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地雪】(四十八)

全部工程是正月底完工的,孙伯玉一算日子,已到了该回家的时候。这天汪兆辛没叫其他人,一个人细细地查看一遍后,趁他高兴时伯玉说了要结算工钱回家的意思。汪兆辛一反往常那始终紧绷着的脸,非常客气地说:“行,孙师傅,你这做活的手艺一点不比老掌柜的差。今天我忙,明儿……后儿……”汪兆辛掐着指头算了一下:“这样吧,大后天晚上你来我窑里领工钱,领完你就赶紧回去吧,家里老人可能都很着急了。”

  伯玉答声“是”,转过身要走,汪兆辛又叫住他说:“这两天你好好休息,也不要到处走动,想吃啥给伙计们说,让伙房里给你做。”

  伯玉又答声:“是的,你忙吧,掌柜的。”转过身走了。

  在等工钱的这几天里,伯玉很无聊。他闲不住,要去帮伙计干活,但伙计头儿笑一笑客气地说:“孙师傅,你不要忙活了,掌柜的特意吩咐过不让你干活,你在这儿干,让掌柜的看见了我们要挨骂哩。”伯玉没办法,吃了就睡。

  从上次来到这一次,伯玉都是在汪家的长工灶上和长工们一起吃饭的。但这两天等工钱的时候受了掌柜汪兆辛的特别关照,伯玉被安排到管家、账房、伙计头儿这个灶上吃饭,而且每天都是由专人把饭直接送到伯玉住的窑里来吃。伯玉再三推辞要自己到灶上去吃被婉言谢绝了。送的饭食也非常好,除了早餐,每顿起码有荤菜,都是大块猪肉羊肉。孙伯玉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连着几天顿顿吃好的的时候,这种特殊待遇使受惯了穷的孙伯玉心里很过意不去,不知说啥好。别看平时忙,他一躺下就呼呼大睡,一旦闲下来,他倒睡不着了,睁着眼睛想心事,主要是想家,想母亲。伯玉是个孝子,他深知母亲这几年拉扯他们弟兄一大家子人不容易。母亲是个性格要强的人,有天大的困难都装在心里不向儿女吐,他知道母亲的心里苦着哩。作为长子,他要千方百计为母亲分忧,在一家人缺吃少穿的艰难日子里,尽量为母亲分忧,尽最大的努力保全兄弟,不让他们在年馑中散失或夭折。伯玉心里清楚,现在年馑虽然过去了,但年馑造成的家庭苦难和心灵上的创伤在全家人心里一时并不会消散。地虽然勉强保住了,但现在仍然没有吃的,二三月地一开连下的种子都没有,明年的地怎么种?他离家快四个月了,母亲肯定为他担忧,假若二弟的突然回家,让母亲问出什么来,那母亲不是要愁死了?想到这里,伯玉浑身燥热,心口发闷,恨不能插翅飞回塬上,回到母亲身边!

  好不容易等了三个晚上,到了找掌柜领工钱的日子。那天晚上,伯玉吃过饭等了一会儿,估计汪兆辛已吃过了饭,正在窑里,就悄悄地走到汪兆辛住的窑门口,轻轻地敲了下门,汪兆辛在屋里,让他进来。进去后见汪兆辛早已为他准备好了工钱,放在炕边上。汪兆辛的态度比前两天还客气,问伯玉什么时候走,伯玉说既然掌柜的工钱已给了我,我就想早点走,再不麻烦掌柜的了。

  得知伯玉今晚就想走,汪兆辛连连摆手说:“不成啊孙师傅,一则你带这些钱,这么早出去住到外边让人不放心;再则你帮我干了那么多活,已经几个月都住下来了,紧慢还在这一晚上?你这样急急忙忙地走了,知道的人说你想家,急着要走,不知道的呢,还说我这掌柜的刻薄,刚一干完活就把人连夜打发了。这样吧,今晚你再住一晚,明早吃了早饭天亮了再走,路上也好走,去了也让人放心些。”伯玉一想也对,就答应了。

  汪家这次给的工钱确实不少,整整八十个大洋,比那年他和爹两个人挣得还多。伯玉一看这么多钱,心里非常高兴,心想这新掌柜比老掌柜还慷慨,有了这么多钱,明年的春荒就好度过了,他这样想着,包好了钱,兴冲冲告辞睡觉去了。

  正二月,川道里风多。吃过饭后不大一会儿就刮起了哨风,等伯玉睡下后不久,风越来越大,刮得门窗乱响,伯玉惊醒后只得又起来。他住的这只窑是靠东面最边上的一只,窑前面紧接一排厢房,厢房把窑门堵成了一个窄道道,这里僻背,相对来说风还小些。伯玉被刮醒后又用一条长凳子把门堵了一下,心想,连这儿的风声都这么大,那川里大路上不知刮成个啥样子了,这天看来明天要变,天一变,路就更难走了。这一路翻山走小路,原计划三天,看来山路下雪一滑,三天肯定是走不到了。他这样想着,又沉沉地睡去。

  睡到半夜约略刚交过子时,被一阵轻轻的推门声惊醒了。伯玉心里一惊,都这时候了,谁敲门干啥?不知道有什么事,连灯也没顾上点衣服没来得及披就一下子跳下了炕,准备去搬开凳子开门。不想木格窗子上糊的白纸不知是被风刮破的还是被人扯破了,那个推门的人等不及开门又转到了窗子跟前,对着扯破了的纸洞低声叫道:“孙师傅,快开开门!”

  伯玉一听有点紧张,连声问:“你是谁,半夜三更开门干啥?”

  对方不答伯玉的问话,仍是一个劲地叫道:“你开开门,门开了我再对你说。”

  他见伯玉仍迟疑着不开门,急了,说:“孙师傅,你快开开门,我不会害你,有急事找你,保准!”

  伯玉见问不出对方名和姓,他又一再嚷叫开门,心想,不管他是谁,先开了再说,住在汪家院里,掌柜的就住得不远,门口有那么多拿枪的,还怕他一个飞贼不成,想到这里,就一把拉开了门。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

简 介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会员注册 | 网站纠错

白银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白银日报社承担本网站所有经营业务、内容更新和技术维护

本网举报电话:0943-8305617 举报邮箱:gansudaily@163.com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808257)|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甘新办6201009)| 备案序号:陇ICP备08100227号

甘公网安备 62040202000172号

Copyright © 2006-2019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白银日报·新闻中心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