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西路军战士吴兰英、郑宗贤(一)

    1936年10月28日,红军21800将士奉命渡过黄河,经吴家川、杨家川进入景泰地界,一举攻破马家军驻守的尾泉。组织上在这里促成一段曲折、坚贞、悲壮、离奇而又浪漫、凄美、委婉、感人的姻缘。这可谓红西路军西征史上颇具风采,充满传奇的爱情故事。这段婚姻始于河西,但没因西征的悲壮而终结。他们生死与共,风雨同舟,相扶相携,走过了人生50多个春秋,共同养育了4男6女10个孩子。这对奇缘人,就是流落在景泰县寺滩乡的红军战士郑宗贤、吴兰英夫妇。他们从1935年至1936年间,一起跟随红四方面军两翻雪山三过草地,转战数省。经历了同样艰难曲折、同样悲壮震撼、同样可歌可泣的长征,忍受着同样的疲劳、饥饿、寒冷与伤病,共同目睹了许许多多的战友或在战斗中牺牲,或摔下悬崖深谷,或陷入沼泽泥潭,或因饥饿倒在路旁,或长眠皑皑雪山……


  吴兰英,妇女先锋团一营二连指导员,后兼营教导员。她出生在四川省平昌县临山吴家寨一贫寒之家。9岁父亲离世,从此家人四分五裂。她的母亲改嫁,哥哥外出求生,吴兰英给地主周大魁放牛、打杂、受尽磨难。1933年农历3月初9,在山上放牛的她,听说红军在三集口扩红招兵,她兴奋不已,甩下牛群、背篼和镰刀,向三集口跑去。之前,她常跟随村里的婶子、大嫂们参加支前活动,早就想成为一名红军战士。宣传队把她送到桐江,剪了头发,换上军装,编入了四方面军供给部妇女工厂,成为一名缝制军装的红军战士。同年秋,红四方面军供给部以妇女工厂女工为基础,组建了妇女工兵营。这个营下辖三个连,近500人。会宁会师后,对这支妇女武装作了重新整编,女战士除营长林月琴等少数人去陕北外,大部分体检合格的女同志组成妇女抗日先锋团。全团1300余人。整编后吴兰英任先锋团一营二连指导员。10月下旬,妇女抗日先锋团随红四方面军总部西渡黄河,踏上了艰苦卓绝的西征历程。

  吴兰英在女子工兵营的三年里,主要制作军服,运输粮食,站岗放哨,打探敌情等,配合作战部队开展相应的工作。精明干练的她,一开始担任2连4排11班班长,1934年升任排长,1935年9月加入青年团,同年在茅雨镇加入中国共产党。到瓦堡开始带枪站岗放哨,进行警卫守护之责,有时白天给俘虏作宣传,晚上手工缝制军服。1935年6月中央红军与红四方面在懋功地区会合。十万大军聚集这里,举行了形式多样的联欢活动和会师大会。到处热气腾腾,充满欢声笑语。丹巴离懋功不远,妇女工兵营也组织了宣传队,编排文艺节目,到一方面军五军医院慰问伤病员。吴兰英任宣传队领队,医院负责接头的是护士长郑宗贤,二人得以相识。

  会师的两方面军在阿坝召开干部大会。毛泽东主席在会上讲:干部要混编。当时一方面军的干部不愿过来,嫌四方面军野蛮,没文化,而四方面军的干部都愿意过去。红一方面军因战士损失较大而保留干部较多,于是抽调一批军师级领导和参谋人员到红四方面军各指挥机构任职,红四方面军也抽出三个团兵力补充红一方面军。部队在这里修整两个月后,毛泽东主席带了一些人走了,张国焘又让部队从毛儿盖折回去,住在藏区,买羊毛,做毯子,学藏语,搞宣传。转战天全、芦山……在十八道水,国民党的飞机天天来轰炸,妇女独立团住在街上,在林子里做军服。1936年“五一”节,朱德总司令讲话说:“一定要走,不像以前再返回来,要艰苦奋斗,准备好衣服,帽子……”问大家有没有信心,大家异口同声说“有。”之后这支队伍开始每天磨干粮,晒牛肉干。朱德总司令给大家上军事课,康克青上党课,晚上进行夜战演习。部队再到阿坝,没粮食,吃蘑菇。过草地时,一阵雪,一阵雨,下冰雹打死好多战士。在这里走十天半月,遇到一座寺庙或一处牛粪房子,休息一两天,找不到人,吃了老乡地里的大豆叶子,将钱放到地里或石板下。快出草地时,有了树林,大家都吃树皮,杨树皮最难吃。这时,部队开展行军竞赛,要求大家紧紧腰带,谁走在前面,就拿布扎的飞机旗,落后的拿乌龟旗,当时有句歌词:

