:也指儿童幼年。古时儿童未成年时,不戴帽子,头发下垂,所以“垂髻”代称儿童的幼年。陶潜《桃花源记》:“黄发垂髻,并怡然自乐。”这里的“黄发”也代称老年。束发:古代男子成童时把头发束成髻,盘在头顶,后来就把“束发”代称成童的年龄。《大戴礼记·保傅》:“束发而就大学,学大艺焉,履大节焉。”归有光《项脊轩志》:“余自束发,读书轩中。”

  及笄:古时称女子年在十五为“及笄”,也称“笄年”。笄是簪子,及笄,就是到了可以插簪子的年龄了,《仪礼·土婚礼》:“女子许嫁,笄而醴之,称字。”《礼记·内则》:“女子许嫁……十有五年而笄。”则又指出嫁的年龄。《聊斋志异·胭脂》:“东昌卞氏,业牛医者,有女,小字胭脂……以故及笄未字。”

  破瓜:旧时文人把“瓜”字拆开,成为两个“八”字,称16岁为“破瓜”,在诗文中多用于女子,也称64岁为“破瓜”。吕岩《赠张泊诗》:“攻成当在破瓜年。”

  弱冠:古代男子20岁行冠礼。所以主以“弱冠”代称20岁,弱是年少,冠是戴成年人的帽子,还要举行大礼。左思《咏友》诗:“弱冠弄柔翰,旧荦观群书。”

  《论语·为政》有“子曰:‘吾十有五而志于学,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顺,七十而从心所欲,不逾矩’”之语,后来就以“而立”代称30岁,《聊斋志异·长清僧》:“友人或至其乡,敬造之,见其人默然成笃,年仅而立”;以“不惑”代称40岁,应璩《答韩文宪书》:“足下之年,甫在不惑”;以“知命”为50岁的代称,潘岳《闲居赋》序:“自弱冠涉乎知命之年,八徒官而一进阶。”以“耳顺”为60岁的代称,庾信《伯母李氏墓南铭》:“夫人年逾耳顺,视听不衰。”

  古人又称50岁为“艾”,60岁为“耆”,《礼记·曲礼》:“五十曰艾……六十为耆……”也可以泛指老年,《荀子·致士》:“耆艾而信,可以为师。”

  古稀:杜甫《曲江》诗:“酒债寻常行处有,人生七十古来稀。”后来就拿“古稀”为70岁的代称。  耋:《诗·秦风·车邻》:“逝者其耋。”毛传:“耋,老也。八十曰耋。”《左传·僖公九年》:“以伯舅耋老,如劳,赐一级,无下拜。”杜预注:“八十曰耋。”

  耄:《礼记·曲礼上》:“八十、九十曰耄。”桓宽《盐铁论·孝养》亦称“八十曰耄。”

  期熙:《礼心·曲礼上》:“百年曰期颐。”郑玄注:“期,犹在也;颐,养也。”孔希旦集解:“百年者饮食、居处、动作,无所不待于养。”后来就拿“期颐”代表百岁。苏轼《次韵子由三首》:“到处不妨闲卜筑,流年自可数期颐。”

  另有“丁年”之说,泛指成丁之年,即壮年,温庭筠《苏武庙》诗:“回首楼台非甲帐,去时冠剑是丁年。”可是成丁之年各个朝代规定不同,如隋朝以20岁为成丁,唐玄宗天宝年间以23岁为成丁。

  十里不同风,五里不同俗。各地在称谓上还是有一定的差异,但大同小异,基本相似。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

简 介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会员注册 | 网站纠错

白银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白银日报社承担本网站所有经营业务、内容更新和技术维护

本网举报电话:0943-8305617 举报邮箱:gansudaily@163.com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808257)|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甘新办6201009)| 备案序号:陇ICP备08100227号-1

甘公网安备 62040202000172号

Copyright © 2006-2019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白银日报·新闻中心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