  先进队伍坐飞机,落后掉队背乌龟。

  过了噶曲河,就是甘肃。噶曲河水很深,漫到脖子,当时大家手拉手,小心翼翼地过河。到岷县,能买到大豆、燕麦、谷子、糜子……也能吃到盐和大葱,一下吃出了味,把草肚子给换了。部队过临潭,经漳县都是打仗通过。到会宁,妇女独立团住在离城三十里的堡子里。那里都是回民,他们让红军的特务连吃了大亏,所以大家都很小心,白天晚上站岗。几天后,妇女独立团和总指挥部政治部一起,来到靖远黄河边的一个果园里待命过河。那天晚上灯很亮,树上挂满了冬果和梨,大家蹲在林子里,谁都不敢吃。他们从靖远三角城碾子湾过河。过河后树林越来越少,大家再也没看到高个子,白皮肤的张国焘。过了一条山,到大靖,马家队伍出来欢迎经过的红军,女战士站到一边,唱了两首歌,一首是《八月桂花》、一首是《解放西北来》,歌词是:

    解放西北来呀 解放西北来, 

    杀杀,杀杀,杀得匪军满天飞……

  歌还没唱完,马家队伍的头摆手让她们走。吴兰英随部队经过土门子,连夜赶到永昌丰乐堡。刚到堡子里,就被追赶来的马家军围住,马家军不知道围在里面的是女兵,绑了四十几架云梯攻城。其实里面只有妇女独立团一营的一、二两个连,堡里有位大娘给她们送水,帮着给伤员喂水。她们凭借堡子打了一夜,天快亮时,30军来接应她们到山丹。见她们完好,还开玩笑说:“我们还以为把你们这两个连报销了!”

  她们到山丹的第五天,一名在丰乐堡掉队的女战士赵顺德,被一位老乡送来。她是一位军政委的妻子,当日在丰乐堡外上厕所时被关在堡门外,堡外的老乡将她藏在草里,敌人离开后,救她的老奶奶让自己的老伴装着拾大粪,让赵顺德用灰抹黑了脸,挑上担子,装扮成男人,一路送往山丹。到山丹后,站岗的战士不让他们进,当讲明事情的原委,部队上还奖励了这位老人。吴兰英也曾在撤离中与部队失散过,她躲过马家军的追捕,来到一大户人家,被主人藏在菜窖里。后听说马家军搜查时连菜窑也不放过,于是将她转移到炕洞里,她被烟熏出了毛病。从此,一见烟就止不住地咳嗽流泪。在那家人的帮助下,她深夜出逃寻到部队。

  她们在山丹期间,深入到群众中,广泛开展宣传工作,动员发动群众支援红军。“西安事变”后,她们还和当地的老乡联欢,老乡唱旧戏,她们扭秧歌,演活报剧,有人扮演蒋介石。12月下旬,妇女抗日先锋团撤离永昌、山丹,往西到了水磨沟,沙河子、临泽、倪家营,战斗进行的很残酷,部队伤亡很大。独立团人员锐减,形势日益严峻。根据总部指示,妇女独立团化整为零,分散到各军随主力部队行动。1937年1月28日,妇女团随总部重返倪家营。她们在天寒地冻、弹药匮乏、缺粮缺水的恶劣条件下,构筑工事、运送弹药、救护伤员、砸冰取水、寻找粮食,给兄弟作战部队极大的支援。3月,向梨园口撤离时,几经肉搏,寡不敌众,牺牲很大。余部进入祁连山后,供给部的欧致章和保卫局的刘局长对她们说:“你们把党团关系保护好,不要叫敌人搜去,三、五个人一起打游击。女娃给农民当媳妇,男的可以给人打长工,把命先保住。我们去包头、绥远找毛泽东,让大军来接你们。”在一个叫三道柳沟的地方,她们遇到了徐向前总指挥,她们希望他继续带着她们。总指挥给她们讲了话,要她们三、五人一个小组,分散打游击。吴兰英和几名战友藏在一石崖凹进的土坎下,前面用草堵上,再盖上雪,做到不被发现。马匪骑着马在山下跑来跑去,拿着帽子衣服叫着:“共匪婆娘们,你们出来!不要跟着共匪受罪了。我们拿着吃的穿的,出来吧!”吴兰英在石崖下藏了三天,敌人走后,她下山幸运地遇到了她的丈夫。吴兰英常感叹:“真巧啊,要不是我的老汉是甘肃人,我也许就没命了。”

  她的丈夫郑宗贤,是一方面军五军医院的护士长,甘肃省景泰县寺滩乡单墩子人。郑宗贤出生于1910年,1929年当地大旱,颗粒无收,他的两个兄弟被饿死,一个妹妹卖到宁夏。郑宗贤讨饭时,在景泰兴泉堡碰上冯玉祥的部队抓兵。他被抓到兰州,后在临夏住了一年多。1930年到河南,参加了蒋、冯、阎中原大战,从河南到山东,打了半年。战败后他随部队投降了蒋介石,被整编为国民党第二十六路军。1931年秋末,奉蒋介石之命到江西打红军,部队来到宁都。当时,郑宗贤因一只眼睛闭不上,没法瞄准,被分配在七十五旅医院做护士。一天夜里郑宗贤值班,听到城里枪声大作,第二天他们接到开拔命令。走了两天到了红色根据地,红军领导在一座桥头上迎接他们,少年先锋团手持红缨枪在操场上给他们唱歌。

  这就是史称的“宁都起义”。那是1931年12月14日的事,在军参谋长赵博生、75旅旅长董振堂等率领下,17000余人起义。起义部队在根据地休整了三个月,红军很优待他们,吃的好,住的好,还时常有女红军战士唱歌跳舞慰问演出。三个月后,红军领导给他们开会讲:愿意当红军的留下来,愿意回家和回到国民党部队的,给发路费,写路条。当时留下来的人很多,起义部队编为中国工农红军第一方面军第五军团,军长董振堂、参谋长赵博生。郑宗贤被编到军部医院第一卫生队任护士长。不久,郑宗贤加入了中国共产党。1935年10月长征开始时,郑宗贤被编到五军团侦察连当卫生员。过了夹金山,五军团奉命留下来等张国焘的部队,在川西北停了一年,再过草地时,前一年过草地牺牲的战士,已被风干,衣服被雨水冲涮白了。出草地,过腊子口,经岷县,漳县,到通渭的华家岭战斗中,五军副军长罗南辉牺牲。三大主力会宁会师后,他们来到靖远,从红嘴子渡过黄河,至景泰县尾泉村。部队上考虑到郑宗贤是本地人,对当地的风土人情,地理环境熟悉。为了让他更好地工作,组织出面将外号“棉花苞子”的红军女干部吴兰英介绍给他。



  这桩婚事对郑宗贤来说是个意外,整个过程非常简单。他们医院在尾泉驻扎后,有战士找他说:“主任找你。”他还问:“主任找我什么事?”他去了,跟他谈话的主任说:“听说你是景泰人,到景泰你要坚持革命,不能跑掉。组织上给你介绍个对象,叫吴兰英,看看你啥想法?”郑宗贤马上想到,在懋功慰问伤员的那个漂亮的宣传队长。他笑笑说:“吴队长人长的那么漂亮,人家能看上我吗?”领导说:“你就说你同不同意吧!”他愿不愿意可能已写在脸上。领导开心地笑着向外招招手,外面已有人打锣敲鼓,推推搡搡地拥进盖了红盖头的吴兰英。

  吴兰英个头不高,白白净净,干练爽快,健谈活跃,很有亲和力,是个十分招人喜欢的川妹子。因为皮肤白,战友们亲切地称她“棉花苞子”。而郑宗贤是个典型的西北汉,他算不上高个头男子,看上去憨厚健壮,慈眉善目。吴兰英第一次见到穿一身列宁装,罩件白大褂,显的干净利落的郑宗贤,就留有深刻印象。他们婚后的第二天早上,吴兰英将结婚的零碎,小心地收在一块二尺见方的藏青色包袱布里。这是吴兰英参军时供给部发的。在那个新婚的早晨,在那烽烟叠起的岁月,谁也没想到,这块布和身边的这个男人一样,会陪伴她一生。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

简 介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会员注册 | 网站纠错

白银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白银日报社承担本网站所有经营业务、内容更新和技术维护

本网举报电话:0943-8305617 举报邮箱:gansudaily@163.com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808257)|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甘新办6201009)| 备案序号:陇ICP备08100227号-1

甘公网安备 62040202000172号

Copyright © 2006-2019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白银日报·新闻中心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